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初次动手

对于风冉恒她可是不抱一点希望,漫不经心道:“那些旁人都知道的事世子就别重复了,省点时间。”

风冉恒也不在意她的态度,自顾自的说起来,“晋王妃是一位苏州姑娘,十年前晋王跟随皇上去南巡时一见钟情,回来就下了聘礼,但是这位王妃身体不好,专宠很长时间都没有身孕。”

听到这雅茉猛地将头抬起来,质问道:“晋王太妃不是说晋王妃是被晋王的一个宠妃下了美人殇,导致身体亏损才不能生育的吗?”

风冉恒淡淡一笑,继续说道:“晋王太妃并没有全部说出来,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晋王妃虽然一直没有身孕却跟晋王一直鹣蝶情深,晋王太妃为了防止晋王无后就安排了那位宠妃。”

想起早上看见晋王太妃那一副焦急的模样,雅茉只觉得她装的太成功,想到那素未谋面的晋王妃更是觉得可怜,冷声道:“宠妃是晋王太妃安排的,那美人殇也是她让宠妃下的?”

风冉恒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否认道:“不,药是宠妃自己的主意,在她下药的时候晋王妃已经走了一个月的身孕,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罢了。”

听了事情的经过雅茉的脸色才恢复正常,仔细分析道:“美人殇是极寒性的药,所以晋王妃也因此流产伤了身体,从那以后就一直不能有孕!”

风冉恒赞同的点了点头,清了清略略有些沙哑的嗓子,继续说道:“晋王知道王妃流产后下令彻查整个晋王府,从宠妃的屋子里搜到了美人殇,也就从那开始母子二人的关系降到冰点。”

听了风冉恒的话,雅茉恍然大悟,睁大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晋王太妃是想通过我的治疗,既要保住这唯一的子嗣也想跟晋王缓解一下关系。”

对于雅茉灵活的头脑风冉恒很是满意,赞赏道:“说的不错,太后不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不卷进晋王府的事里。”

听完整个故事,雅茉撑着头,淡淡一笑,悠悠说道:“怪不得太后让晋王太妃把晋王妃带到宫里而不让我去晋王府。”

风冉恒见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满的皱了皱眉,沉声道:“说了半天话一口水都没得喝,雅茉,你是不是太狠心了。”

雅茉被他的怨念影响到,打断思考,转过头,看着他幽怨的看着自己,笑道:“世子,谁让你不走寻常路,偏偏要跳窗进来,想喝水是不可能的,除非我脑子抽筋了。”

就在他们二人开玩笑时屋外传来了湘琴的声音:“小姐,夫人派流青姐姐来了。”

瞬间雅茉瞪大了眼睛,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至风冉恒身边催促道:“你快走,湘琴她们快进来了。”

看着她一副着急的模样,风冉恒起了捉弄她的心思,赖在椅子上,漫不经心道:“湘琴又不是没见过我,怕什么?”

看他赖在椅子上不走,雅茉急的跺脚,急声道:“这不一样,你没听见还有流青吗,她是我母亲贴身婢女,若是让她看见你,回去后肯定会跟我母亲说的。”

看雅茉一副着急的模样,风冉恒心里有些不忍,指了指合着的门,戏谑道:“行了,看你着急的,你去开门吧,再不去湘琴可就破门而入了。”

雅茉无法,只得先去开门,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屋中烛火一闪,刚才还坐在椅子上的风冉恒瞬间消失不见。

雅茉知道风冉恒已经不再屋内,松了口气,打开门看着有些着急的二人,笑道:“流青姐姐怎么来了,是不是夫人有事要吩咐。”

流青手里端着托盘走了进去,嘱咐道:“大小姐,夫人见你今日没去用晚膳,怕你只顾的看书把胃给伤了,特意上奴婢送来百合牛肉羹和龙须卷。”

看了看天色已晚,雅茉皱眉问道:“这么晚了,夫人还没有休息吗?”

流青如实回复道:“老爷不回来,夫人不安心就没有有休息。”

雅茉听后手里一顿,担忧的问道:“这么晚了爹还没有回来?没有派人去看看吗?”

