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谋害主子

听到湘琴要去衣柜里取一身干净衣服,翠兰吓得瞪大了眼睛,明明处在暖和的室内可身上就跟掉进冰窟里一样寒冷。

眼睁睁的看着湘琴走到衣柜前开门,正准备起身去阻止,却在看见衣柜里的东西的时候松了口气,转眼间又有些困惑,她明明是放了一个包袱进去怎么只有个小瓶子?

湘琴也看见了衣柜中的小瓶子,她拿到雅茉的跟前,佯装疑惑的问道:“小姐,这是你的小药瓶吗?”

雅茉噙着一抹冷笑,故作热心道:“怎么可能会是我的,这应该问问翠兰是不是她落在屋里的东西?”

翠兰正愁无法脱身,听到雅茉的话不假思考忙点头道:“小姐,这正是奴婢的东西,早上给你找衣服的时候不小心丢的。”

“什么东西能丢在衣柜里,我看看。”

雅茉拿过小瓶子,揭开盖子一闻,脸色瞬间变得紫青,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屋里的人都愣住了,湘琴醒过神后惊慌的大叫起来:“你这该死的东西,小姐待你不薄,你居然用毒药害小姐。”

翠兰见雅茉晕了过去早就吓得六神无主,神情恍惚,一个劲的说道:“没有,不是,这不是我的东西。”

站在一旁的洛书红了眼眶,轮着拳头直往她的身上锤,哭着喊到:“你刚才还说是你的,现在又说不是,真是满口胡言。”

这边声音越来越大,就连院子外面也听得一清二楚,叶修寒正巧路过听见后赶紧走了进来,一进屋看见脸色苍白的雅茉,快走几步,低头看见她握在手里的瓶子不禁皱起了眉。

伸手把了一下雅茉的脉搏,脸色大变,对着满屋子的丫鬟大吼道:“都杵在这里干什么呢,还不去找解药。”

众丫鬟纷纷往外跑,闹得鸡飞狗跳,湘琴跑到雅茉平时放药的柜子里翻箱倒柜的找解药,整个院子一点秩序都没有。

很快蒹葭苑里也得到了消息,叶舒玄安抚好准备起身去水月居的云婉柔后带着人向水月居走去。

兰园里的叶雅欣本就醒着等翠兰的好消息,结果一听到雅茉中毒,心中一惊,忙躺在床上,装作一副睡着了的样子,小花悄声走进屋内探头看见她睡得正熟犹豫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到了水月居时,屋里已经乱成一团,丫鬟们战战兢兢的做事,翠兰已经用绳子捆起来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雅茉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似乎下一秒就会没了气息,叶舒玄黑着脸,大声喝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回老爷,这两日我们去了管家那帮忙,小姐身边就让翠兰先伺候着,可这死丫头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溜进小姐闺房往衣柜里放了东西,被抓时还狡辩说是她的一个手帕落在这了,奴婢从衣柜中看到一个瓷瓶,小姐接过一闻就昏过去了。”洛书说着说着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瘦弱的肩膀瑟瑟颤抖着,一点都不像是作假,听得旁人都恨不得上前狠狠踩翠兰几脚。

叶舒玄气的拍案而起,大喊道:“府里居然有这种吃里扒外的奴才,来人,立刻拖出去杖毙。”

翠兰一听到要杖毙自己,顿时吓得六神无主,结巴道:“老爷,这东西不是奴婢的,更何况我哪有胆子敢谋害小姐呢。”

“好,我就给你个机会,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往小姐柜子里放什么了,你所谓的帕子又在哪?”叶舒玄走至翠兰面前黑着一张脸,满腔的怒火,完全没了以往的风度。

翠兰见雅茉依旧昏睡不醒,垂着头,眼睛左右转着,梗着脖子否认道:“老爷,奴婢什么都没有放,奴婢只是进来取帕子,顺便看看小姐有没有安睡,奴婢根本就没有去衣柜那里,还请老爷明察。”

这时湘琴从药箱中发现了一个绿色的瓷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取了一颗药喂到雅茉嘴里,服了药后雅茉皱眉咳嗽了几声,一口黑色的血喷涌而出,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叶修寒赶紧伸手把脉,脉象紊乱不禁让他有些担忧。

将黑血吐出来后雅茉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影皆模模糊糊的,让她觉得甚是难受,轻微的摇了摇头,待到视力恢复正常后才睁大了眼睛。

“雅茉,你醒了?”叶修寒见雅茉睁开了眼睛,忙把头凑了过去。

雅茉皱着眉,手紧紧握着胸前的衣服,低声喃喃道:“哥,我觉得胸腔里有一团火烧的我难受。”

翠兰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却不想雅茉清醒过来,瞬间头上布满了冷汗,还不等雅茉开口,先声夺人道:“小姐,奴婢一心只想好好的伺候你,从不敢有龌龊心思,如果有什么地方奴婢做的不好你可以当面说,何必暗中使手段呢!”

