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郑国公阴谋

二皇子随便找了把椅子,看着皇后失去斗志的模样,冷声道:“儿臣听闻母后惹怒了父皇,不但被关禁闭还分出了管理六宫的权力。”

这简直是她心中的痛,被二皇子一挑,顿时黑了脸,咬牙切齿道:“要不是因为叶雅茉那个小贱人,本宫怎么可能会被分权,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在二皇子眼里皇后的做法甚是愚蠢,不解地问道:“母后,你既然知道皇上对安宁郡主青眼有加为何还要去挑那根刺?”

皇后彻底的爆发出来,狠狠的揉着手中的帕子,冷声道:“皇上关注她还不是因为她有一张和云婉晴极像的脸,如果她没了那张脸本宫就不相信皇上还会这么关注她。”说罢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二皇子作为皇后的亲生儿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出言阻止道:“母后,你最近做了太多荒唐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若是让父皇知道你做了伤害安宁郡主的事,儿臣可帮不了你。”

皇后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淡然的二皇子,自嘲的笑了几声,冷声道:“你是我亲生的儿子,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没安慰过一句就算了还来帮那个贱人说话,可真是让本宫心寒。”

对于二皇子来说只有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他生怕皇后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冷声道:“母后,父皇已经年过半百可储君却迟迟未定,儿臣这也是为了咱们以后考虑。”

看着眼前的儿子。皇后感觉好像不认识他,半晌后淡淡开口道:“说到底你还不是为了权力,除了权力你还在意过什么?”

二皇子觉得跟皇后一句话也说不下去,但是因为顾及,继续说道:“母后,儿臣就是因为有在意的所以才会拼命的握住权力,只要有了权力一切都好办。”

皇后像是听了好笑的笑话,一直哈哈大笑着,直到笑出眼泪,才一副凄凉的说道:“真是可笑,权力是很诱人,可每日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守着的除了寂静就是寒冷,这种生活真的好吗?”

二皇子觉得眼前的女人简直是疯了,从椅子上站起身后,冷声道:“母后,你太累了,既然父皇给了你休息的机会就多歇着吧,儿臣还有事,告辞。”

看着二皇子渐渐远去的背影,皇后心里一片凄凉,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亲生儿子会为了权力阻止她,反驳她。

对于他们父子俩皇后是彻底的绝望了,缓了一会后,吩咐道:“去把大嫂传进宫,本宫有些话要跟她说。”

晚上郑刘氏回到府里就被郑国公叫到了书房,去了书房后看见里面不知有郑国公还有她的丈夫。

“皇后把你叫到宫里干什么去了?”郑国公也不拐弯抹角,开口直言道。

郑刘氏把宫里的事情还原了出来,“皇后娘娘昨天晚上把皇上惹怒了,不仅分了管理六宫的权力还被关了紧闭。”

郑国公听到皇后被分了权力,皱紧了眉头,凝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分了管理六宫的权力?早朝的时候皇上可是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来。”

郑刘氏叹了口气,无奈道:“还不是西戎送来的和亲文书,上面写了几位贵女的名字其中就有安宁郡主的名字。”

听到雅茉的封号郑国公立刻想到了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凝声问道:“安宁郡主?就是在苏州以命相博医治皇上的叶家小姐?”

“就是她,父亲知道?”郑刘氏没想到郑国公见过雅茉。

“曾经远远的见过一次,长的跟死去的元后挺像的。”

郑刘氏深怕天下不会大乱,添油加醋的说道:“她是元后的亲外甥女,自然长得就像,也就是因为她这张皮导致皇后惹怒了皇上。”

郑国公在朝廷多年,一下子就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挑眉问道:“怎么说?难道说皇上有立她为妃的意思?”

想起皇后一副落寞的神情,郑刘氏一阵心疼,点头道:“皇后说自从皇上见过安宁郡主后就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昨夜就是因为劝了皇上几句不要因为一个女子而毁了两国情意,皇上大怒就直接下令处置了皇后。”

郑国公被她这么一说瞬间就想起了前段时间叶舒玄的事,黑着脸,咬牙切齿道:“叶家还真是咱们家的对头,她父亲在前朝与我为敌,女儿又是皇后的绊脚石。皇后是什么意思?”

