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供出主谋

翠兰抬头看见叶雅欣眼中的厌恶,心中顿时凉了一半,她为别人办事,可到了最后人家都不愿拉她一把,心中大怒,气愤道:“二小姐,你这么说不怕良心过不去吗?昨天你刚让我拿回来一个包袱今天你就否认,如果你真的见死不救就别怪我撕破脸面。”

叶雅欣铁青着脸,恶狠狠的看着她,尖声否认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哪里给我你包袱,昨天我可是一直都在兰园看书根本就没见过任何人,小花可以作证。”说罢冷冷的瞥了眼身旁的小花。

小花平时被叶雅欣想尽办法折磨早就害怕的不行,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不顾雅茉的救命之恩,点头附和道:“奴婢可以作证,二小姐昨天一直呆在屋里没出去。”

翠兰算是彻底看清叶雅欣的真面目,不顾一切的开口道:“二小姐,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偷偷看了,那个包袱里放的是一脸男人的衣服,你想借这件衣服污蔑大小姐的贞洁,我说的对不对?”

在场的人听到后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几凉气,二小姐这是想借翠兰的手毁了大小姐的清白,抬头看向叶雅欣的眼神也变得鄙夷起来,坐在床边的叶修寒将手握成拳头,他怕会忍不住跑过去把这个心如蛇蝎的庶妹给打死。

叶舒玄听后脸色晦暗对着身旁的管家低声吩咐了几句,老管家点了点头,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翠兰身上时带着人去了兰园。

叶雅欣根本就没想到翠兰会打开包袱,心里不由有些慌乱,眼睛一转立刻热泪盈眶,扑过去照着翠兰的头使劲的打,嘴里不断骂着:“你这该死的奴才,我跟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把脏水往我身上破,我懂了,姐姐是想借着这丫鬟的手往我身上破脏水吧。”

说着说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像是受不住打击般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悲切道:“姐姐,妹妹知道平时对你不是很尊重,但咱们毕竟是一家人,没必要把事做这么绝吧。”她声情并茂的说着话,面对她的只有一片寂静和众人冰冷的眼神。

这时老管家拿了个包袱走进来,将包袱打开后低声道:“老爷,这是从二小姐屋里找出来的东西,请你过目。”

叶舒玄看了眼包袱中的布料,转身对着婆子们使了个眼色,婆子们马上将奄奄一息的翠兰提了起来带到桌旁。

翠兰努力的将肿成一条缝的眼睛睁开,待看清后点头确认道:“对,对,这布料跟二小姐给我的那件衣服是一个颜色,奴婢说的绝对是实话。”

叶雅欣在看到老管家带着包袱走进来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现在又听见翠兰的确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对于这个女儿叶舒玄可以说原本的愧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他黑着脸,厉声道:“叶雅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身为府里的二小姐不知尊重长辈,敬重长姐,以前念在你小小年纪没了母亲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种纵容却让你变本加厉,从今日起你就待在兰园,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迈出一步。”

叶雅欣被他的话惊呆了,待她醒过神时已经被拖着往屋外走,手上一使劲挣脱了束缚,扑倒在地上,抱着叶舒玄的腿痛哭道:“爹,女儿是被冤枉的,你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贱婢的话也不愿相信我的,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叶舒玄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身子一抖,脸色越来越难看,弯腰一把扯开了叶雅欣拉着他袍子的手,眼中满是决然。

这一切都被雅茉看在眼里,暗自想到:爹是不是早就知道叶雅欣不是他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做出这般决绝的举动?

叶雅欣也没想到叶舒玄会扒开她的手指,一脸绝望的被婆子拖出了水月居。

“老爷,翠兰该怎么处理?”等到水月居重新恢复安静,老管家走出来指着地上仅剩一口气的翠兰问道。

叶舒玄深吸了口气,掩下心中的杀念,沉声道:“念在夫人怀有身孕,小姐身体无碍的份上,马上让她收拾铺盖走人,永远都不要在京城中出现。”

“奴婢谢老爷,小姐不杀之恩。”翠兰一直以为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最终还能捡回一条命,忙磕头谢恩。

待到所有事解决后湘琴立刻叫来几个人将地上的血擦干净,又燃了鹅梨帐中香祛除了屋子里的血气,叶舒玄心痛的看着脸色依然苍白的雅茉,守在床边等到她睡熟后转头吩咐了几句,带着叶修寒离开了水月居。

