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叶雅欣挑事

“给母亲请安。”叶雅欣去了蒹葭苑时正巧碰见他们在用午膳,带着虚假笑意的面具有些破裂。

云婉柔看见她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思,神色淡淡道:“嗯,还没用过午膳了吧,飞丹去添一副碗筷。”

飞丹取来一副碗筷摆在桌上,叶雅欣顺势坐下,笑道:“母亲,雅欣是来恭喜母亲怀了小弟弟的。”

一听她是来道喜的,云婉柔扯了扯嘴角,露出和牵强的笑容,道:“大中午的你过来有心了。”

叶雅欣看到后心里很是不高兴,想给云婉柔找点不痛快,抬头看见雅茉戳着碗里的饭,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娇声道:“姐姐,你怎么感觉不是很高兴,是不是不喜欢母亲肚子里的小弟弟啊?”

看着她脸上幸灾乐祸的神情,雅茉莞尔一笑道:“怎么可能,我和他是一母同胞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他。”

叶雅欣见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雅茉身上,故意说道:“那姐姐为什么愁眉苦脸的样子,害的妹妹还以为姐姐是不喜欢那未出世的小弟弟呢!”

“我是在想怎么样给母亲调养身体,更何况从知道母亲有孕后我一直在身边陪着,若是我不喜他又怎么可能留在这。”话里的意思是她要是安好心,那怎么不在刚知道云婉柔有身孕时就过来道喜,现在来了又不停的找别人麻烦,别人一看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心怀鬼胎。

叶舒玄放下筷子,不喜的看着叶雅欣,厉声道:“行了,你是来给你母亲道喜的还是来找麻烦的,雅茉从知道喜事后就一直在这倒是你反而现在才来。”对于叶雅欣刚开始他还是很愧疚的,但后来她做的事让他大失所望,也就慢慢的没了那份愧疚。

叶雅欣张了张嘴,没再说出一个字,把头埋在饭碗里,眼神恶毒的望着坐在对面心无旁骛吃着饭的雅茉。

用过午膳后叶雅欣也没了耐心陪在云婉柔身边,不会小翠的阻止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蒹葭苑,看着她愤怒的背影雅茉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

在前世叶府满门抄斩的情况下兰姨娘能全身而退这一切都证明了兰姨娘背后有人在暗中帮助,而且随着年纪增长叶雅欣的长相没有一点随了父亲,今世她醒来之后就一直在怀疑着叶雅欣到底是不是叶家的孩子,虽说怀疑但苦无证据,直到学了医之后才知道了如何检测血缘关系的方法。

可就在给叶雅欣治病的时候她曾用过那种方法,她们二人的血完全溶不到一起,起初还以为是因为叶雅欣血中带毒所以不能溶,后来她又找了个机会实验了一次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如今终于确认了心中的答案。

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叶舒玄,毕竟他就算再不喜欢兰姨娘,作为一个男人肯定是不可能忍受自己的女人给他带了绿帽子这件事。

雅茉微敛眼睫,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自从兰姨娘锒铛入狱后叶雅欣做事越来越没有底线了,如果有一天她的存在会威胁到这个家的安全,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这颗毒瘤拔掉。

云婉柔看着身边兴致不高的雅茉还以为她管家太累,忙出言问道:“雅茉,怎么垂着头,是不是太累了?”

雅茉闻言收回心神,对着云婉柔安抚的笑了笑,道:“娘,我没事,就是在想早上管家禀报给我的事,其实也就是一件小事没想到让我想了这么久。”

云婉柔满是心疼的看着雅茉,轻声道:“你刚开始管家,肯定有很多事都还不熟练,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雅茉心中一暖,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娇声道:“娘,你就安心养胎吧,你女儿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有不懂的呢,而且不是还有管家和月嬷嬷在一旁帮我吗!”

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云婉柔心里一酸,其实她还是希望雅茉能应下,看着雅茉望着她的眼神,忙说道:“嗯,你身子不好,万事都要量力而行,不要把自己折腾的太累了。”

雅茉应了下来,看了看屋子外面的日头拉着云婉柔回到卧室,等到云婉柔歇下后她忙派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镇国侯府,老夫人听了这个消息忙准备了好些礼物,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这时雅茉正在水月居处理着府里的杂事,听到下人来报说老夫人的马车已经到了大门口忙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迎接。

老夫人见出来迎接的人是雅茉时不由一愣,雅茉在一旁看着还以为老夫人是觉得云婉柔没有亲自出来迎接生气了,忙开口道:“外祖母,娘自从有了身孕就很是嗜睡,这会怕还是睡着所以才没来迎接你,还请外祖母勿要责怪。”

