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事情落幕

风冉恒嘴角勾起一抹笑,浅笑道:“我可没说药是王妃下得,而且瓷瓶是从叶二小姐站过的地方发现的,王妃这么着急否认做什么,是心虚了吗?”

白王妃知道此时越解释越黑,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浅笑道:“世子说笑了,我只是没想到有人会那我做靶子,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雅茉看着他手中的瓷瓶,走上前,“世子我可以看一下这个瓷瓶吗?”

风冉恒点了点头,将瓷瓶交到她的手里,看着他们如此亲密,白佳慧只觉得一团火在心中燃烧,紧紧的掐着手心,不让她一时冲动跑出去。

雅茉小心的打开瓶塞,倒了一点在帕子上,仔细的观察一番,冷声道:“这里面确实是云南特有的春~药,此药无色无味,只要沾上一点立马就会变得失态。”

叶雅欣想起给雅茉下药的时候不小心沾了一点,脸色大变,顾不得装可怜,拉过小花一顿狠揍,“你这死丫头,居然把这种药给我,枉我对你这么好,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婢,我打死你。”“小姐,奴婢是被冤枉的,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呢,这药是白。。。。。。”

小花强压下心中的恐惧,饱含求救的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雅茉,看到她眼中的冷意,瞬间心如死灰,就是因为她的一念之差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她现在还有什么脸去求雅茉救她呢。

白佳慧见小花变得有些慌不择言,生怕她将自己交待出来,快速上前,一脚将她踹到在地,冷声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奴,你家小姐带你如同亲姐妹,你居然做出这么下贱的事,不禁让她失了清白还让我们怀疑安宁郡主,像你这种人就应该枪毙。”

“你别忘了,你的家人还在我手里,只要你敢多说一个字,我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借着打骂小花的空隙,白佳慧低声威胁道,小花听后浑身哆嗦,惊恐的看向她。

想到家人还在白佳慧手里,小花心一横,跪在地上,朝着叶雅欣磕着头,哽咽道:“小姐,奴婢一时鬼迷心窍,觉得大小姐平时对你极差,就想出这个主意,借你的手害大小姐失了清白,却没想到反而害了你。”

大公主见她认下了罪名,也不愿再把事情弄大,吩咐道:“行了,事情的真凶已经找到,拉下去杖毙。”

大公主一声令下,立刻走进来几个嬷嬷,拽着小花往外走去,路过雅茉的时候,小花饱含歉意的低声说道:“大小姐,是奴婢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

听着小花最后的忏悔,雅茉合上了眼睛,嘴唇微微抿住,没有再看她一眼。

白佳慧见小花认下罪名,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想到今日的目的没有达成又有些恼怒,走至雅茉跟前不情愿道:“安宁郡主,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没想到竟然是二小姐身边的丫鬟起了坏心,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了。”

“这究竟是不是误会,白郡主心里一定清楚。”雅茉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眸中的光却散发着冷意。

白佳慧本就心有不甘,现在又听了一番讽刺,怎能不生气,紧紧攥着手,强忍着没有当场大火,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回到白王妃身边。

白王妃看到是这个结果,眼睛从雅茉,风冉恒,六公主身上划过,眼底带着一抹恼怒。

这瓶药是白佳慧亲自从她这里拿走的,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可是如果她不否认春~药不是她的,今天死的就是白佳慧而不是一个丫鬟,索性大公主下令把丫鬟拖出去杖毙,要不然弄到众所周知,不但白锦华这辈子再也娶不到媳妇,白佳慧将来也会嫁不出去。

白王妃深深的吸了口气,转眼又恢复成平日端庄的模样,只不过她手里紧握的帕子彰显出她现在心情很不好,雅茉瞧见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叶雅欣自然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小花,她就不会得到那瓶春~药,更不会因此失身,现在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对她最有力的就是嫁到白王府去,这么一来她不仅摆脱了叶家对她的束缚,而且还有了好的归宿。

叶修寒看着眼前的一切,反复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那瓶春~药是针对雅茉的,而且药就是从白王府流出来的,小花不过是只替罪羊罢了,看着坐在一旁失魂落魄的叶雅欣,他皱紧了眉毛,这个庶妹真的是三天两头就折腾出一些事,为了叶家他也要尽快把她解决掉。

雅茉看着这场戏,眼中的冷意越发的浓重,如果不是风冉恒来的及时,此刻在这垂泪的就不是叶雅欣了,白佳慧为了让她难过,真的是下足了血本,既然已经发展到这里,如果不送回点礼回去,是不是太对不起她的良苦用心。

随即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漫步上前,浅笑道:“既然白王妃在这,本郡主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被雅茉拦住了去路,白王妃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安宁郡主要跟我说什么?”