郑刘氏对着脖子做了个动作,低声道:“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让人把安宁郡主给做了。”

郑国公摇了摇头,否认道:“谈何容易,这可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出了事,皇上首先就会怀疑到咱们家。”

一旁的大公子想到自家的妹妹在宫里受苦,顿时沉不住气,大吼道:“爹,咱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让她这么猖狂。”

郑国公扬起了一抹笑,奸诈的像是一只老狐狸,“咱们虽然不能出手但可以借刀杀人,听说白郡主跟安宁郡主的关系不太好。”

大公子了然的点了点头,也露出了笑容,“借白郡主的刀,这么一来皇上就算怀疑也不可能怀疑到咱们身上。”

府里的衣服都置办好了,仅剩下头饰没准备,雅茉趁着出门的机会去了白虎的住处。

进了院子后雅茉发现比起上次来不禁干净了许多,甚至还有几分儒雅,打量着整个院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姐,请喝茶。”白虎将一杯茶端到雅茉的手边。

雅茉端起茶,微微的抿了一口,淡淡的茶香味瞬间占据了整个口腔,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白虎,听说叶雅欣在你这可是花了大把的钱。”

白虎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拿出一沓银票,递到雅茉跟前,“果真去小姐所料,你离开后没几日她就来了,我就趁机狠狠宰了她一笔。”

数了数银票的数量,雅茉满意的点了点头,“干的不错,最近京城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吴用正巧从外面回来,听到雅茉说起此时,回禀道:“回小姐,听说西戎递来了和亲文书,昨日皇后不知说了什么不合皇上心意的话被罚了禁闭。”

和亲文书?雅茉心中一顿,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

凝重的看着屋内的几个人,嘱咐道:“自打皇上南巡时见到皇后的第一眼她就可劲的为难我,这被罚可能也是关于我的,你们最近多关注郑国公府的动态,一旦有消息就传到府里来。”

白虎听了雅茉的话自然明白事情的轻重,坚定的点头道:“知道了,小姐。”

得到他们的保证雅茉松了口气,想起来此的目的,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好了,我今日来是有其他的事情。”

见她如此郑重其事,白虎众人都坐直了身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小姐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办到的就一定尽心竭力的替你办好。”

雅茉迟疑的开口道:“你们可知道京城中哪里有空余的店面吗?”

白傲见大家都不开口,觉得这是赢得雅茉好感的机会,忙开口道:“回小姐,在城西有一家空出来的酒楼,因为出了桩命案就一直空到了现在。”

雅茉对于这些都不在意,轻声问道:“没关系,这家酒楼的位置如何?价格如何?”

白傲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细,略加思考一番,回答道:“酒楼处在城西住宅区,人口流动大,而且城西大多数都是有钱人家倒是可以成立一家酒楼。价格不贵,也就七千两银子。”

一听要七千两雅茉摇了摇头,甚是失望,“七千两太贵了,一间出了事的酒楼要这个价格太不合理。”

白傲觉得这个价钱已经算是便宜了,没想到雅茉会觉得贵,挑眉问道:“小姐觉得应该多少?”

“最高四千两,多一分没有。”雅茉举起四个手指,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白傲一听瞪大了眼睛,迟疑的问道:“小姐,是不是太少了,我觉得店主肯定不会把酒楼卖给咱们的。”

“这都要看你的本事了。”雅茉笑了笑,端起茶杯又喝了几口。

白虎见自己的弟弟在雅茉哪里吃瘪,强忍着笑,拱手回答道:“小姐,我们在后街上看中几家店面,它们都是紧邻在一起的,一共两千两,若是小姐觉得不错我明天就把它盘下来。”

一听到仅仅用两千两就能盘下雅茉两眼顿时放光,赞赏的点头道:“嗯,这里是三万两银票,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要在藏龙卧虎的京城里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要的是绝对的忠诚,如果你们不想做可以现在就选择退出。”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两千两实在太少,这中间肯定有白虎的功劳,可行动刚刚开始,钱还是要省着点花。

白虎单膝跪地,拱着手,恭敬道:“小姐,我们兄弟不过就是一帮子粗人,如果不是遇见你可能一辈子就靠收取安全费度日,我相信跟着你可以有更精彩的未来。”其他人也跟着他跪在地上表示着忠心。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