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叶雅欣生病

云婉柔对于雅茉的行为表示很是赞赏,面带微笑,鼓励道:“做的很对,她这种行为是给叶家抹黑,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编排你爹呢。”

雅茉听后一脸的谦虚,看了看喝趴下的父子二人,无奈道:“娘,爹今晚喝多了,我让他去偏屋睡。”

云婉柔本想亲自照顾叶舒玄,低头看了看凸出的小腹,最终妥协道:“嗯,多叫几个人守着,小心你爹晚上要水喝。”

雅茉叫了几个人进来,把叶舒玄父子俩抬到偏房休息,又扶着云婉柔回了卧室,应声道:“知道了,我让清茗守在屋里。”

跟着云婉柔在屋里走了几圈消消食后,等着她渐渐睡着才出了房门。

兰园里小花第二次小心的走进屋里,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叶雅欣,轻声叫道:“二小姐,起来用晚膳了。”

听见有人叫她,叶雅欣无力的睁开眼睛,等接受了屋里的光后沙哑着嗓子说道:“小花,给我倒杯水过来,我嗓子疼。”

小花立刻走到桌旁取了一杯水过来,回来后叶雅欣已经坐起了身体,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惊呼道:“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接过小花递来的水杯,叶雅欣慢慢的饮尽,待到嗓子不再那么疼痛后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浑身无力,感觉冷的不行,你去多拿些碳,把屋子烧的暖和些。”

小花出了房间取来一些碳,等屋子暖起来后又走回床前,看着叶雅欣无力的耷拉着脑袋,眉毛不禁皱了皱。

“二小姐,好些了吗?”小花见无人回应,斗胆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只觉得很是滚烫,略用了些力气晃了晃她,担忧道:“二小姐你发烧了,奴婢去找大小姐给你看看。”

不等叶雅欣出言拒绝就赶紧出了屋子,直接跑向了水月居,去了后被告知雅茉在蒹葭苑,又拔腿向蒹葭苑跑去。

在去蒹葭苑的路上碰巧撞见了正往回走的雅茉,不等喘匀气息,急切的说道:“大小姐,快去看看二小姐吧,她现在觉得浑身无力而且还发烧,奴婢也不知道该找谁,只能求大小姐去看看了。”

听完小花说的断断续续的话,雅茉瞥了眼身边的湘琴,一副惊诧的表情,担忧地问道:“你说雅欣得了风寒?”

小花见雅茉有些迟疑,忙点头确认道:“应该是,看她的样子像极了风寒的症状。”

紧了紧身上的披风,雅茉加快了速度,不满的说道:“快走吧,生个病怎么才来禀告!”

小花听着雅茉责备的语气,脸色一变,忙辩解道:“二小姐说让在晚膳的时候叫醒她,奴婢把饭取回来时见她还在熟睡就没叫,谁知道这会就病了。”

三人快步走至兰园,不等其他人问安就直接推门而入,看着叶雅欣苍白的脸色雅茉心中带着一丝快感,面上却甚是担忧,轻声道:“妹妹,你还好吧?”

没想到雅茉真的出现在兰园,叶雅欣狠狠的瞪了眼自作主张的小花,强撑着病体,冷笑一声:“叶雅茉,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听她的话,雅茉很不赞同,也不担心会被传染,侧身坐在床边,不满的说道:“我身为医者自然是给你看病的,你怎么这么想?”

叶雅欣丝毫不领情,冷哼一声,“不用你假好心,我不需要你给我治病,要治我也要请来的大夫治。”

雅茉皱紧了眉,耐心劝说道:“这会都多晚了谁还肯出诊呢,还是我先给你看看吧,你这样子可不是轻微的风寒。”说罢不等叶雅欣反抗一把拉过她的手腕直接把起脉。

手指按压在她的手腕上,过了一会略微轻松道:“妹妹这是急火攻心又吹了风,静养一段日子就好了,我给你写个方子,你先吃着。”

急火攻心?叶雅欣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无力的靠在床上,阴阳怪气的说道:“那倒是多谢姐姐了。”

雅茉也不在意她的态度,走至桌前提笔将药方写下,又叮嘱了几句带着湘琴离开了兰园。

小花将雅茉送出兰园,回到屋里准备拿上药方去药库取药还没走出门就被叫住了。

“把你手里的纸拿来。”叶雅欣伸手指了指小花手里的纸。

小花不敢反抗只得按照叶雅欣吩咐的把纸递了过去。

叶雅欣强撑着身体接过药方,仔细瞧了瞧手上一使劲直接将纸撕成碎片。

看着散落在床上的纸屑,小花瞪大了眼睛,略微激动道:“二小姐,这可是大小姐给你开得药,她刚才还吩咐奴婢赶紧把药取来给你熬药,你怎么把药方撕了!”

