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水落石出

见吴大娘死活不肯张嘴,雅茉没时间跟她在这费功夫,直接吩咐道:“既然吴大娘不愿意说实话,来人,将吴桂拉出去打八十大板。”

话音刚落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走来,二话不说将吴桂架了起来,吴大娘显然是慌了,大喊道:“大小姐,你这叫乱动私刑。”

雅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冷声道:“乱动私刑?吴桂污蔑本郡主按法应该送到大理寺,我打他八十大板算是轻的,既然吴大娘觉得我罚轻了就打一百大板吧。”

叶舒玄见这刁奴还往雅茉身上破脏水,拍案道:“还等什么,难道大小姐的话都听不懂?快把他拉出去行刑。”

很快院子里传来板子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并伴随着吴桂鬼哭狼嚎的叫声,让留在原地的人不禁起了鸡皮疙瘩,庆幸之前雅茉问时说了实话。

没一会出去执行的人跑进来,回禀道:“老爷,吴桂晕过去了。”

叶舒玄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就没有往日的儒雅,吩咐道:“用水泼醒,继续打,一定要打够八十大板。”

此话一出让下人们皆抖了一抖,因为叶舒玄平日对于管理下人很是宽容,今日是遇见雅茉的事,触犯到他的霉头,所以才会不好说话。

就在此时,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还没等气喘匀就开口道:“老爷,恭亲王世子来了。”

叶舒玄听到风冉恒来了,整理了一番衣冠,对雅茉嘱咐了几句,匆匆赶到前厅,到了的时候风冉恒已经坐在座位上喝起茶来。

拱手行礼道:“不知世子来此,多有怠慢,还请世子恕罪。”

风冉恒放下手中的茶杯,慵懒的坐直身,笑道:“护国侯,本世子也是突然来访,怎么能怪你呢,应该是我的不对。”

叶舒玄不知道这位任性的世子来府里到底有何事,忙问道:“不敢,不知世子今日有何事?”

“把人带上来。”很快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拖着和灰头土脸的人走进来,风冉恒敲了敲茶盖,悠悠说道:“本世子路过贵府门口,见此人鬼鬼祟祟的在门口站着,所以绑了他给你带了来。”

说罢抬眼一望,他的手下用帕子将跪在地上的那人的脸擦净,很快那人的真容露了出来。

叶舒玄仔细看了看地上那人,瞪大眼睛,问道:“马三,怎么是你,你不应该跟着雅茉一起回来吗?”

风冉恒挑了下眉,“哦,护国侯认识这人?”

叶舒玄拱手回复道:“这人是府里的车夫,前两天跟着小女去了青莲庵,可小女都已经回来了,他怎么会在这?”

“车夫?不对呀,我在路上遇见了安宁郡主,可赶车的是一个丫鬟并不是他。”

一听到是丫鬟赶的车,叶舒玄怒气冲冲地问道:“马三,你干什么去了?”

马三终于等到叶舒玄问他,忙哭丧着脸,“老爷,前两日我赶车送大小姐去青莲庵的路上遇见了山贼,我被打伤从车上摔了下来,小姐被那群山贼给玷污了。奴才拖着一条残腿赶回来想跟老爷报信,不知为何就被世子抓了起来。”

风冉恒讽刺的瞅了眼像是跳梁小丑般的马三,悠悠说道:“是吗?很不巧我在青莲庵上香的时候见过安宁郡主,她可没有半点不适。”

叶舒玄再也不顾素日的姿态,一脚将马三踢倒在地,“真是满嘴谎言,来人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马三虽然是一个马夫可整个人细皮嫩肉的怎么可能忍受的了板子,没几下就大喊道:“老爷,奴才说,因为兰姨娘的原因奴才对大小姐心存芥蒂,所以才会安排山贼在半路上劫持马车,后来奴才从马车上摔下来,看见那些人把马车给围了,心里害怕,没有顾大小姐的安危就逃了,一切都是奴才的错。”

叶舒玄听后想到这与雅茉的清白有关,看见还坐在原位的风冉恒,拱手道谢,“多谢世子将这刁奴送来。”

风冉恒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叶舒玄这是变相的下逐客令,既然好戏已经看完了也就没有留在这的必要,从椅子上站起身,拂了拂袍子,拱手道:“这都是护国侯的家务事,本世子就不打扰了。”

就在风冉恒准备起身离开,守门小厮匆匆忙忙跑来,道:“老爷,宫里来人了,说让大小姐赶紧进宫。”

在这个时期叶舒玄对雅茉的事很是敏感,凝神问道:“哪个宫里的人?让大小姐进宫有何事?”

