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众人捉奸

小花跪在地上,将头埋的很低,低声道:“回公主的话,奴婢是护国侯府的下人,之前我扶大小姐去休息,刚才我去看,发现屋里并没有大小姐的身影,这才发出声音,打扰到公主的安宁。”

听了这番话,在场的人有那个能不晓得话中的意思,眼中满是鄙夷,之前在寿安宫门口护国侯二小姐因为看男人出了神,踩到裙子,绊倒在地上,这会儿大小姐又借着身体不舒服,跑出去跟人苟且,这护国候府的家教可真是差。

“你胡说,你根本就不是雅茉身边的丫鬟,而且刚才带走她的人是你们府里的二小姐,你怎么知道她们二人去了何处?”云若曦听着小花的话,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待到话音一落,跳出来指责道。

正在她们纠缠不休的时候,湘琴手里拿着一件披风快步走来,白佳慧勾起一抹冷笑,走上前拦下她,问道:“这不是安宁郡主的贴身丫鬟吗,不如咱们问问她安宁郡主究竟在哪?”

云若曦听后脸上的汗更多了,眼珠一直瞟向胡老太君的方向,接到孙女的求助,老太君用拐杖杵了杵地面,待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才缓缓开口道:“这个丫头虽然是雅茉的贴身丫鬟,但带走雅茉的并不是她,而是叶家的二小姐,咱们想要找到雅茉不应该先找到二小姐吗?”

“老货,你就别在这拖延时间了,你那好外孙女可能正跟男人苟且呢!”一个跟胡老太君不对盘的老夫人开口讽刺道。

“没有证据就别乱说话,雅茉是朝廷亲封的郡主,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胡老太君冷哼一声,开口骂了回去。

“有没有证据?咱们跟上去看看就知道,到时候你可别老泪纵横呀。”

胡老太君脸上带着笑,反问道:“该不会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吧,要不然怎么会知道我待会儿是什么样子?”看见老夫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胡老太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安宁郡主在何处?”大公主皱眉问道。

“奴婢知道,郡主今日吹了风,身子有些不适,二小姐将她扶到一个房间休息,而且还派我去给她拿一件新的披风,说之前因为摔倒在地,披风上有一块污渍,奴婢拿了披风正准备赶过去。”湘琴专门举起手里的披风,表示自己的行踪。

大公主哪里管湘琴曾干过什么,她此刻只想抓住雅茉,“你在前面带路吧,如果你有半句敢骗本宫,仔细你的皮。”

“怎么办?有人来了。”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雅茉望向风冉恒。

风冉恒透过窗子看了看外面的形式,拉着雅茉躲到了内室,重重的帷幔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小姐,奴婢给你拿来披风了!”然后湘琴推门而入,看着半掩的门,所有人都好奇的往里面看,接着只见湘琴捂着脸,快速跑出来,一直喃喃道:“我不是故意打扰的,不是故意的!”

正巧这个时候云凌天跟叶修寒出现在门口,云若曦看见他们,满眼都是担忧跟恐惧,却见叶修寒紧皱着眉毛,正欲冲进去,云凌天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

白佳慧见此,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面上却很是着急,一把拉住湘琴的手,问道:“你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你家小姐怎么了?”

湘琴一直低着头,口里一直念叨着不是故意,在场的人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哪还有不清楚,充满鄙夷的盯着那扇门,好像通过这扇门就能看里面的人一样,大公主原本满是阴沉的脸渐渐带着笑意,一直想找叶雅茉的麻烦,没想到这次她尽然直接撞到枪口上。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一脚踹开门率先走了进去,胡老太君本想出言阻止可却晚了一步,内心忐忑地跟着走了进去,叶修寒他们也顾不得男女有别,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屋子就看见床榻上的一对男女赤~luo着身体,地上扔的到处都是衣服,两人就像是天鹅交颈一般紧紧的缠~绵在一起,小花看着地上的衣服像极了叶雅欣穿的那身衣服,心里有些怀疑,定睛一看发现床上的那个女子正是叶雅欣无疑,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云若曦看见床上的场景后眼睛瞪的极大,她狠狠的掐着自己的手心,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事实摆在眼前她没办法否认,可是仔细一瞧发现床上的人根本不是雅茉,心中不由松了口气。

