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新的一年

白王妃怎么能不知道白佳慧对风冉恒的心思,可今日她可是把自己的哥哥搭了进去,气恼道:“我知道你想让叶雅茉跟你哥发生关系是为了能得到风冉恒,可是这同样让你哥毁了名声,皇上说了让尽快办了婚事,咱们家要付出的可是侧妃的位置。”

白佳慧听了她的话,震惊的跪在地上,难以置信的问道:“娘,皇上真的知道这件事了,大公主不是把事情压下去了吗?”

看着她满是震惊的脸,白王妃冷漠道:“她一个公主怎么可能替带皇上的意思,而且你今天最大的错误就是出在给叶雅欣的那瓶药上面。”

听到自己的母亲提起那瓶春~药,白佳慧疑惑的问道:“娘,那瓶药出了什么错,难道是因为装药的瓷瓶吗?”

白王妃脸上恢复了平静,声音却带着无尽的寒意,“你就不应该从我这里拿药,这种药是云南特有的,懂药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放眼全京城贵族,除了我谁还是云南人。”

白佳慧这才想起雅茉是个会医的人,想到自己差点铸成大错,委屈道:“娘,我以为叶雅欣下了药后一定会把瓷瓶收好的,谁能知道她把瓷瓶扔了还让冉恒捡到了。”

“以后办事一定要确保不会让旁人抓到把柄,而且出手就要像蛇一样,一击即中。”白王妃伸手拉起白佳慧,双眸中透着阴狠的神色,这个安宁郡主真是不简单,她可不仅仅是个会医的高手,还是个有手腕的人。

听了白王妃的话,白佳慧坚定的点了点头,“娘,女儿知道了,下次绝对不会再失手。”

雅茉晚上回到府里,直接被叶舒玄叫进了书房,到了后看见除了云婉柔外其他人都在,忙走了进去。

叶舒玄看着一直垂着头的叶雅欣,淡淡的叹了口气,低声道:“雅欣,为父已经没什么可说的,皇上今日说了要尽快办了婚事,你回去开始绣礼服吧。”

叶雅欣听出他这是准备彻底放弃她,忙跪在地上,认错道:“爹,女儿错了,不应该听了小花那个贱婢的话,给姐姐下春~药。”

叶舒玄已经不想再看见叶雅欣了,还没得她说完话,就挥了挥手,让管家把她带了出去。

等叶雅欣离开书房后,叶舒玄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无力道:“雅茉,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爹说清楚,不许隐瞒。”

雅茉虽然不想让叶舒玄烦心,但事情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也只能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讲了出来,在听见雅茉差点被白锦华玷污了清白,叶修寒恨不得马上跑到兰园把叶雅欣撕碎,雅茉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把握住他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

讲完了事情的过程,叶白两家也算是真正弄掰了,叶舒玄叹了口气,无力道:“以后要小心白王府,你这次虽然免遭不幸,难保白佳慧不会再次出手,你娘身子重,你替雅欣准备些嫁妆。”

“爹,女儿知道了。”雅茉点了点头。

“行了,明日还要去祠堂祭祀,晚上都早点休息。”叶舒玄挥了挥手,叶舒玄和雅茉相视一眼,悄悄的退了出去。

走在回水月居的路上,雅茉这才想起今日是除夕,看着还跟在身边的湘琴,吩咐道:“湘琴,你去跟你哥哥团圆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湘琴摇了摇头,扶着雅茉继续往前走,“奴婢先把小姐送回去,再跟哥哥团圆也不迟。”

雅茉见拗不过湘琴,只得让她跟着一块回了水月居,等到她休息下,湘琴悄声跟洛书嘱咐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第二日是大年初一,因为有很多事要处理,雅茉早早起了床,先去蒹葭苑给叶舒玄和云婉柔磕头请安,去了之后却看见叶修寒已经穿了一身新衣服站在大厅中,忙提着裙摆快步走了进去,跟着他一同在事先摆好的蒲团上跪下,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云婉柔跟叶舒玄互相看了一眼,满脸笑意的拿出两个红包,递给了他们二人。

结束了跪拜礼,丫鬟们陆陆续续走进来,在桌子上摆满了代表好意头的各种食物,一大家子坐在座位上简单的用过了早膳。

结束了早膳,雅茉先去了前厅,到了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她挥了挥手,跟在身后的洛书几人立刻端着托盘走了下去。