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雅茉睁开了眼睛,努力的坐起身,湘琴看到后立刻走来,往她身后添了几个靠枕,心有余悸的说道:“小姐,你这步棋下得太险了,刚才奴婢差点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雅茉微微一笑,轻声道:“放心吧,我配的药能治百毒,不会有事的,去找个火盆把衣服烧了。”

斯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碎花包袱,从外面拿进来一个火盆,随手把包袱扔了进去,包袱很快被火焰吞噬,渐渐的剩下了一堆灰烬。

雅茉坐在床上脸色阴沉的可怕,若不是那日斯棋将翠兰的行踪汇报给她,今天从柜子中搜出来的必定是一件男装而不是一个瓷瓶,虽然中了毒但却把叶雅欣困在了兰园,做出的牺牲还是有用的。

斯棋把地上的灰烬收拾干净,拍了拍胸口道:“还好小姐早发现了翠兰是二小姐的人,要不然二小姐随便找个理由翻出这件男装再弄得满城皆知,你的名声可就毁了。”

洛书皱紧了眉头,也不顾尊卑,愤愤道:“叶雅欣真是心狠,你说小姐从未短过她的吃穿用度,她怎么就能老想出这害人的主意。”

雅茉对于叶雅欣早已死心,冷哼一声,沉声道:“人的贪欲是永无止境的,我给了她好的东西她就想要很好的,凭着这股欲~望不知会做出多少事,这个瘤子就应该狠狠拔掉,不得留半点情分。”

三更天时雅茉忍不住困意,将身子缩进被子里不一会就沉沉睡去,湘琴仔细的给她压好被角熄灭了所有的灯轻声走出去。

第二日一早云婉柔不顾月嬷嬷阻拦跑到了水月居,看着沉睡着的雅茉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她苍白的脸颊,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到衣服上,雅茉感受到身边有人正欲睁开眼睛,云婉柔生怕雅茉cao心,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对着身边伺候的人叮嘱了几句,不舍的出了房门。

雅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湘琴马上端了一碗药过来,闻着浓浓的中药味雅茉满是拒绝,瞥眼看见湘琴黑着脸站在一旁,只好苦着脸一口饮尽。

待到雅茉喝完药洛书赶紧将一个蜜饯塞进她的嘴里,吃着甜甜的蜜饯耳边传来斯棋的声音,“小姐,听说开春后皇后为皇上要举办一场选秀,最近金缕阁的门都快被人挤破了。”

雅茉听后,眉毛一挑,前世叶雅丽就是这会进京备选的,也就是这会娘的身子开始虚弱,今世不管用何种法子都不会让她得逞。

凤仪宫内皇后坐在高位上闭目养神,几个宫女围在她的身边小心伺候着,等到礼部尚书走进来后宛瑜挥手让她们退了下去。

“皇后娘娘,这是所有从五品以上官员家的千金名单,请你过目。”礼部尚书行礼后弓着身子将一本册子路过头顶。

皇后点了点头,宛瑜立刻走过去将册子接过交到皇后手里。

仔细的翻着记载着所有秀女名字的册子,一个名字突然映入眼帘,凝声道:“这上面怎么会有安宁郡主的名字,本宫怎么记得安宁郡主还未及笄?”

礼部尚书听了皇后的话暗自吞了口口水,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掩下心中的惊慌,低声道:“回皇后娘娘,臣并没有写安宁郡主的名字,而且就算写她的名字也不会在这么靠后的地方。”

皇后看见雅茉的名字本就心气不顺,现在又听到礼部尚书的狡辩冷哼一声,手上一使劲将册子扔到他的面前,“你身为礼部尚书上面写了什么难道不知道?”

礼部尚书捡起册子直接就翻到了记着雅茉名字的那一页,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低头想了许久才开口解释道:“臣真的不知道,之前将各府千金整理出来的时候臣可是一个个核对过的,可能是抄名册的人把资料给弄乱了,所以才会出现错误。”

皇后看礼部尚书那慌张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放下了心中的芥蒂,随意的摆了摆手,告诫道:“行了,这次本宫就不追究你的过失了,下次做事都小心点。”

礼部尚书长吁了口气,跪地谢恩道:“谢皇后娘娘不怪之恩,臣日后做事一定尽心竭力。”

等到皇后应了一声后提出告辞,不敢多待一秒快速的走了出去,出了大殿低头看了眼被扔回来的册子,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册子是孙晨记录的,安宁郡主的名字一看就是被故意加上的,看来他这是想把自己当成垫脚石。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