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淡淡的幸福

“臣妾给太后请安。”转眼间雅茉已经怀了八个月的身孕,大腹便便的微微行着礼。

太后看着雅茉比常人大许多的肚子,忙让林嬷嬷把她扶到座位上,假装责怪道:“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不必行礼,怎么不听话,小心动了胎气。”

对面挽着妇人发髻的六公主轻掩朱唇,浅笑道:“太后这是有了重孙子就不疼我们这些孙子辈的了。”在雅茉嫁给风冉恒不久,皇上大笔一挥,将六公主下嫁给叶修寒,自打婚后她的小脸变得越发娇嫩,显然夫妻感情不错。

看着六公主扁平的小腹,太后皱了皱眉,轻声道:“还说,你这肚子怎么还没动静,哀家可是等着你抱回来一个胖小子呢。”

殿内的人听见太后的一番话皆愣了一下,六公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脑袋也垂了下去,她与雅茉几乎同时结的婚,可人家的孩子都快出生了,自己的肚子还没有动静,就算公婆,丈夫不说,她心里也很着急。

太后自知说错了话,低头品着清茶,雅茉见殿内尴尬异常,忙开口笑道:“大嫂不必着急,等缘分到了孩子自然就来了。”

六公主也知道孩子的事急不来,遂点了点头,掩下心中的不快,跟太后说笑起来。

林嬷嬷适时端来几盘新出炉的点心,摆在每一个人的桌边,太后拿起一个炸的金黄的点心,轻咬一口,赞赏道:“你们尝尝这点心,是御厨新研究出来的,叫蟹黄酥,哀家尝了觉得味道不错。”

六公主拿起一块,举到嘴边后,闻着点心淡淡的香味,突然觉得腹内一阵恶心,忙放下点心弯腰呕吐起来。

看见她这个模样,太后眼前一亮,雅茉走上前,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过了一会道:“恭喜大嫂,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你要做母亲了。”

六公主抚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满眼的难以置信,若不是因为这块点心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怀有一个小生命,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衣服上,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很快,六公主怀孕的消息传遍了宫内宫外,皇上闻之大喜,赏赐了众多珍贵补药,叶修寒特意跑到寿安宫接她回家,云婉柔更是让厨房日日炖了补品给她吃,感受着全家人的重视和呵护,六公主对于如今的生活更是满足。

雅茉晚上回去后正跟风冉恒说着六公主怀孕的事,突然觉得肚子一阵疼痛,她皱紧了眉毛,脸上布满了冷汗,趁着腹痛不是很严重的时候,低声道:“冉恒,我好像要生了。”

风冉恒看见她疼得脸色都发白了,顾不得穿外衣,跑出去大喊了几声,湘琴等人听见后按照雅茉之前的交待,有条有序的忙碌起来。

接下来整个恭亲王府都炸了,原先安排好的稳婆与御医皆匆匆赶来,看风冉恒一直赖在屋内不肯离开,只得硬着头皮强将他推出去,看着渐渐合上的门,他一阵心慌。

雅茉躺在早就收拾妥当的产床上,大口大口的吸气,强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闭目养神起来,她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在闭眼养神的时候,雅茉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云婉柔温柔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她就在一旁,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

云婉柔见她流下了眼泪,还以为是在害怕,握着她的手,低声安抚道:“雅茉,不要害怕,娘会陪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半步。”

雅茉点了点头,紧紧握着云婉柔的手,继续养精蓄锐,耳边不时传来风冉恒焦急的声音和恭亲王的劝阻声,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这一刻她觉得真的好幸福。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雅茉觉得下腹疼得都要裂开了,大脑一片空白,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

风冉恒在院子里听见这一声惨叫,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再也不顾恭亲王的阻拦,直直的向门冲去。

恭亲王见自己的儿子完全丧失了理智,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大吼道:“冉恒,你这样会影响到雅茉的,她本来就很痛苦了,难道你还要惹她分心?”

叶舒玄虽然也很着急,但还是掩下心中的担心,轻声劝道:“冉恒,你娘在里面陪着雅茉,不会有事的,咱们就在这等消息。”

听着他们的话,风冉恒无力的点了点头,跌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紧紧的攥着手,手心传来的疼痛让他恢复了一些理智。

时间过去了一天一~夜,雅茉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喊哑了,手无力的抓着身下的褥子,稳婆掀开被子看了看宫口,终于开始行动,腹部的疼痛再次让她撕心裂肺的大喊出来。

听着屋内渐渐低下去的声音,风冉恒一阵莫名的心慌,拉着恭亲王的手,问道:“父王,这都一天一~夜了,孩子怎么还生出来?”

