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晨日兰园

听见湘琴的声音雅茉回过神,淡淡道:“去夫人那,这一天都没去看她了。”

这一晚上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

翌日一早叶雅欣从睡梦中醒来,沙哑着嗓子吩咐道:“小花,去给我那点水来。”

“是,二小姐。”小花应声站起身来,膝盖上传来的痛意让她忍不住皱紧了眉毛,费了好大劲才走到桌前给叶雅欣倒了杯水。

突然她的腿一软,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手里端着的杯子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叶雅欣看着地上摔碎的杯子,怒火中烧,一把掀开被子冲到小花面前,照着她的脸狠狠扇了个耳光。

看着她脸上红色的手指印,叶雅欣还是觉得不解气,一脚踹到小花身上,本就跪了一个晚上的小花哪里能受的住用了全力的一脚,顺势倒在地上。

看着倒在地上可怜楚楚的小花,叶雅欣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指着地上的碎片,怒吼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最喜爱的杯子,你居然给我摔在地上,我告诉你,今天就算打死你也不为过。”

说罢正抡圆胳膊准备给她一巴掌,雅茉的声音传来,“妹妹这一大早怎么火气就这么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听到雅茉的声音叶雅欣放下手,阴阳怪气道:“呦,姐姐来了,外面伺候的人都哑巴了,也不知道通报一声,倒是让姐姐看了笑话。”

雅茉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态度,走上前浅笑道:“我还以为妹妹没起来就没让她们通报,这到时我的不是了。”

被雅茉这么一说叶雅欣倒是没话再反驳,冷声道:“没什么。”

雅茉低头看见脸颊通红的小花,惊呼一声,指着她同情地说道:“这不是小花吗,怎么这副模样,真是可怜见的!”

叶雅欣冷眼看着雅茉扶起倒在地上的小花,满是讽刺的说道:“那是她活该,姐姐来这不会是为了看这个贱婢的吧?”

等洛书将小花扶到一旁,雅茉才转过头,浅笑道:“妹妹说的哪里的话,自然是来看你的,听说妹妹高烧不退我这不是担心吗,就过来看看。”

听到是特意来看她的,叶雅欣不屑的哼了一声,冷声道:“多谢姐姐好心了,现在姐姐看也看过了,是不是该走了?”

被她这么一催雅茉反倒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半晌后才淡淡开口道:“妹妹这么急着赶我走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教训婢女?”

叶雅欣也坐在座位上,不否认道:“姐姐说的不错,我就是为了教训这个目无主子的贱婢,我要让她对于今天永生难忘。”

雅茉皱了皱眉,将手里的杯子放下,轻声道:“妹妹身子还没好,怎可动这么大的气,不如妹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我替妹妹惩罚她。”

叶雅欣觉得雅茉这是变着法的护着小花,阴阳怪气道:“这个贱婢从昨天就一直在惹我生气,今日还把我最喜欢的杯子摔在地上,至于处罚就不劳姐姐了,我自己动手就行,免得脏了姐姐那双干净的手。”

雅茉这才知道小花为何挨打,满不在乎道:“妹妹,不就是一个杯子吗,你若是喜欢我待会让洛书给你送来几个,至于小花,你打也打了就放她一马吧。”

看着雅茉一脸的满不在乎,叶雅欣就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针,冷声道:“姐姐心善,我可没你这种气度,今天我一定要让她知道谁才是主子。”

雅茉叹了口气,见怎么都跟叶雅欣说不通,单刀直入道:“妹妹,你看现在你病着,母亲又有孕在身,府里怎么都不该见血,随便说上两句就算了,小花,快给你主子磕头谢恩。”

小花是个很有眼色的人,听到雅茉的话后立刻跪在地上,谢恩道:“奴婢谢二小姐不罚之恩,奴婢以后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被雅茉这么一说,叶雅欣虽然生气但只能强忍着怒火,甩手道:“行了,今天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下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花含泪又谢了雅茉,这才在洛书的帮助下走出了屋子。

看着洛书一瘸一拐的身影,叶雅欣拉着脸,冷声道:“姐姐的慈悲也展现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吧,我就不留你了。”

雅茉见事情已经解决也懒得跟叶雅欣装姐妹情深,站起身笑道:“妹妹,你好好养病,毕竟马上就过年了,总不能拖着病体迎新年吧。”

叶雅欣也站起身,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有了姐姐的关心,我一定很快就会痊愈的。”