看出雅茉的担忧,流青笑着安抚道:“去了,老爷正和户部各位开会呢。”

听她这么一说,雅茉放下心来,吩咐道:“嗯,去吩咐厨房一声,准备些安神的汤羹,等老爷回来后喝。”

因为第二日要进宫给晋王妃诊治,雅茉很早就休息了,可不知为何怎么都睡不着,最后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时才浅浅睡去。

湘琴给她穿衣时脑袋还靠在床柱上打盹,看着她眼下的乌青,心疼道:“小姐,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眼下都是乌青。”

雅茉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轻声道:“心里记挂着晋王妃的身体没有睡好,待会儿扑点粉,把眼圈遮住。”

湘琴依言,在雅茉的脸上扑了淡淡的一层脂粉,看着镜中还很苍白的自己,她拿出一盒腮红涂在脸上,等看的精神不错后才放下了手里的胭脂盒,遂坐上去宫里的马车。

进了寿安宫大殿,只见三位都已经坐在里面喝茶,忙屈膝行礼道:“给太后请安,给晋王太妃,晋王妃请安。”

太后放下手里的茶杯,挥了挥手,道:“安宁来了,到哀家身边。”

等雅茉落坐后晋王太妃担忧的开口问道:“安宁郡主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子不太舒服?”

雅茉闻言,伸手摸了摸涂了脂粉的脸,笑道:“多谢太妃关心,昨日看书看的太晚了,睡得少了些,臣女先给晋王妃把平安脉。”

晋王太妃点了点头,雅茉走至晋王妃身边,仔细的把着脉,半晌后才松开她的手腕。

晋王太妃见雅茉松开了手,急切的问道:“安宁郡主,我儿媳怎么样了?”

雅茉淡淡一笑,安抚道:“太妃别担心,晋王妃的身体并无大碍,臣女要给晋王妃针灸,想向太后讨一间偏殿。”

太后立刻开口道:“林嬷嬷,给安宁郡主安排一间偏殿。”

林嬷嬷带着雅茉和晋王妃去了一间收拾妥当的偏殿,叫来几个宫女拿了些火盆进来,很快屋里里变得暖和起来。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后,晋王妃一把握住雅茉的手,担忧的问道:“安宁郡主,你跟我说实话,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保不住?”

雅茉将她的手拉下,轻声安抚道:“晋王妃多想了,你腹中的孩子很健康。”

晋王妃显然不信眼前的小姑娘会能挽回腹中的孩子,冷笑一声,语气激动道:“连你也骗我?这个孩子根本就保不住!”

听她这么一说,雅茉敛睫将眼中的寒意遮住,半晌后冷声道:“晋王妃,如果你已经确信腹中孩子保不住今天就不可能会出现在寿安宫,既然你来了说明你还是抱着希望的。”

雅茉的话狠狠的扎进她的心窝,叹了口气,神色哀伤道:“你说的不错,这个孩子我盼了十年了,自然不希望保不住。”

见她一脸的悲伤,雅茉走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所以你就算为了腹中的孩子也要积极配合我的治疗,我可以保证你的孩子一定会平安的出生。”

等到晋王妃的情绪稳定下来,雅茉出了门,吩咐道:“林嬷嬷,叫来几个宫女给我做帮手,我准备开始给晋王妃医治了。”

很快林嬷嬷叫来了几个手脚麻利的宫女给雅茉打下手,雅茉先将晋王妃的宫装褪去,低头一看,白色里衣上都已经被血染红了。

待到衣服褪去,她又仔细的把了脉,此时脉相跟之前的显然不一样,这让她不禁皱紧了眉毛。

绷着一张脸,冷声道:“晋王妃,我希望你能如实告知,这可关于你腹中孩子的性命。”

晋王妃见她一脸的凝重,犹豫了一下坚定的点了点头。

雅茉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缓缓开口道:“你是不是来之前服用了安胎药?而且药效很重,可以保证你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落红的现象?”

晋王妃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雅茉竟然只通过把了两次脉就知道她用过安胎药,略微心虚的点了点头。

雅茉见她点头不由有些生气,昨日还千叮咛万嘱咐说今日不要用药,怎么还是用了,是晋王太妃没转告还是晋王妃故意而为之。

这下雅茉彻底藏不住怒气,皱眉质问道:“难道昨日晋王太妃没有告把话转告给你?”

晋王妃被雅茉的表情吓了一跳,忙摇头否认道:“不是,母妃说了,可是我若是不吃药根本就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说到最后两行清泪划过脸颊。

晋王妃此时很是激动,突然她皱紧了眉毛,牙齿狠狠地咬住嘴唇,脸上渐渐布满了冷汗,身子下的被子慢慢染上了血。

雅茉被这场景吓到了,努力的平稳下心神,紧紧握住她有些凉的手,吩咐道:“你不要激动,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努力把心情平静下来。”

晋王妃虽然疼得快晕过去,但也听到了雅茉的话,努力的做着深呼吸,将情绪慢慢平稳下来。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