恭亲王经历过这个过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不在意道:“等着吧,你娘生你的时候可是疼了三天三夜。”

正当他们焦急的等待着时,屋内突然传出一道婴儿响亮的啼哭声,稳婆将孩子清理干净后抱了出来,笑着恭喜道:“恭喜世子,世子妃生了一个小世子。”

风冉恒看着稳婆怀中的小婴儿,手轻轻地抚摸着他娇嫩的小脸,脸上满是温柔。

雅茉听着孩子响亮的啼哭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一阵困意传来,眼皮再也撑不住,合了起来。

突然稳婆惊讶的大喊道:“世子妃肚子里还有一胎。”

雅茉只是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不论云婉柔在她的耳边怎么喊,也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见此状,屋里的人变得慌乱起来,云婉柔强忍着惊慌,说道:“快去护国侯府,请萧老太爷来。”

湘琴闻言点了点头,忙朝着屋外跑去,风冉恒见门迟迟不开,心里有些困惑,只见湘琴神色焦急的朝府外跑去,一把拦住了她,问道:“湘琴,雅茉怎么样了?”

湘琴着急去请萧老太爷,简洁回答道:“小姐腹内还有一胎,人却一直昏睡不醒,夫人让我赶紧去请萧老太爷来。”

风冉恒听了湘琴的话,身子微微晃了晃,再也不顾所有人的阻拦,直接冲进房内,看着雅茉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跌跌撞撞的扑到床前,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问道:“娘,雅茉怎么了?”

看他这副模样,云婉柔很是心疼,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眼里含泪道:“冉恒,雅茉她睡着了,再也醒不来了。

风冉恒满脸的不相信,手轻轻抚摸着雅茉散落在床上的长发,自言自语道:“娘,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呢,雅茉她只是太累,要睡一会,等养足了精神,她就会醒来了。”

云婉柔看到这般场景,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冲出房门,扑进叶舒玄怀里,双肩不住的颤抖着,叶舒玄含着泪,轻声安抚着快要哭晕的妻子。

过了一会,湘琴拉着萧老太爷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大声道:“萧老太爷来了。”

听见萧老太爷来了,所有人眼里都充满了希望,萧老太爷拍了拍胸脯,待气喘匀了,走上前把着雅茉已经停止跳动的脉搏,眼中满是凝重。

随后从瓷瓶中取出一颗药,塞进雅茉的嘴里,拿着银针朝着她的四肢跟腹部进行着针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雅茉的眼睛依旧紧闭着,萧老太爷见状,无奈的拿出几日前念慈师太给他的药,轻轻涂抹在她的腹部。

过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雅茉微微皱了皱眉,眼睛缓缓睁开,突然腹部的疼痛再次袭来,让她忍不住大叫出声。

屋外等消息的众人听见这一声惨叫,都扬起了笑脸,风冉恒更是喜极而泣,任由雅茉紧紧握着他的手。

第二胎很快生了下来,稳婆抱着哭声微弱的孩子,迅速清洗干净,看着襁褓中睁着眼睛的小女儿,雅茉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笑望着坐在床边的风冉恒,此刻他们二人的眼中只有彼此,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自打雅茉出事后,风冉恒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甚至也不允许她过多的照顾孩子,雅茉有时会悄悄的抱怨几句,但看到风冉恒常常半夜惊醒,伸手紧紧抱着她时,一切的抱怨都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浓情蜜意。

三年后的一日,雅茉心不在焉的抱着怀中熟睡的孩子,伸长了脖子朝外面看,突然风冉恒穿着一身白色朝服出现在院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快步迎上前,浅笑道:“怎么样了?”

风冉恒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抱了抱熟睡着的女儿,笑道:“皇上下旨立六皇子为储,择吉日禅位,这下为夫终于可以履行当初的诺言,带着娘子云游四海,看遍天下奇景。”

三个月后,苏州一个种满桃花的院子里传来孩童的笑声和女子温柔的声音,那正是风冉恒一家,他们在半年前无声无息的离开京城,走遍大乾的大江南北,日子过的空前的充足。

看着院子里玩闹的孩子们,风冉恒轻轻将雅茉抱在怀中,动情道:“雅茉,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雅茉环抱着他的腰,附和道:“有夫如此,妾复何求。”

全本完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