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准备动身

看着黑白错落的棋盘,太后挥了挥手,雅茉走下榻,对着太后福了福身,转身离开了寿安宫,太后眯着眼睛望着渐行渐远的少女,眼中透过一丝深思。

过了几日后,一道圣旨传到了叶府。

叶舒玄知道后带着阖家忙走到大门口,恭敬的跪在地上迎接圣旨。

来人是皇上身边的何公公,看着跪在地上的各位,清了清嗓子,喊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侯府安宁县主蕙质兰心,妙手回春,先救朕之性命,后又为太后医治,朕深感其圣手仁心,封为郡主,钦此。”

这一段话读下来让整个叶家都震惊了,叶舒玄的神色尤为紧张,起初皇上封了雅茉县主还情有可原,而这次居然直接封了郡主,那将来雅茉的婚姻就直接握在皇上手上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妥呀。

而雅茉听到这道圣旨神色并没有多大变化,浅笑着接过何公公手中的圣旨,叶舒玄马上递给何公公一个荷包,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何公公接过荷包后,笑道:“护国侯放心,这道圣旨是太后下的,而且太后说了以后安宁郡主随时听命随侍宫内,这是你们家的荣耀呀!”说罢拍了拍叶舒玄的胳膊,一脸深意的离开了护国侯府。

在何公公离开后,所有人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皆对着雅茉道喜,雅茉笑着受了并赏了全府上下一两银子,下人们对她更是感恩戴德,府里一片喜洋洋的氛围。

所有人都带着开心的笑颜唯有叶雅欣一人脸色苍白,身子有些摇摇欲坠,手指紧紧的掐在手中里,恶毒的盯着端庄站在原地的雅茉。

雅茉抬眼望去,看到叶雅欣承受不了的样子,眼中带着讽刺,等到其他人都赶去账房领赏后,雅茉优雅的迈着步子,走至她的身边,浅笑道:“妹妹,外面风大,还不赶紧回房去,小心得了风寒。”

叶雅欣恨不得扑上去抓烂雅茉的脸,紧紧的咬着牙关,一双眸子转而透着亲切,嘴角牵强的勾起一抹弧度,咬牙切齿道:“多谢姐姐关心,妹妹只想提醒姐姐一句,树大招风,姐姐这么聪慧,肯定能听懂妹妹话中的意思。”

“树大招风又如何,总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好。”雅茉一挑眉,眼中讽刺感狠狠地刺进叶雅欣心里。

叶雅欣也懒得在装姐妹情深的模样,冷声道:“叶雅茉,你不要太得意,很快你就会成为被所有人都唾弃的人。”

“妹妹还是早点回房吧,万一吹了风府里可没人有时间给你医治。”雅茉微微一笑,不顾叶雅欣还站在原地,转身回了水月居。

时间一天天过去,云婉柔害喜的状况是越来越严重,雅茉想了许多办法皆不管用,想到云婉柔素来信佛,雅茉决定过两日去寺里给她祈福。

云婉柔知道雅茉要去寺里祈福,起初死活不同意,最终禁不住她的恳求只得同意,但要求她必须去京城郊外的青莲庵。

其实并不是说青莲庵的佛祖有灵验而是那里去的都是女客,基本不会遇见男子,这样一来也防止了雅茉受到什么麻烦。

雅茉应下,陪着云婉柔用了些膳食,看着她稍微吃一点东西就会呕吐不止的模样,眼中满是心疼。好不容易用了膳,云婉柔脸色变得更是苍白,雅茉忙让人取了些梅子,梅子含在嘴里酸酸的味道压制了她的恶心感,又喝了些水,沉沉睡去。

雅茉给她压好被角,交待了流青几句,带着月嬷嬷去了客厅,等她们到时管家已经在那里候着。

“今天叫你们来是因为过几日我要去青莲庵给母亲祈福,在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们管好府里的事物,万事都等我回来再说,不要去打扰娘休息。”雅茉端坐在椅子上,沉声道。

“老奴明白。”二人齐声应到。

她对于二人的态度很是满意,想到云婉柔疯狂的钟爱于梅子,忧心道:“月嬷嬷,娘害喜情况严重,梅子虽然能止住恶心但吃多了伤胃,不要给她拿太多。”

月嬷嬷是过来人,伺候着云婉柔一辈子怎么可能不会知道这些,忙应下,“小姐尽管放心,奴婢晓得。”

雅茉想了想没有什么要交待的,便让二人退下自己回到了水月居。

雅茉回去后,直接将水月居所有人都叫进屋,先对着湘琴和洛书吩咐道:“过两日我要去青莲庵给娘祈福,你们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去。”

见二人点头应下雅茉继续吩咐道:“屋里的事都交给斯棋和入画,不管什么事都来找她们二人。”