“你。。。。。。翠兰,我自认为待你不薄,你居然往衣柜里放毒药,如果不是今晚亲眼目睹你是不是还想诬赖到别人身上。”雅茉刚刚清醒,听到她的话一把推开叶修寒的手,愤怒的看着故作无辜的翠兰,面色白的让人觉得可怕。

雅茉气急攻心,身子无力的靠在靠枕上,眉毛紧皱,手紧紧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起来,一旁的湘琴立刻端了杯水来,喝过几口水后气息逐渐恢复正常,看的叶舒玄满是心疼。

“小姐,奴婢可是因为湘琴她们不能伺候才到了你身边,这才一天就出了此事,真的不是你为了坑害我故意而为之?”此刻翠兰已经没了后路,转头反咬一口,看的让人直觉得恶心。

“哼,三岁小孩都知道什么东西敢碰什么不敢,我作为一个主子想把你赶走用的着搭上自己的命吗!”雅茉垂着头,掩下眼中的寒意,冷笑一声。

“放肆,你一个贱~奴居然敢这么跟小姐说话,看样子不让你吃点苦头是不肯说真话,来人,给我狠狠地打,打到她说实话为止。”叶舒玄气的破口大骂,立刻进来几个身强体壮的婆子,直接将翠兰拖出了门外,板子狠狠的落在她的身上,翠兰虽然是个丫鬟但从未受过苦,板子刚落在身上就大声哀嚎起来。

此时斯棋带着大夫快步走了进来,大夫黑着一张脸,背着医药箱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大夫,快给我女儿看看,她刚才可是咳了一口血。”一进门叶舒玄快步迎上去,一听到咳了血大夫将不高兴抛到脑后,走到床边仔细的为雅茉把起脉来,湘琴适时的将瓷瓶拿了过来。

大夫把过脉后又查看了瓷瓶中的毒物,脸色大变,擦了擦脸上的汗,震惊道:“小姐这是吸入了碧水醉,此毒毒性很大,幸好吸入的不多有及时服了药,老夫给开个方子给小姐先调养着。”

“斯棋,快带大夫去开方子拿药。”叶舒玄立刻差人将大夫领了出去,大夫也明白这都是内院的阴毒手段,写了方子拿了钱后起身离开,从始至终不多问一句。

“老爷,翠兰招了,她现在吵得要见小姐,说除非看到小姐才说。”一个婆子走进来汇报着。

叶舒玄正想开口否定,雅茉轻咳了几声,抢先说道:“爹,让她进来吧,我到要看看她是受何人指使,做出这等背主的事。”

很快翠兰就被带进了屋里,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所有的丫鬟婆子都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小姐,这个瓷瓶真的不是奴婢的,奴婢没有骗你,奴婢是往柜子里放了个包袱,柜子还没合上你就起来喝水,剩下的你都知道了。”翠兰强忍着痛意,哀嚎着。

叶舒玄转头看了看被打开的衣柜,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雅茉的衣服,根本就没有包袱的影子,拍案怒骂道:“还是满口胡言,柜子里怎么没有你说的包袱,看样子打的还是不够,来人拖出去接着打。”

翠兰一听到还要拖出去挨打,身子抖得就像筛糠般,不断磕头哭诉道:“老爷,奴婢说的都是真话,这包袱是二小姐吩咐奴婢的,奴婢也问过她里面装了什么,她说这些奴婢都不用管,只要把包袱放进小姐衣柜里她就会给我一笔钱。”

叶舒玄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叶雅欣,大声吩咐道:“去把二小姐叫来,有些事还是要当面对质。”

管家得令后立刻向兰园走去,叶雅欣本就醒着,听到屋外说话的声音立刻合上了眼睛装睡,小花走进屋内硬着头皮叫醒了她,听到叶舒玄让她立刻过去忙起身穿好衣服,顾不得梳妆抬腿向水月居走去。

一进屋就看见了浑身是血的翠兰,心中一跳,强装镇定道:“爹,这么晚了叫女儿来姐姐这做什么?”

翠兰听见了叶雅欣的声音,快速往前爬了几步,一把抱住她的腿,哀嚎道:“二小姐,奴婢可以不要钱,求你帮奴婢说几句好话。”

叶雅欣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一把将她推开,惊慌的问道:“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干嘛要污蔑我?”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