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发生转机

雅茉说完话,本就通红的脸变得更红了,眼睛紧紧的闭上。风冉恒见此也不顾男女有别,从她的袖子里取出一个绿色的瓷瓶,拿出一颗药喂进她嘴里,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帮她把身上的衣服穿好,嘴里一直念叨着:“平时警惕性挺高的,怎么今天就突然犯傻了,居然中了你那庶妹的道。”

“今天对她确实有疏于防范,没想到她身上居然还有这种下作的物件。”雅茉待到身体恢复正常后推开了风冉恒的手,麻利的将衣服穿好,利落地跳下床。

风冉恒见她恢复了正常,对着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冷声道:“无痕,把地上那个女的跟这个男的一块儿扔到床上去。”等到无痕把他脚边的女子扔到床上,雅茉定睛一看居然是叶雅欣,此刻她的脸颊通红,脸上带着汗珠,手紧紧的扯着身上的衣服,这跟之前自己的症状完全一样,想来是中了同一种药。

其实之前在寿安宫门口她就趁着叶雅欣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美男身上故意伸出脚绊她,为的就是要看她身上有没有装不该带的东西,结果并没有什么发现,在暗香苑的时候她一脸热情的跟着她们,那时就有些怀疑,后来叶雅欣扭了一下脚她的怀疑达到了顶峰,可什么都没发现,随即放下了戒备心,没想到因此着了她的道。

“这两个人你准备怎么处置?”

“好戏都在后头呢,咱们在这儿慢慢看。”风冉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雅茉知道他定是有个整人的法子,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无痕将地上的男子扔到床上后,不断扭动的叶雅欣似乎感应到身边有人,立刻贴了上去,哪里有半点大家小姐的样子,整个就是个荡妇。

雅茉舔了舔破了皮的嘴唇,眼里满是冷意,从袖子中取出一瓶药,伸手倒在男子的身上,很快药通过他的毛孔渐渐被吸收,那人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风冉恒站在一旁,并没有上前阻止她的动作,看着裸着上半身的男子,他的眼中满是寒冰,今天若不是发现了雅茉的不对劲,此刻怕是已经发生了不好的事。

无痕做完事情后消失在屋中,雅茉看着他出神入化的轻功,眼里满是羡慕,这让风冉恒觉得很不满。

故意清了清嗓子,等到雅茉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才悠悠开口道:“你知道床上的男子是谁吗?”

见雅茉摇了摇头,风冉恒冷声道:“他是白王爷的独生子,白佳慧的亲哥哥,白锦华。”

对于白锦华她还是略有耳闻,知晓此人成日流连妓~院,在京城口碑不是很好,没想到今天居然跟他碰上,想到这里雅茉不禁颤抖了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雅茉不禁有些疑惑,皱眉问道:“可是叶雅欣被我爹关在府里,怎么可能能跟白锦华联系上?”

风冉恒指了指已经半裸的叶雅欣,冷声道:“她确实从未出过府,可是她的贴身丫鬟却跟白佳慧有过联系,给你下的春~药也是那丫鬟给她的。”

雅茉听了风冉恒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她三番五次的救小花与水火中,没想到居然救了一个白眼狼。

可是白佳慧突然间对她很不友善,这让她有些疑问,“从上次在金玉阁遇见白佳慧开始,她就想方设法的刁难我,除了上次路上的偶遇,我跟她并没有什么交集,她怎么会对我做出这种事?”

风冉恒冷着脸哼了一声,嘱咐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是郑国公搞的鬼,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对郑白两家多加防范。”

雅茉点了点头,看着在床上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眼中满是厌恶,转过头,不愿再多看一眼。

“看起来你很讨厌他们俩。”风冉恒环抱着胸,挑眉问道。

雅茉白了他一眼,仿佛再说他很白痴,床上的两个人,女的成日与她作对,还差点让她没了清白,男的刚才差点强~暴了她,面对这两个人她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

被雅茉白了一眼,风冉恒才发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白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拉着她的手走到床边。

雅茉疑惑的看了眼他,只见风冉恒抬起腿狠狠的踢了一脚床上的男子,事后还鼓励的看向她。雅茉心中有气,抬起脚就往他们二人身上踹,直到头上出了一层薄汗才收回了脚。

另一边在景明宫内大公主对着镜子正在化妆,白佳慧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瞥眼瞧见贴身丫鬟出现在门口,笑着拉着她的手道:“大公主真是漂亮,臣女真是望尘莫及。”

大公主最爱听别人称赞她,瞬间脸上堆满了笑,娇声道:“真的吗?比叶雅茉还美?”