叶雅欣将被子上的纸屑全部抖干净,满不在乎道:“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安好心,若是这药方上的药是要我性命的药怎么办!”

看到她这副模样,小花彻底寒了心,略带责备的说道:“怎么可能呢,大小姐是大夫怎么会做这伤天害理的事,二小姐是不是想多了?”

听出小花语气中的责备,叶雅欣瞪大了眼睛,不顾病体,一把将小花拉到身边,长长的指甲掐进她的肉里,恶狠狠的说道:“你敢质疑我,到底我是你的主子还是她是,如此帮着那个贱人说话,你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

小花强忍着身上的痛意,哽咽道:“二小姐,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担心你的身体罢了。”

见到她这副模样叶雅欣心里舒服了不少,松开了掐着小花的手,满不在乎道:“放心吧,坚持一晚上又不会有事,等明天一早你去请个大夫来。”

小花含着泪,低声道:“知道了,二小姐。”

叶雅欣厌恶的看了眼眼中含泪的小花,嫌弃的摆手道:“行了,把饭都撤了吧,闻着我恶心。”

小花悄悄的擦了眼里的泪,迅速把桌子上的食物撤走,又点了一只梦乡甜,闻着屋子里清新的香气叶雅欣沉沉睡去。

翌日一早小花起了床就去请了大夫回来,叶雅欣已经烧的有些迷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嘴里不时嘟囔着几句话。

看着大夫紧锁的眉头,小花担忧的问道:“大夫,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

大夫松开了搭在叶雅欣手腕上的手指,沉声道:“小姐得了严重的风寒,接下来的日子里要闭门休养,切记不可吹风否则会带来二次着风,到时可就不好医治了。”走至桌前写下药方。

拿起药方,小花对着大夫深深一鞠躬,感激道:“谢谢大夫了。”

雅茉起了床正收拾着,洛书一脸神秘的走过来,轻声道:“小姐,昨天晚上小花并没有去药库取药,我听门房说今日一早她就出府请了个大夫回来。”

湘琴听后看着雅茉的眼神更是敬佩,眉飞色舞道:“看样子二小姐并没有服用你开得方子,一切都被小姐猜中了。”

雅茉看着两个丫头眼中的崇拜,脸上带着笑意,解释道:“你想想叶雅欣看咱们安全回来怎么甘心,而且我还处理了她的贴身丫鬟,她一定想到我已经知道谁是幕后黑手,自然害怕我会在药里动手脚,怎么可能会用那副药。”

洛书听着雅茉的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略有些担忧道:“小姐,我刚才去了兰园,听她们说二小姐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不会有事吧。”

雅茉微微摇头,肯定的回答道:“自然不会有事,她当初偷偷给自己下药的时候不是也没事吗!”

湘琴在一旁气愤道:“可是小姐,若是让大夫轻易治好二小姐的病这不是太便宜她了。”

闻言,雅茉挑了一下眉,浅笑道:“你觉得全天下谁能解开我的药,除非她老实的按照我的药方否则永远都会困在风寒中。”

湘琴赞同的点了点头,想起昨日从苏州传来的信件,赶紧禀告道:“小姐,我哥哥已经把信交到萧老太爷手里,现在留在苏州等着萧老太爷的回信。”

雅茉闻言一愣,迟疑的问道:“不是最快也要十天吗,这才几天就到了?”

湘琴一脸的骄傲,开心道:“我哥没日没夜,快马加鞭用了四天就到了,这不是还往回传了消息吗!”

对于湘琴兄妹雅茉很是感激,想到以往过年时他们二人都不能团聚,吩咐道:“嗯,他做的很好,等回到京城正好是过年,我让你们兄妹团聚。”

湘琴听后很是开心,笑着跪在地上,高兴道:“多谢小姐。”

雅茉伸手将湘琴从地上拉起来,看了看外面萧瑟的景象,略带神秘道:“过两日就要开始准备年货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今天咱们出门去拜访一位故人。”

雅茉处理完府里的事物就出了门,起初并没有直接去城南方向而是去了京城最大的制衣店金缕阁订好了叶府所有人的服饰,后进了全京城很是有名的酒楼状元楼,定下一间雅间。

在雅间里雅茉三人换了男装,摇身一变成了翩翩美男子,从后门上了早就守在那里的马车驱车前往城南。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