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朝中大事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叶舒玄无奈的说道:“最近朝中发生了不少事,确实让爹有些心烦。”

见他这副模样,雅茉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关于京城中难民的事?”

果然叶舒玄立刻绷紧了身体,“你怎么知道,有谁告诉你的?”

雅茉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微微一笑,道:“没有人告诉女儿,刚才走到书房门口听爹话语中提到了难民,所以女儿才大胆猜想是不是城中难民让爹头疼。”

“雅茉猜的不错,确实是京城中的难民。”说到这叶舒玄叹了口气,端起了茶杯喝了几口水。

看着坐在一旁不吭声的叶修寒,雅茉故意将球踢给了他,“哥哥难道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提供给爹吗?”

叶修寒没想到雅茉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忙坐直身体正色道:“我提供的办法都被爹给否定了,这不是万般无奈才请了小妹过来。”

见叶修寒的主意都被否定,雅茉心里有些不确定,迟疑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京中难民会让爹如此头疼。”

叶修寒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力的说道:“快别说了,小妹不知道西北地区发生了特大雪灾,冻死了大量的牛羊,让牧民们连温饱都成了问题,所以一下子全部涌进了京城里,现在城中你能看见不少难民。”

“朝廷难道不管吗?”

“怎么没管,自从发生了雪灾朝廷就下拨了一千万两去赈灾,这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吗!”

这么大的数额让雅茉瞪大了眼睛,惊叹道:“一千万两,那么多的钱怎么可能不够安置灾民?”

叶修寒冷笑一声,指着郑国公府的方向,怒声道:“西北地区的按察使是郑国公的人,这下你应该知道为何一千万两都没能救灾民于水火之中了吧。”

想着皇上素来爱民,雅茉轻声安慰道:“爹,既然朝廷这么关心这批难民肯定会下拨银子给户部。”

这句话简直就是导火索,一下子点燃了叶修寒,他拍案而起,沉声道:“小妹,要不说爹为何发火呢,郑国公说国库空虚支不起那么多银子,还让爹在三日之内想出安置难民的法子。”

雅茉听后不禁瞪大了眼睛,这是既不肯掏钱还想让难民有好的安置,简直是鱼和熊掌都想兼得,天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叶舒玄摆了摆手,从椅子上站起身,神色落寞道:“算了,不行我就自己出钱给这些难民置办一个安身之所。”

雅茉听了这话急声道:“爹,这万万不可。”

“为什么?”见到女儿否定了自己的决定叶舒玄不满的皱紧了眉头。

雅茉浅笑着,丝毫没有惧怕的神情,轻声分析道:“爹,你想想,郑国公声称国库空虚不肯拨银子这摆明了是在为难你,他就是猜到爹宅心仁厚不希望难民受苦会自掏费用,等爹拿出这比银子他到时再禀告皇上,你觉得皇上会让一个臣子比他还有钱吗?”

叶舒玄何曾没有想过,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遍地哀鸿而坐视不管,“这点我也想到了,可现在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如果我不顾那些难民还做什么一心为民的官!”

“爹,不要气馁,事情还没到不可解决的地步。”

想到雅茉向来聪慧,叶舒玄带着希望的问道:“雅茉有什么好的注意,不妨说说看。”

雅茉掩唇轻笑了一声,娇声道:“女儿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能有什么办法,爹说笑了。”

叶修寒一下子就明白了雅茉的担心,安抚道:“小妹,别卖关子了,哥哥知道你已经有主意了,你放心没人敢把今天这事说出去的。”

看着他们鼓励的目光雅茉也放下了心中的不安,朗声道:“那雅茉就斗胆说上几句,其实这是郑国公对爹的挑衅,不管爹拿不拿这笔钱他都会有办法在皇上那告爹一状。”

看着叶舒玄赞同的点了点头,雅茉脸上的笑意更甚,“既然如此,这么利国利民的好事怎么可以让爹一人独揽,爹不如就事论事让朝中各位都放放血。”

听了这话叶修寒睁大了眼镜,惊诧的问道:“雅茉的意思是让朝中大臣都出一笔钱?”

“是,但是这话不要出自爹的嘴,最好是出自皇上的。”

这让叶修寒有些不解,挑眉问道:“为何?爹是这件事的负责人,如果爹不说皇上怎么可能会说?”

