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集齐怀安城,生子(终章)

益草堂,后院。

艾巧巧坐在软榻上,手里拿着一摞信,兴冲冲的看着。

一旁服侍的听风听雨不停地帮她打着扇,艾巧巧腹部高高隆起,看着像是有八、九个月的样子。

“又在看张伍的信了?”门口水晶帘子响动,夜离殇走进来。

艾巧巧笑嘻嘻的,“真没想到小伍哥有一天能当上大将军。”

夜离殇看着小妻红扑扑的小脸,也跟着勾起嘴角。

“只能说他运气不错。”张伍这几年一直都顺风顺水的,先是因为怀安城叛军一事得了上面的重用,后来一再的得到表现的机会,几年时间下来,他竟被封为了副将军,代理三品大将军职。

原本他是可以选择去皇都的,但是张伍却选择了留在边境,包括怀安城这边全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艾巧巧满眼的憧憬,“小伍哥在信上说他近日要到怀安城这边巡查,到时我们就能再见面啦。”

夜离殇从听风手里接过湿帕子,替艾巧巧擦去鬓角的汗珠。

天气越来越热,艾巧巧怀着身子也越来越重,动一动就是一身的汗。

艾巧巧把小伍哥的来信反来复去的看个没完,夜离殇倒是极有耐心,晚上陪她吃了饭后又帮她去冲了凉。

尽管艾巧巧每次都要求自己洗,可是夜离殇却不肯同意。

自从她怀的月份过了五个月,夜离殇便再也不肯让她一个人沐浴,包括出门身边都要随时跟着两个人服侍。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艾巧巧的身高已经窜起来了,不过与夜离殇相比,还是差了好多。

“我过几天要带今夕去趟药王谷,让她拜祭下药神。”安歇的时候,夜离殇嘱咐道。

因着要正式收今夕为徒,夜离殇安排了这次行程。

“你们放心去吧,反正我这里才九个月,你们最多也用不上一个月吧。”艾巧巧慵懒的靠在他的怀里,半眯着眼睛。

“十来天便能回来了。”夜离殇悠悠道,大手在她的肚子上细细摩挲,“对了,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若怀西最近也要回来,到时你可别逞强又去厨房,他想吃什么你就打发去景洪楼那边就是了。”

艾巧巧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

“若怀西不是在朝为官吗?”听说已经升了三品的官员,他为何要回来?

夜离殇轻笑了声,“前些日子接到皇都来信,他父亲病重不治,已然去了,他借故向皇帝辞官,说是要带父亲灵柩回故里。”

艾巧巧惊讶的张着小嘴。

若怀西会这么……孝顺?

他可是恨死了自己的父亲,恨死了兵部侍郞府那个地方,他怎么可能会为了那个无情的父亲而辞官!

“对了,若公子的父亲是什么病死的?”艾巧巧问。

夜离殇垂下睫毛,隐住眼底的深谙,“这个……谁知道呢。”

“他父亲没了,是不是以后就没人再敢欺负他啦?”艾巧巧跟着追问。

夜离殇看着怀里小妻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没错,再也没人敢逼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所以他才会辞官回到怀安城吧。

“太好了!”艾巧巧兴奋道,“到时我们又能见面了。”

夜离殇眼中含笑,摸了摸她的额头。

相信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对若怀西的这种选择感到遗憾吧。

放着三品大员的官职不要,非要跑到怀安城这种小地方来……

不过对若怀西来说,能够过远离他最痛恨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他的父亲是如何病故的,相信除他以外,没有任何人会对此提出质疑。

三天后,夜离殇带着今夕,还有益草堂的二掌柜叶冰,一行人离开怀安城,前往药王谷。

艾巧巧留守在家中。

夜离殇不在家,她更显无聊,每天就是去景洪楼那边都提不起精神。

夜离殇又命人盯着她,不准她下厨,她连最后那点爱好都没有了,整天浑浑噩噩的,闲的都快长蘑菇了。

眼看着十天就要过去了,算着日子夜离殇就要回来。

“巧巧姐,大将军进城啦!”艾小伶跑到四楼的房间传话。

艾巧巧顿时就像只兔子似的跳起来,把艾小伶吓的连忙抱住她,“巧巧姐,你别冲动,小伍哥才进城就连怀安城府尹都派人出去迎接了呢,这会他应该先去了府尹那边,要到晚上才能过来。”

艾巧巧兴奋道,“快派人去小房村,把张叔他们都接来。”

小伶得意道,“韩哥哥早就派人去啦,巧巧姐你就放心吧。”

一个时辰后,韩沉的人把张伍的父亲还有温文华夫妇全都接了来。

润雪的怀里还抱着三、四岁的,粉嘟嘟的小丫头。

艾巧巧喜欢的不得了,想去抱那孩子,结果却吓坏了所有人。

“巧巧,你可别吓我们啊。”润雪看着她的肚子哭笑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夜神医拿自己的小妻像块宝似的,就连来阵风吹了都怕闪了腰,他们哪敢让她抱这孩子。

众人寒暄了一会后便进了景洪楼,艾巧巧又嘱咐厨房安排饭菜。

不过她总是觉得有些遗憾,要是她能亲自下厨就好了,小伍哥好久都没吃她亲手做的菜了。

她正觉得遗憾,忽听艾小伶冲着门外大叫起来,“小宝!”

景洪楼外走进来一名少女,面色红润,头上扎着双丫髻,显得非常俏皮。

“小伶!”

