第2299章 北辰秘闻(1)

云溪放下手中的医书,疲惫地揉揉眉心,这是庄园里仅有的最后一本医书了。

依然没有头绪。

见过许多的疑难杂症,她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难题,居然连残花秘录也失去了它的效用。

云溪感觉很沮丧,原来,她不是万能的!

残花秘录更不是万能的。

“娘亲!”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云溪抬头,看到了女儿,她温暖和力量的来源。

“小月牙。”她暖暖一笑,目光触及女儿身边一同前来的男子,她的笑容无声地收起,“你是?”

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龙千绝从踏进房门的第一步,就捕捉到了爱妻揉动眉心的动作,他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容颜疲倦的妻子,心微微发疼。

出神间,忘记了回答。

小月牙开口,替他回道:“娘亲,他就是那位蒙面叔叔,昨天给我们做菜的那个叔叔!”

云溪恍然大悟,想起昨天饭菜的味道,至今还在回味,她嗯了声,对龙千绝道:“你做的菜不错!有没有兴趣,跟我回家?”

龙千绝一时没反应过来,菜做的好的男人,她就要往家带?这还了得?

不过,他很快自己领会过来,她多半是觉得他菜做得不错,所以才想将他带回家,让他去做专职的厨师。

自己的厨艺得到爱妻的高度认可,他忍不住要翘一翘尾巴。

“咳,恐怕,不太方便。”如果爱妻真将自己这个厨师带回了家,那他本尊又该怎么办?难道他要同时扮演本尊和厨师两个角色?

“怎么不方便了?如果你是担心脱离了家族,会得到家族人的非议,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只要我跟二掌柜说一声,他一定会应允的。”

“不是这个原因……”龙千绝思索了片刻,说道,“我舍不得离开少主!”

云溪微微一愣,通情达理道:“好吧,难得你对你们少主衷心耿耿,那你就留下吧,只是可惜了你的一手好厨艺。”

眼见着危机解除了,龙千绝突然心思一动,语不惊人死不休:“少主生前,我与他惺惺相惜,互为知己,现在少主昏迷不醒,我守护他是应该的。”他还故意流露出了诡异的深情,让人不歪想都不太可能。

云溪咋舌,什么情况,是她想歪了吗?

赫连大哥难道真的有那方面的取向,所以她才迟迟见不到他的身边有女人出现?

她忍不住越想越歪,好像……貌似……每次赫连大哥与千绝对上的时候,两人总是“激情四射”,不断地擦出“火花”……难道就是这个原因?

浑身打了个哆嗦,云溪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歪念,一定是他想多了,人家或许只是单纯的友谊。

“好了,你先出去吧。”

看到爱妻脸上的阴晴变幻,龙千绝知道自己的意图达到了,谁让赫连紫风抢走了爱妻的注意力,他心理极度不平衡。

龙千绝刚走出几步路,就听到身后传来云溪教育女儿的说话声:“小月牙,以后离这位蒙面人叔叔远点。”

“为什么?”小月牙不解。

“喜欢男人的男人,心理一定受过很大的创伤,这种人大多都有怪癖。”

龙千绝脚下踉跄了下,憋闷地快步离去。这算不算是他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自找罪受呢?

“你看,他生气了!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他果然有怪癖,不是个正常人。”云溪托着下巴,频频点头。

前方的人影,脚下的步伐被打乱,几乎是一阵风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次日,北辰靖宇前来寻找云溪,日子一天天过去,云溪这里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不得已,二掌柜只得派儿子前来探询。

“云溪姑娘,你在吗?”

云溪闻声走了出来,见到他站在阶梯前,不由地问:“靖宇公子,有事?”

“云溪姑娘,打扰了!”北辰靖宇毕恭毕敬道。

“进来说话吧!”

云溪转身,率先进入了房间,心底大概已经猜测到她要说什么了。

两人齐齐坐下,伺候云溪母女的丫环送来上香茗,然后行礼退了下去。

云溪打量着坐在对面的人,发觉北辰靖宇脸色仍然有些苍白,身上的气色已经好多了:“靖宇公子,你身体可好些?”

北辰靖宇身上的伤之所好得如此迅速,确实是因为云溪给他一瓶珍贵的五品养伤丹药,否则,以他的伤势,定会在床榻上躺够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更不能在此时行动自由。

“多谢云溪姑娘关心,在下现在已经好多了,如果不是前几天云溪姑娘赠送丹药,靖宇身上的伤未必能恢复得如此之快,在这里诚心感谢云溪姑娘救命之恩。”

北辰靖宇霍然起身而立,突然神色肃然,眼中闪烁着感恩的光芒。在比武过程中,他犹如神助,最终反败为胜,他将其中的缘故都归功于云溪。因为在他全面的调查和了解之后,他发现庄园里所有人当中,最有可能帮自己的人,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父亲,另外一个就是云溪。他问过自己的父亲,父亲否认了,并且称他也很奇怪,为何会发生如此奇怪的事,并且猜测很可能是云溪在背后助他,父亲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所以,他才特意郑重地向她表示感谢。

“靖宇公子不必客气,既然我知道你身上有伤,岂能置之不理?请坐!”云溪淡然一笑,直视着他道,“不知靖宇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关于少主身体变化的原因,不知云溪姑娘研究得怎么样了?”

重新坐下来,北辰靖宇期盼地凝视着云溪,希望能从她这里得到好消息。

“你恐怕要失望了,进展不是那么顺利。我遍查各种医书和几本奇闻杂记,依旧还是毫无头绪。”云溪皱了皱眉头道。

北辰靖宇叹息了声:“少主的情况,应该是从来未出现过的现象,云溪姑娘想找出似类的案例,恐怕不容易。不过,我这些日子也有翻查一些关于我们北辰家族的古籍和家族纪事,我从里面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或许对云溪姑娘有所帮助。”

喜欢天才儿子腹黑娘亲请大家收藏:()天才儿子腹黑娘亲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