雅茉将视线收了回来,抿唇道:“此言差矣,如果爹说出这个建议朝中大臣不一定肯交钱,若是让皇上开口,大臣们谁敢违抗皇命,他们就算是为了给皇上一个好印象也会乖乖交钱的。”

叶舒玄对这个主意很是满意,拍手大笑道:“这个注意不错,这么一来不但将好的名声让给了皇上,还有钱可以去安置难民,明日上朝我就上奏皇上。”

“爹,万万不可。”雅茉再次出言阻止。

听到再次被阻止,叶舒玄的脸色有些不愉,“怎么了,为何又出言阻止?”

雅茉知道叶舒玄这是真的生气了,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爹,这件事是郑国公今日在朝堂上为难你的,他还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明日上朝就上奏皇上他肯定还有后招,不如等到第三日早朝再说。”

听了雅茉的话,叶舒玄赞同的点点头,“雅茉考虑的极是,是为父太过着急了。”看着她的眼神很是骄傲。

“爹,你不过是太在意难民了所以有些失态。”

叶修寒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妹妹,你真的是女中诸葛亮,哥哥自叹不如。”

雅茉并不想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一转眼又变成了不懂世事的小姑娘,一脸无辜道:“哥,我不过是随便蒙对的,这一切的功劳都是爹和哥哥的。”

听了她的话,二人皆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那笑声很是轻松。

正在他们谈笑之际,屋外传来清茗的声音:“老爷,夫人派人来说是晚膳好了,让过去用膳。”

叶舒玄见问题处理妥了,也没有留在书房的必要,带着雅茉和叶修寒去了蒹葭苑用膳。

晚膳时破天荒的命人取来了一坛酒,二人喝了不少酒,还不时哈哈大笑起来。

云婉柔担忧的看着他们,遂命人取醒酒汤过来。

雅茉走到她的身边,轻声安抚道:“娘不要担心,爹就是太高兴了多喝几杯而已,你放心吧。”

云婉柔知道叶舒玄从宫里回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想来是有难事解决不了,现在拉着叶修寒在这喝酒看样子事情已经解决好了,缓缓的点点头,不再去阻止他们喝酒。

看着酩酊大醉的叶舒玄,云婉柔满是内疚,含泪道:“你爹自打回了朝堂在家的时间比在苏州的时候少了不少,我知道他有多辛苦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像是被气氛感染,雅茉也红了眼眶,哽咽的安抚着:“娘,不要自责,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有解决不了的事,你现在只需要安心养胎,来年生个弟弟,爹肯定会很高兴的。”

听了她的话云婉柔笑出了声,伸手戳了戳雅茉光洁的额头,抿唇道:“什么弟弟,你这丫头成天到晚在我这耳朵边上不知要说多少次弟弟,要是生出来是个妹妹我看你上哪哭!”

见云婉柔不再难受,雅茉故意做了个鬼脸,傲娇的说道:“妹妹我也喜欢,只要是娘生出来的孩子我都喜欢。”

看着女儿脸上的笑意,云婉柔将手轻轻抚上了已经凸出的小腹,凝声问道:“雅茉,你跟娘说实话,这个孩子是不是保不住?”

听见云婉柔的话,雅茉吓了一跳,想到可能是因为母子连心的原因云婉柔才会做此猜想,忙捂住她的嘴,佯装生气道:“娘你胡说什么呢,有我这个萧老太爷关门弟子在怎么可能会出事。”

云婉柔一把拉下雅茉的手,神色很是悲伤,凄惨一笑,道:“别骗我了,这次怀孕我显然感觉和前两次不一样,害喜的情况不但严重了不少甚至还出现了落红的现象,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雅茉看的心里很是难受,为了不让云婉柔多心强打起精神,指着她凸出的小腹,戏谑道:“娘,你多想了,你害喜严重说明腹中孩子将来一定是个混世魔王,落红是因为你之前受到寒凉之物侵体身子有些虚导致的,不会有大碍的。”

云婉柔其实说的话都是自己的猜想,听了雅茉如此肯定的回答,安心了许多,脸上有重新带着笑意,“听你这么说我放心多了,对了,厨房的吴氏是怎么回事,听流青说你把她贬为粗使婆子了。”

雅茉闻言瞪了一眼把头都快低进地里的流青,转头笑道:“娘,她身为厨房管事把下人的饭当猪食做还贪了银子,女儿这才把她贬为粗使婆子的。”她可不能让云婉柔知道事情的真相,若是因为情欲的波动让腹中的孩子小产,那可是她的罪过。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