斯棋和入画是她最近提上来的大丫鬟,虽然二人性格不同但做事都很严谨,通过这次出门也是为了测试一下她们的管理能力。

显然斯棋和入画根本就没想到雅茉会把管理水月居的权力交到自己手上,先是一愣,忙开口笑道:“奴婢定不辜负小姐栽培。”

雅茉交待完所有的事后,让所有人都出去各司其职,只留下湘琴一人在屋中伺候。

想到云婉柔最近害喜的情况再加上之前有一次突然落红,雅茉不禁有些心烦意乱,突然想到还在苏州的萧老太爷,忙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一封信用火封好后,对着湘琴道:“把这封信交到你哥哥手里,让他快马加鞭送到萧老太爷手里,记住一定要快。”

湘琴接过雅茉递来的信封,点了点头,快步走出了房间,等到用晚膳前赶了回来,行礼后道:“小姐,奴婢已经将信交到了哥哥手里,他现在已经出发了,说是最快十天就可以送达。”

雅茉合着眼睛听着湘琴的汇报,点了点头,苏州距离京城起码要走近二十天,十天确实很快了。

放下心里的一桩事,雅茉感觉稍微轻松了一些,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问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小姐放心,东西都收拾好了。”湘琴走到雅茉身后,手指轻轻的按压在她的太阳穴处。

享受着按摩,雅茉忍不住出声叮嘱道:“衣服都带成比较素净的款式,毕竟佛门重地还是不能穿的太艳丽。”

湘琴听后,浅笑道:“小姐放心,这点奴婢还是懂得的,除了带了比较素净的衣服配的收拾也大多是玉饰和银饰。”

雅茉应了一声,又将头埋进了医书中,这些日子大多时间都放在管家上,已经好久都没有碰过医书了,索性今天无事她就翻着医书看,没想到这一坐竟然过了一下午。

湘琴看了看屋内有些昏暗的光,忙用火折子照亮了所有的蜡烛,还往雅茉坐的地方移了几盏灯,唠叨道:“小姐,奴婢都说了好多遍,不要长时间看书,就算看书也不要在昏暗的地方看,以防坏了眼睛,小姐你每次都不听。”

听着她的唠叨声,雅茉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戏谑道:“湘琴真是越来越有管家婆的样子了,算一算你也快十五岁了,看样子我要赶紧给你找个婆家,把你嫁出去。”

听了雅茉的话,湘琴脸色一红,垂着头低声道:“小姐尽胡说,奴婢要陪在小姐身边一辈子。”

雅茉还以为湘琴是害羞了,伸手将她拉到身边,浅笑道:“哪有女孩子长大后不结婚的,不过我还要把你留在身边几年,到时候再给你找个好人家。”

听到雅茉下定决心要把她嫁出去,湘琴一下子跪在地上,声音哽咽道:“小姐,奴婢虽然是家生子可从小就没了父母,跟着哥哥相依为命,若不是小姐奴婢还是府里打杂的小丫头,小姐对奴婢恩重如山,奴婢怎么可能会离开小姐。”

雅茉见她的眼泪越流越多,想来是说要把她嫁出去这句话惹得,忙讪笑道:“行了,我不过是在和你说笑,你怎么就当真了,以后你肯定会成为我的陪嫁,到时候可别后悔了。”

湘琴伸手抹掉脸上的泪,笑着站起身,坚定道:“能服侍小姐一辈子是奴婢的福气,怎么会后悔呢。”

过了几日,因为雅茉要去青莲庵给云婉柔祈福,早早起来,穿了身米白色绣着青竹的长裙,头上仅带了一只玉簪,带着湘琴二人先去了蒹葭苑给云婉柔请安。

当她到时叶舒玄已经上朝回来,看着一身素净的雅茉忍不住多叮嘱了几句。

“妹妹,还是哥哥陪你去吧。”叶修寒真的是怕雅茉一个人出门会遇到什么不测,一脸的担忧。

雅茉安慰道:“哥,我不过是去青莲庵给娘祈福,不出三日就回来了,而且哥哥现在在朝中任职,怎么能随意离开呢。”

“可是。。。。。。”叶修寒还是不希望雅茉一个人出门,正想找理由一起跟去。

雅茉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叶修寒的意思,浅笑着开口拒绝道:“哥,别担心了,前两日妹妹到水月居跟我说想要同去给娘祈福。”

说到叶雅欣雅茉这才发现这里没有她的身影,张嘴问道:“怎么没看到妹妹呀?”

说曹cao曹cao到,叶雅欣一脸虚弱的靠在小翠身上,慢慢走来,一脸抱歉道:“姐姐,妹妹来晚了。”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