“这奴才没有记住,好像是太后身边的刘公公,听着挺急的,让大小姐赶紧同他一起进宫。”

风冉恒适时开口但:“护国侯,正巧本世子要进宫给太后请安,不如我陪安宁郡主一起去。”

叶舒玄迅速拱手拜谢道:“多谢世子。”

雅茉正在后院处理府里事物,数九寒冬在外面坐着时间长了怎么可能不冷,不由的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汲取着茶杯上微弱的温度,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快要昏厥的吴大娘,保持着一个姿势未动。

站在一旁的湘琴素来心细,看着雅茉冻的发白的唇色和紧紧握着杯子的手,立刻拿来一个火盆放在她的脚下,感受到热度后雅茉一把拉住正要离开的湘琴,让她围在火盆旁取暖。

冬天的寒风就像是刀子一样狠狠的划着脸上的皮肤,下人们又不能像主子般找个火盆取暖,时间长了渐渐的觉得身子都被冻麻木了,暗中观察雅茉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模样,立刻都恶狠狠的盯着脸色苍白的吴大娘。

“吴大娘,你就快说吧,说了实话你儿子也就不会挨打了,我们也能回去呀!”

“就是,总不能你犯的错让阖府的人都陪着吧。”

话越说越难听,吴大娘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她强撑着身体努力装作听不见周围传来的声音,可外面传来吴桂的惨叫声却没有办法装作听不见,一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戳进肉里传来的痛意最终让她下定了决心。

“大小姐,老奴说,只要放了吴桂老奴都说。”吴大娘跪在地上,松了口。

终于肯说话了,雅茉对着洛书使了个眼色,她会意走出门外,马上板子打在肉体的声音消失了。

“把事情的经过都一字不落的讲出来,如果你要是有一句骗我,想想你们全家。”

吴大娘咽了口口水,缓缓开口道:“大小姐,我就是个管厨房的,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爱跟人聊天,那日二小姐身边的小翠跟我聊天时将这件事透露出来,事后还给了我一包银子,说只要把谣言传出去银子就是我的,我起了贪心就把话给传了出去。”

旁边湘琴适时开口质疑道:“小翠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一听雅茉不信,吴大娘立刻将怀里的荷包拿出来,“大小姐,老奴说的都是真的,这就是小翠给老奴的荷包。”

看到吴大娘将荷包拿了出来,小翠脸色瞬间刷白,现在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狡辩,两腿发软跪在地上,“大小姐,这一切都是奴婢做的,和二小姐无关。”

聪明如雅茉,怎么肯定不知道小翠如此说是为了保全叶雅欣,虽然她对忠心的人很是欣赏可对愚忠的人是半分好脸色都不愿给。

佯装痛心疾首的模样,“小翠,我认为待你不薄,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小翠凄惨一笑,无神的回答道:“奴婢自从到了府里就服侍在二小姐身边,兰姨娘因为大小姐的原因锒铛入狱,二小姐每日都会从睡梦中哭醒,奴婢心生不忍,觉得造成这一切的是大小姐,所以才会污蔑你的清誉。”

“你一心为主,我很是欣赏,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污蔑的不禁是府里的大小姐还是一国郡主,按律处死。”说完雅茉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呆若木鸡的小翠。

“大小姐,奴婢知错了,请大小姐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小翠快爬了几步一把抱住了雅茉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十分凄惨。

“不要怨我心狠,是你跟错了主子。”雅茉弯下腰,轻言几句,将裙子从她手里拽出来。

因为顾念云婉柔怀有身孕,雅茉改变了注意,“把她拉下去,念夫人有孕不能见血,打五十大板扔出府去吧。”

坐在地上等死的小翠听到雅茉肯放她一条生路,忙磕头,感激道:“谢大小姐不杀之恩。”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恩赐又怎么敢再讨价还价,

“大小姐,老爷让你到前厅去,宫里来人了。”

雅茉点了点头,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带着湘琴去了前厅,一进门看见风冉恒那张笑得欠扁的俊脸,皱了皱眉,转瞬间端庄的行了礼。

刘公公看到雅茉出来后,直接开口道:“安宁郡主,太后让老奴请你进宫。

见来人是太后身边的刘公公,想到可能是太后身体有恙,忙和叶舒玄辞行,坐上了去宫里的马车,没想到风冉恒也出了府,骑着马跟着一块进了宫。

二人进到寿安宫后,一齐请安道:“臣女给太后请安。孙子给皇祖母请安。”

看见二人一起出现在殿内,太后有些惊讶,挑眉问道:“你们怎么一块来了?”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