雅茉深深的看了一眼她,浅笑道:“那妹妹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事派人去水月居说一声。”

看着雅茉逐渐走远的身影,叶雅欣故意大声喊到:“姐姐慢走。”

走在回水月居的路上,洛书一直皱着眉,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你怎么一听到二小姐处罚小花就急急忙忙的跑来,就不怕二小姐等你走了对小花下更狠的手。”

雅茉听后淡淡一笑,伸手折下一只梅花,浅笑道:“放心吧,她不敢,全院子的人有听着呢,她怎么会在我劝说后还处罚小花,除非她不想让下人忠诚对她。”

听了雅茉的话洛书很是不解,嘟着嘴问道:“可是她把小花欺负的那么惨其他人不也知道吗!”

湘琴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很铁不成钢道:“你怎么这么笨,二小姐之前处罚小花下人可不敢说什么,但是小姐不是搬出夫人,二小姐她还是想在府里安生过下去的,不会那么傻去犯忌讳的。”

雅茉满意的点了点头,湘琴确实很懂她的心思。

听了湘琴一番话,洛书睁大了眼睛,眉飞色舞道:“然后二小姐肯定会很生气,想办法去毁了小姐的名声,这样她只能再去找白虎他们。”

雅茉将手里的梅枝扔在地上,淡淡道:“行了,这件事心里清楚就可以了,让旁人听到再传到她耳朵里,这笔生意就做不成了。”

正在这时流青从远处走来,走到雅茉身边福了福身,轻声道:“小姐,夫人请你过去。”

雅茉听云找她马上朝蒹葭苑走去,进了屋后等身子暖和些后才走到云婉柔身边,浅笑道:“娘,有什么找女儿?”

云婉柔一把拉过站在一旁的雅茉,嘱咐道:“这不是快到年关了,虽说除夕晚上要去宫里赴宴可府里该置办的也要开始准备了。”

雅茉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娘,放心吧,前两天我已经去了金缕阁把过年的衣服都定了下来,除了府里各位主子外下人们都有一身新衣。”

对于雅茉做事云婉柔很是放心,突然想起一件事,正色道:“如今咱们在京城,过年这段时间会有很多人来拜访,金裸子和银裸子都要比往年多准备些。”

雅茉无奈的看了眼还在唠叨的云婉柔,轻声道:“娘,你就安心养胎吧,女儿一切都有数,不懂得还有月嬷嬷和老管家。”

云婉柔皱着眉,不放心道:“毕竟这是过年,我还是比较担心的。”

正在雅茉准备持笔将云婉柔嘱咐的事记下时,飞丹快步走进来,回禀道:“大小姐,宫里来人了,请你去一趟寿安宫。”

雅茉将手里的笔放下,看着云婉柔一脸的担忧,轻声安抚道:“娘,你先休息,我去宫里看看。”

雅茉迅速从后院走向前厅,看着正在喝茶的刘公公福了福身,挑眉问道:“刘公公,不知太后找我有何事?”

刘公公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回了个礼,正色道:“安宁郡主,太后并没有告诉咱家,不过看太后今天的心情还不错。应该不会是坏事。”

雅茉抿着嘴点了点头,坐上了马车去了寿安宫。

进了大殿雅茉看见里面不光只有太后一人还有一位身穿华服的老妇人,浅笑行礼道:“臣女给太后娘娘请安,给晋王太妃请安。”

太后等雅茉行了礼,挥了挥手,一脸的慈祥,浅笑道:“安宁来了,来,到哀家身边。”

坐在下首的晋王太妃这才看清雅茉的脸,虽然很是吃惊她与元后长的相似,但想到现在的场合,赞叹道:“太后,这就是皇上亲封的安宁郡主,真真是个美人。”

太后随意把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行了,老货别尽说些好听的,怎么也应该拿出一份拿的出手的见面礼吧。”

晋王太妃听后脸上的笑意很浓了,从身后的人手里拿出一个托盘,笑道:“看看,太后这是惦记臣妾的见面礼,这么美的人臣妾怎么可能会准备一份不好的见面礼,安宁郡主,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会喜欢。”

雅茉走上前看见盘中放着一副水晶头面,心中大惊,垂头轻声道:“晋王太妃,你这见面礼太贵重了,臣女无功不受禄。”

晋王太妃将托盘硬生生塞进雅茉手里,不在意道:“这份见面礼不过是我的小小心意,郡主无需客气。”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