“叶雅茉不过是根豆芽菜,怎么能跟公主相比。”白佳慧此时着急出去,虽然并不觉得大公主有多漂亮,却昧着良心赞美着她。

大公主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镜子继续往发髻上插着簪子。

白佳慧见她还往头上带簪子,眼中充满了不屑,轻声道:“大公主,听说暗香苑里梅花开得极好,咱们不如出去走走,说不定还能遇见蓝辰世子。”

大公主听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拉着白佳慧的手,急不可耐的朝暗香苑走去。自打三年前的一场偶遇,她就对蓝辰芳心暗许,这三年来,她曾求了皇后无数次,直到现在也没能如愿嫁到安国侯府。

走在去暗香苑的路上遇见了不少贵族千金,念在大公主的身份,不少千金跟着她们的步伐向暗香苑走去,越靠近暗香苑白佳慧脸上的笑意越浓,她身旁的大公主一心扑在蓝辰身上自然没有发现。

还没走到暗香苑只见一个宫女匆匆走来,朝着大公主低声说了几句话,原本满脸笑意的大公主突然变得面无表情,冷哼一声,朝着凤仪宫方向走去,白佳慧见她突然改变了方向,心中有些疑虑,可是想到待会的计划还是跟着她走向凤仪宫。

大公主到了凤仪宫后,见皇后板着脸端坐在高位上,不情愿的行过礼,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皇后见她这幅态度,想起前段日子太后派人传来的旨意,脸色阴沉的跟她讲着今晚宴会要注意的事项,大公主这几日每日都要听管教嬷嬷唠叨,对于皇后的话心中很是不耐烦,待到皇后讲完话,福了福身子拉着白佳慧就往外跑。

回到暗香苑后寻了许久都没有看见蓝辰的身影,大公主不禁有些气馁,折下一束花,漫无目的的晃悠着,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吓得她的手抖了一下,手上的梅花掉在地上,落了一地的花瓣。

“大胆,区区一个贱婢,居然敢冲撞公主,拉下去杖毙。”大公主身边的嬷嬷立刻走上前简单的查看了一道她的情况,发现无事后,指着跪在地上的宫女大喝道。

跪在地上的宫女连连磕着头,很快头上出现了一块淤青,声音悲切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只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跑得有些着急,没想到冲撞了公主。”

“你究竟看了什么不该看的,吓成这样。”大公主听了宫女的话有些好奇,这宫里除了女人的阴谋外还能有什么不能看的,可那宫女一直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话,大公主逐渐等的不耐烦了,冷声道:“再不说话,我就让人把你的舌头割掉,看你以后还怎么说话。”

在场的人都吸了一口冷气,大公主暴虐是有目共睹的,她既然说出这话就肯定会做到,那宫女忙回答道:“大公主,奴婢路过暗香苑听见一些让人害臊的声音,心里很是害怕。”

宫女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在场的人皆瞪大了眼睛,今日可是除夕夜宴,出了这种事无疑是在打皇家的脸。

“该不会是哪个宫女耐不住寂寞,找了个小太监对食吧。”

“不是宫里的娘娘跟侍卫苟合就行,这可是灭九族的罪。”

大公主听见她们的对话,脸色阴沉,她现在已经断定肯定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宫女趁着宫里举办宴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

正在她们留在原地停滞不前的时候,看见胡老太君带着云若曦匆匆走来,白佳慧眼珠一转,走出去福了福身,故意问道:“老太君,怎么没有看见安宁郡主呢,她不是一直跟云小姐在一起?”

被她这么一问,云若曦的脸上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突然一个尖叫声响起,让她不由颤抖了一下~身体,“大小姐不见了。”大声呼唤的人就是叶雅欣身边的小花。

大公主斜眼撇了她一眼,冷声道:“你是谁家的奴婢,居然在此大呼小叫,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小花跪在地上,将头埋的很低,低声道:“回公主的话,奴婢是护国侯府的下人,之前我扶大小姐去休息,刚才我去看,发现屋里并没有大小姐的身影,这才发出声音,打扰到公主的安宁。”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