老夫人见雅茉理解错自己的意思,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说道:“我和你舅妈来就是因为你娘有了身孕,有了身子就要好好养着,一家人哪里还会在意这些个虚礼。”

“那外祖母刚才怎么。。。。。。”雅茉并没有说完,她不知道如果把话说出来会不会让老夫人感到不高兴。

一旁扶着老夫人的谢氏看出雅茉脸上的尴尬,轻笑一声,缓解了一下气氛,拉着雅茉的手安抚道:“你外祖母不是生气,她是没想到你娘把管家这么大的事交到你的头上,你外祖母那是心疼你。”谢氏的话引得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到:这个儿媳是最能读懂她意思的人。

雅茉见自己会错意,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外祖母,这是雅茉应该做的,娘有了身孕不能劳累,我作为娘的女儿就应该替娘担起料理家事的责任。”

三个人在站在原地说了半天话,雅茉看见老夫人脸上的汗时,心中一惊,暗骂了自己一句,满怀歉意的说道:“看我这记性,外祖母在这都站了半天了都没喝上一口茶,还请你跟我去水月居坐一坐吧。”

接着她又转过头对着身旁的湘琴吩咐道:“去蒹葭苑看看夫人醒了没有,醒了就告诉她老夫人来了,在水月居喝茶呢,没醒就赶紧回来。”

湘琴应下,赶紧去了蒹葭苑,雅茉带着老夫人和谢氏去了水月居,三个人刚走进屋子洛书就手脚麻利地端了三杯茶进来,知道主子们有话要说,放下茶杯后带着屋子里伺候的小丫鬟们出到门外候着。

老夫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于雅茉这个外孙女更是刮目相看,想起来意,开口问道:“雅茉,太后寿宴那天皇后匆匆忙忙派人把你叫走干什么去了?”

雅茉在见到老夫人的那一刻就知道她们除了是来看望云婉柔外肯定还想问问她那天的事,随即将那日发生的事择轻告知。

老夫人听着雅茉的话,有些吃惊,她从来都没想过这个柔弱的女孩会有一身医术,而且还给全大乾最尊贵的人治病,此刻虽然很骄傲但也有些担心。

这时湘琴回来禀报云婉柔还歇着,老夫人点了点头,跟雅茉又说了会话,又讲了一些管家的知识,没等云婉柔起来就起身回到了镇国侯府。

而叶雅欣回到兰园后沉着一张脸歪在榻上,小翠将屋内伺候的人都赶了出去,柔声问道:“小姐呀,不是让你会给夫人道喜吗,怎么说着说着话就被老爷说了?”

叶雅欣冷笑一声,使劲搓揉着手里的帕子道:“你没看到吗,他们才是一家人,我去的时候都开始用午膳了,哪里管过我!”

小翠一直在叶雅欣身边伺候,能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为了能安稳的过日子也只能违心道:“小姐,那是因为你平时都是在屋内自己吃的,夫人肯定也没想到你会这会过去,以后小姐常去夫人那,夫人日后肯定会等你一起用膳的。”

叶雅欣烦躁地打断了小翠的话,不耐烦道:“好,就算这件事我冤枉了他们,可叶雅茉的事呢,我不过说了几句不但被她嘲讽还被爹说。”

说到这里,小翠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轻声道:“小姐,万事开头难,慢慢就好了。”

叶雅欣哼一声,恶毒的盯着前方,冷笑道:“我再也不可能热脸去贴冷屁股了,云婉柔能过的真么好不就是因为肚子里那个贱种,我看若是她没了那肚子还能有什么可得意的。”说罢她张狂的笑出声,那声音十分瘆人让小翠不禁抖了抖。

这一日是雅茉当初定下要给太后医治的日子,她梳妆整齐后拿着太后赐予的玉牌,一路顺畅的到了寿安宫。

她优雅地走至太后面前,裙子随着她的脚步滑动着,就像是在跳舞般不禁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站定后盈盈下拜道:“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年纪大了,对于宫里这些虚礼也不甚在意,看着雅茉的头顶,说道:“行了,别那么多虚礼了,哀家算着日子就觉得今天你该来了。”

虽然太后不在意这些礼仪可雅茉不能不遵守,想起怀中的玉牌,再次行礼道:“臣女还没谢过太后娘娘赐的玉牌,若不是这块玉牌臣女也不可能进的了宫里。”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