“家妹既然跟令公子发生了这等事,你身为家中长辈是不是应该找个吉日去我家提亲?”在场的人听到雅茉这一番话皆深吸了口气,都觉得雅茉身为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就连胡老太君也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叶雅欣听了她的话,抬起头,看着她的身影,心里生出些感动,但想到今日的耻辱皆是拜她所赐,瞬间升起浓浓的恨意。

白锦华脸色铁青,挣扎着手腕,冷声道:“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娶一个庶女进门,这传出去可是要被笑掉大牙的。”

雅茉看了眼围在周围的人,皱紧了眉毛,走上前道:“听世子的意思是不肯对家妹负责了,如果这样咱们不如请皇上决定,看看世子应不应该娶家妹过门。”说罢就让人去请皇上过来。

白王妃见雅茉如此不好说话,快步上前揽住了那人的去路,看着雅茉一脸的云淡风轻,冷声道:“皇上每日公务繁忙,哪里会有时间管这些小事。”

众人听白王妃把女子的清白当成了一件小事,皆不满的瞪着她,等白王妃发觉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雅茉开口冷笑道:“这可不是小事,白王府的世子在宫里毁了护国侯女儿的清白,你觉得皇上会把它当成小事吗?”

白锦华自从知道跟他发生关系的人不是雅茉而是叶雅欣的时候,心里呕的要死,现在又被人逼着娶她,早就火大的不行,“是你妹妹自己不要脸,拉着我做了事,干我何事,总之我是一定不会娶她进门的。”说罢甩开叶修寒的手,不顾众人眼光,扬长而去。

叶雅欣听后怒火中烧,如果不是因为白佳慧她怎么可能失身于他,现在她勉为其难嫁给他,他不知感恩还说出这么一堆难堪的话。

瞬间所有的怒气全部化为委屈,低着头默默流泪,寂静的房间中回荡着她轻微的抽泣声,在场的人看着她一直颤抖的瘦弱的肩膀,眼中皆带着同情。

其实她们早就看出来这件事是白佳慧搞出来的,可是白王爷手握重兵,皇上跟他说话还要礼让三分,更何况是她们这些人更是没实力跟白王府对着干。

大公主看着叶雅欣一脸的委屈,眼中满是不屑,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安宁郡主,此时就到此为止吧,她要不碰春~药就不会有今天这个下场,所以后果自负,行了,都散了吧。”

大公主已经下了令,在场的人虽然还想留下来看戏,也只能离开,很快屋子里只剩下雅茉几个人。

看着叶雅欣散乱的发髻和凌乱的衣服,雅茉皱了皱眉,向宫女借来妆奁,等她收拾妥当后一块去了月明宫。

不知怎的这件事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念在白王爷和叶舒玄的面子上只是责骂了白锦华几句,并要求两家尽快举行婚礼,白王爷狠狠的瞪了眼坐在座位上,一直喝闷酒的白锦华,忙应了下来。

结束晚宴后白王妃回到府里,径直走到了白佳慧的院子。

白佳慧知道白王妃是为了早上的事找她,低着头委屈道:“娘,我不知道事情会发生成这样。”

“你给我跪下。”白王妃皱着眉,厉声一喝,白佳慧哪里被这么说过,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娘,这跟我真的没关系,我去了宫里就一直在大公主那里,我怎么知道会是叶雅欣上了我哥的床。”白佳慧见白王妃满脸的怒气,低着头垂着泪。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犯了什么错吗?”白王妃见她还一直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完全没有想过自身的错误,很铁不成刚的戳了戳她的额头。

白佳慧知道她肯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才让白王妃如此生气,可是想到雅茉跟风冉恒一块走进屋内的场景,双眼被嫉妒给蒙蔽,梗着脖子道:“女儿不知,我只知道我这次没有让叶雅茉身败名裂,这是我今天犯的最大的错误。”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