“今天是大年初一,大家在这一年内都做的不错,这里是给大家发的赏钱,回去好好过一个年。”等到所有人的手里都拿到了荷包,雅茉站在高台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众人拿着手里的荷包,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忙跪下谢恩,这时鞭炮声响起,年味变得越发浓郁。

待到这边的事情结束,雅茉快步向祠堂走去,到了后云婉柔已经候在那里,见她挺着肚子不方便,雅茉伸手揽着她的腰,让她能把部分重量放在自己身上。

就在这时叶舒玄跟叶修寒端着一个灵位走了进来,小心的将灵位安放在高台上,烧了三炷香,等香插进香炉后,整个屋子的人都跪了下去,乍一看甚是壮观。

今天因为在京城过年,叶家大多数亲戚都在苏州,这样一来反倒省了去走亲戚的步骤,从祠堂回来,雅茉窝在书房的美人榻上,手里拿着阔别许久的医书,这一坐就是一中午。

等用过了午膳,雅茉特意让人把湘琴叫了回来,等人到齐后,取出四个盒子发到她们手上,“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她们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是一套金饰,忙摇头道:“小姐,这万万使不得。”

“是呀,小姐,这些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雅茉走到她们身边,安抚道:“行了,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有给过你们,如今你们也渐渐大了,这些就当做我给你们的嫁妆吧。”

这话听得就感觉很快就会嫁出去一样,四人跪在地上,低声道:“小姐,奴婢们永远跟在你身边,要这些嫁妆做什么。”

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人,雅茉伸手将她们拉起来,故意板着脸道:“尽说胡话,今天是大年初一也不怕忌讳,给你们,你们就收好了,哪里来那么多话,快带上,看看好不好看。”

她们见雅茉似乎真的有些生气,内心忐忑的从地上站起来,带上盒子中的首饰,不一会屋子里传来了欢乐的笑声。

夜幕降临,鞭炮声响彻天地,雅茉放下手中的笔,赶到前院去,看见叶舒玄点燃一柱香走到鞭炮边,导火线迅速燃烧完,鞭炮声响起,她捂着耳朵满脸笑意的看着乒乓作响的鞭炮,等到鞭炮燃完后叶舒玄带着他们回到了蒹葭苑,去了以后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肴,云婉柔正坐在座位上等他们回来。

今天兴奋了一日雅茉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随便吃了些饺子,悄声跟云婉柔说了两句话,拉着叶修寒就跑到院子里,看着院里的小厮,丫鬟在放烟花,心里一动,拿过洛书手中的香,走到一个烟花旁将它点燃,看着五颜六色的烟花,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叶修寒站在一旁见她玩的如此开心也加入了点烟花的行列中。

听着屋外传来的笑声,叶舒玄和云婉柔也结束了用膳,站在游廊中看着他们兄妹二人在院子里玩,皆笑出了声,满足的享受着现下的时光。

结束了玩闹,一家人重新回到了屋内,坐在一起说了一会话,想到第二日要去镇国侯府给胡老太君拜年,皆回到各自的院子早早歇下了。

“大过年的,睡得倒是挺早。”看着她睡得像只小猪般,屋内响起一道带有磁性的声音。

“谁?”听见声音后雅茉警醒的坐起身,怒声问道。

等眼睛适应了屋内的黑暗,雅茉转了转僵硬的脖子,低声道:“这么晚了,你不应该在府里休息吗,怎么跑到我这里了?”

风冉恒耸了耸肩,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淡淡道:“府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一点意思都没有,想了半天就跑到你这里了。”

听了他的一番话,雅茉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两日我家可是“名声大噪”,你也不怕被别人看见了。”

“我的轻功你又不是不知道,谁能看见我,你先别睡,跟我说说话。”看着她渐渐合上的双眼,风冉恒出声阻止道。

被这么一叫,雅茉强忍着困意,低声道:“我明天一早要去镇国侯府给外祖母拜年,难道你想让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去?要不你说我听着。”

风冉恒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办法比这个更合适,无奈的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低声说着话。

起初雅茉还跟着附和几句,渐渐的声音就衰弱下去,传来浅浅的呼吸声,风冉恒走到床边一看,发现她睡得正香,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鬼使神差的掀开被子将雅茉揽在怀中。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