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

“秦小宝,你还知道回来。”艾小伶眼泪汪汪的。

“我早就说过了,我会把先生带回来的。”秦小宝得意的向门外指了指。

大门口停着一辆寻常的马车,从马车上走下来一位翩翩公子,书生打扮,杏仁眼,鼻梁挺直,微微上翘的嘴角显得尤为讨喜。

“若公子。”艾巧巧又惊又喜,上前想要福礼。

若怀西连忙伸手相扶,笑望着她的肚子,“罢了罢了,都是自己人,无需这些俗礼,夜离殇那家伙呢,怎么不见他出来?”

艾巧巧便把夜离殇带今夕去药王谷拜祭的事说了。

迎了若怀西跟秦小宝进楼,众人都是认识的,虽然身份各有不同,若怀西却是个随和的,与大家都能说得上话,众人聊着倒也不显得冷场。

天色渐渐暗了,后厨的菜也全都做好了。

艾巧巧正等的烦躁,外面有伙计跑进来道,“张将军到了。”

众人纷纷起身。

景洪楼外聚了好多官兵,数匹战马停在楼前。

张伍早已过了弱冠之年,身材更显结实威武,下得马来看到艾巧巧脸上绽开笑容。

“巧巧!”

“小伍哥!”艾巧巧跑下台阶去迎他。

后面听风听雨来不及劝阻,她已然扑过去,抱住了张伍。

张伍哈哈大笑,用手稳稳的托住了艾巧巧。

“巧巧,你这是要当娘啦?”

“嗯……”艾巧巧吸着鼻子,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张伍却笑的毫无芥蒂,一手扶着艾巧巧进了景洪楼向众人见礼。

第一个要拜的自然是他的父亲。

纵然张叔一大把年纪,此情此景还是禁不住红了眼眶。

自己的儿子这么出息,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豪。

“这次来怀安城能多住些日子吗?”艾巧巧问张伍。

“以后这边要是派了驻军我可以时常过来。”张伍道,同时不住的打量着她的脸色,“夜神医待你可好?”

“嗯!”艾巧巧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张伍脸上笑意温柔。

“那就好。”

这时韩沉过来催他们入席。

众人纷纷落座。

张伍拉着艾巧巧的手,忽觉她用力抓了自己一下。

低头惊见艾巧巧脸色发白,神色极不自然。

“巧巧?”

艾巧巧一手抓着张伍的手,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疼,让她缓不过气来。

“巧巧怎么了?”众人全都向这边看过来。

润雪突然冒出句,“巧巧该不会是要生了吧?”

众人顿时全都慌了手脚。

“别慌,这里离益草堂不远,快些派人去请大夫。”若怀西还算是比较镇静的。

桌上菜都上齐了,却出了这种状况。

艾巧巧稍稍挨过一阵疼后缓过来,歉疚的不知说什么好。

好在大家都不介意,反而劝她要保重身子。

益草堂的大夫很快都赶来了,为艾巧巧看了诊后说是要生了。

艾巧巧一脑门子的冷汗。

“怎么会这么快,明明是下个月的。”她急道。

大夫也有些无奈,“夫人这是太高兴了,受了刺激。”

若怀西苦笑道,“合着这全都是我们的错,应该等你生了孩子后再来怀安城。”

艾巧巧被他逗的想笑,可是肚子里又是一阵绞痛。

大夫提议先把艾巧巧送回益草堂。

张伍二话不说,一把将艾巧巧打横抱起来,送到外面的马车上。

艾巧巧回了益草堂,众人谁都没有走,全都聚在益草堂里等信。

结果这一等便是一天一夜。

益草堂的大夫来看过,却说胎位变了,请了稳婆来也折腾了半日还没动静。

就连艾巧巧自己都有些害怕了。

“我不生了!”她嚷道,“我不生了,我要等夜离殇回来!”

两个稳婆急的不行,这生孩子哪能说不生就不生的。

就在这时,门外听风听雨叫起来,“公子回来了!”

两个稳婆还没等反应过来,门帘被挑起来,夜离殇急匆匆走进来。

“夜公子,这里是产房……”就算对方是神医的身份也不能随便进产房啊,她们习惯性的往外赶人。

夜离殇进门来直接脱了外面的衣裳,只着了里面素净的中衣,然后在水盆里净了手,对于两个稳婆的劝阻视而不见。

两个稳婆还想说什么,却见夜离殇来到床前,俯身在艾巧巧的额头上亲了亲。

“我回来了。”

艾巧巧哭的小脸上全都是泪,“夜哥哥,好疼……我会死吗?”

“不会。”夜离殇沉着道。

银针在手,他便是炎国最好的大夫,不管病人如何慌张,他都始终保持着应有的镇静。

艾巧巧见他这样子于是也跟着平静下来。

夜离殇取出银针来,快速在她身上刺了两针。

第三针下去,艾巧巧只觉得身下一阵松快,就连痛觉都仿佛消失了。

“我封住了你的穴位,暂时你感觉不到疼。”夜离殇从容道,同时伸手到她腿间,轻轻一拉。

艾巧巧只觉得身下热呼呼的。

“哇……”屋里传来婴儿的哭声,听上去中气十足。

“是男是女?”艾巧巧问。

夜离殇剪断孩子的脐带,抱起来查看孩子的两腿间……

就在这时,孩子腿间一物翘起,一股热流直冲而出,淋了他一身。

看着夜离殇那张扭曲的脸,艾巧巧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喜欢神医夫君下酒菜请大家收藏:()神医夫君下酒菜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