大公主是一心想治雅茉于死地,对着身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点了点头,走上前狠狠的扇在他们二人的脸上,瞬间他们脸上出现了红红的手指印,白佳慧看着白锦华被打,很想上前去教训一番动手的宫女,但为了能演完戏只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还沉迷在情事中的一对男女被打醒,看到对方都张口大叫起来。

“怎么会是你?”叶雅欣瞪大了眼睛望着身旁赤~luo的男子。

“我还想问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跟你在一张床上?”白锦华没想到床上的人并不是雅茉,脸色变得铁青。

“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小花瞥眼看见白佳慧满含杀意的目光望向自己,心中一惊,快步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披到叶雅欣赤~luo的身上。

听见小花的声音,叶雅欣的目光才从白锦华的身上移开,看着满屋子的人瞬间瞪大了眼睛,捂住胸前的春~光失声大叫起来,白锦华听到她的叫声,瞥眼看见屋内的人皆是鄙视的眼神望向自己,想都没想直接用被子把身子包的严严实实的,叶雅欣裸露的身体曝光在空气中,周围的贵妇千金看着她满是印记的身体皆倒吸了口气。

大公主厌恶的看了眼床上的两个人,随意的挥了挥手,“来人,把这对奸夫淫妇拖出去打死。”

立刻走来几个人,拖着白锦华就准备去行刑,白锦华也顾不得自己的情况,叉腰大骂道:“谁敢动我,我可是白王府的世子,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灭你全家。”

“大公主,你罚的是不是太狠了,今天可是除夕夜,要是在今晚见血太不吉利,让太后知道可就不好了。”白王妃见大公主要连白锦华一块罚,赶紧出言阻止。

白佳慧看见床上的人并不是计划中的雅茉,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再加上白王妃责怪的眼神,心里更是郁闷,转头打量着屋子里面,努力的寻找雅茉可能藏身的地方,突然吹来一阵风,屋里的重重帷幔滑动着波痕,心里顿时有了主意,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床上的时候朝着里屋走去。

“怎么办,她马上就要走过来了。”雅茉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脸上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

风冉恒并没有任何的紧张,低声嘱咐雅茉闭上眼,轻轻一晃,瞬间从屋内消失,雅茉看着周围的景色,对风冉恒的一身轻功满是称赞。

白佳慧掀开帷幔,一个影子都没看到,心里顿时有些失望,垂头丧气回到人群中。

“六公主,你怎么在这?”雅茉跟着风冉恒来到暗香苑后,突然看见六公主站在一颗梅树下焦急的等待着。

“冉恒哥哥刚才派人来找我,让我在这里等着你。”六公主从宫女手里取来一件披风,换下了她身上已经脏了的披风,满脸的笑意。

雅茉低头系着披风,娇羞的看了眼同样是满脸笑意的风冉恒,脸瞬间变得通红。

在小花伺候下叶雅欣穿好衣服,白锦华看着身旁一直哭哭啼啼的女人觉得一阵心烦,迅速穿好衣服就往外面走,叶修寒怎么可能允许他这么轻易的离开,快走几步拉住了他的手腕,两个人就这样相互僵持着。

“你拉着小爷我做什么?”白锦华挣扎着想要挣脱叶修寒的束缚。

叶修寒对叶雅欣虽然没有感情,可此事事关叶家名声,冷声道:“我妹妹被你毁了清白,你难道不应该赶紧跟白王妃选个日子去我家提亲吗?”

“笑话,她一个庶女还想嫁进白王府,别在这白日做梦了。”

听着白锦华这一番无情的话,叶雅欣的脸色变得更是苍白,身子摇摇欲坠,她没想到白锦华占了她的清白还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周围的夫人小姐都带着同情看着她。

“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她在一起?”白王妃见女子并不是雅茉,一把拉过衣服凌乱的白锦华。

大公主坐在主位上,看着低头垂泪的叶雅欣,冷声道:“叶家二小姐,还请你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说清楚。”

叶雅欣一直低着头,思索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到底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会从叶雅茉变成她,听着白王妃咄咄逼人的问话,大脑迅速转动着,她要努力的变成受害者,把所有的嫌疑都移到叶雅茉身上。

“大公主,各位夫人,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之前在温泉那边看众位公子投射,姐姐脸颊通红,站都站不稳,因为姐姐平日身体不好,所以我就扶着姐姐找了个休息的地方,看到姐姐休息后我赶紧去找了她的贴身婢女,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