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为太后治病

接着风冉恒做出了更打击她的事,只见他从袖子中取出一把长笛,放在嘴边,清脆的笛声将原本美妙的音乐衬得更是此曲只因天上有,太后看着身旁的风冉恒又看了看大殿内跳舞的雅茉,眼中闪过一丝深长的意味。

雅茉在听到白郡主讽刺的话时,虽然眉眼依旧带笑,但眼中的寒意却是止不住的,突然笛声的插入让她不由一愣,看着坐在高位上的风冉恒,脸上闪过倾城一笑,再次跳起舞来。

她一遍又一遍的跳着舞蹈的高~潮部分,长发和衣裙飞舞着,一阵风吹过,长裙扬起,让人感觉她下一刻就要乘风而去,不由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一曲终,雅茉一甩衣袖,单腿高抬,做出飞天状,结束了舞蹈,这一刻她的身影深深的映在众人心中,很多年后都在流传着。

大殿内异常安静,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她,雅茉喘着粗气,晶莹的汗水将她的皮肤显得越发的吹弹可破,等到她呼吸均匀后太后才拍起手,满意的看着她。

“臣女不才,让太后娘娘和各位见笑了。”雅茉垂着头,微敛眼睫,恭敬的说道,就算垂着头她也能感受到其他人眼中的嫉恨。

太后听了这话,对于雅茉更是刮目相看,连说了几个好,派人拿来了一副红宝石头面,赐给了她。

雅茉恭敬的接过赏赐又对着太后行了礼走回了座位上,一脸平静,根本就没有因为得到太后的赞赏而面露骄傲,太后看在眼里,更是满意。

皇后在雅茉跳出明月舞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后又想到雅茉是元后的外甥女,会跳此舞也不是不可能时,心情逐渐趋于平静。

可看着她跳舞的样子越来越像元后,眼中的寒意却是止不住的往外溢,暗中观察了一番太后的神情,发现太后满意的眼神,心中一禀,生怕太后立刻就下旨将雅茉封为宫妃,但最终雅茉只是得了一套红宝石首饰,让她不由松了口气。

皇后的失态让贵妃看在眼里,暗中想着:皇后莫不是怕安宁县主入宫为妃,将皇上的宠爱全部夺走吧。想到这里,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娇声对着太后道:“太后娘娘,安宁县主的舞蹈真是常人都没法比,看着她的身姿不由的让臣妾想起了元后跳舞时的样子。”

可谁能知道,太后听到这话后,脸一沉,冷声道:“元后是在刚入宫时跳过几次,你后来才进的宫,怎么可能知道元后跳舞时的样子!”

贵妃本来说这话就是想拍太后的马屁,没想到一拍拍在马腿上,立刻白了脸,从座位上站起来,跪在地上请罪,皇后看见后,扬唇一笑,眼中止不住的讽刺。

太后随意的摆了摆手,将她叫起来,但是兴致已经没了之前好,无精打采的看着后面的节目,还没等宴会结束,就称困了,让皇后主持大局,她先回了寿安宫休息。

太后离开后,皇后也没了看节目的兴趣,传了宫中的舞姬,简单的表演了几个节目后就准备结束宴会,这时从殿外跑来一个神色匆忙的宫女,走到皇后身边轻言几句,只见皇后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宴会大厅,在座的皆是一头雾水,可是没有皇后的旨意她们只能坐在原地不动。

贵妃他们见皇后匆忙离去也一同跟了上去,雅茉看在眼里不由猜想到:太后刚离开大殿,就有宫女跑来跟皇后说了几句话,随后皇后和皇室众人都先后离开,看来是太后那里出了问题。

不一会儿,皇后身边的宛瑜进入大殿,走到雅茉身边轻言几句,听得她眉头一皱,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宛瑜,见她的眼里只有真挚,随即站起身跟着她走出了大殿。

云婉柔并不知道宛瑜到底和雅茉说了什么,在雅茉起身时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满是担忧的望着,雅茉低着头将宛瑜说的话转告给她,又安抚了几句,云婉柔才松开手,放雅茉离开。

“臣女给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请安。”雅茉走进太后寝宫,迎面撞见了皇上一行人,忙屈膝行礼道。

皇上因为挂念太后的身体,对于雅茉的行礼也不甚在意,虚扶了一把,语气匆忙道:“不用讲这些虚礼了,你快去看看太后到底怎么样!”

雅茉点头,跟着太后贴身的林嬷嬷走进寝宫,掀开重重帷幔后,看见太后一脸汗意,表情痛苦的躺在床上,手紧紧的握住身下的床单。

雅茉用帕子盖在太后的手腕上,伸出手仔细的把着脉,过了一会才神色凝重的松开手,对着站在一旁的林嬷嬷问道:“太后这毛病不是头一次犯了吧?”

林嬷嬷见雅茉只不过把了一次脉就能知道太后的情况,忙,掩下眼中的轻视,恭敬的回复道:“太后年轻时曾受过伤,从那时就落下了病根,只要一遇阴雨天就会浑身疼痛,有时候保持一个姿势久了也会犯病。”

年轻时受的伤?雅茉不由一愣,继续问道:“那平时是怎么治疗的?”

林嬷嬷叹了口气,担忧的看着在床上疼得打滚的太后,声音低沉道:“太医院给太后开一些止痛的药方,搓成丸药,每到太后感到身上疼时就会吃上几颗,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可这次不知怎的,太后吃了很多药也不见的有所缓解。”

听到平时有治疗,可看太后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吃过药的状态,雅茉心中一动,对着林嬷嬷道:“把太医配的药拿来,我看一下。”

林嬷嬷从太后床头的小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在雅茉的手里。雅茉打开瓶子,从里面倒出几颗药放在手心中,移到鼻子下闻了闻,沉思片刻后道:“这药里放了大量止痛的药,但服用时间长了这些药就没有效果了,看太后的模样,这药怕是吃了有几年了,所以今天犯病才会疼成这样。”

一听太后,平时吃的要都没了效果,林嬷嬷的语气不由变得急切,也忘了尊卑,一把拉住雅茉,满怀期冀地问道:“安宁县主,有没有可以根治的法子?”

雅茉看着林嬷嬷眼中的期冀,又不忍心毁了她所有的幻想,半天后才开口道:“有是有,可太后的病拖了很长时间,根治的过程会很痛苦,而且时间也会很长,我觉得要和太后商量一下。”雅茉知道那种痛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若是太后想要治疗还是拿到免死金牌再说吧!

林嬷嬷听了她的话,看着床上疼得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太后,一脸疑虑道:“可太后已经疼到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雅茉能从林嬷嬷的一举一动中看出她对太后的衷心,心里不由得生出些感动,提议道:“既然太后成了这副模样,还是去征求一下皇上的意见。”

林嬷嬷只好点头同意,跟着雅茉去了大殿内,将法子告诉了皇上。

皇上听了以后也没有立刻同意但也没反对,而一旁的皇后突然站出来,声音严肃地拒绝道:“不行,太后的病连太医都没办法,安宁县主一个小丫头又怎么可能会医治。”

皇上一听皇后此言,脸色一沉,本来心里就对皇后上次对待雅茉的方式感觉不满,这下一并爆发出来,冷声道:“皇后是忘了朕在苏州时得病后是谁医治的?”

皇后听后,神色一禀,但依旧不肯退让半步,坚持否定道:“臣妾没忘,可是在苏州还有萧老太爷坐镇,这里只有安宁县主一人,臣妾觉得不放心。”

皇上也不愿在外人面前驳了皇后的面子,转过头对着等待回复的雅茉道:“安宁县主尽管去医治,一切都以太后的安康为主。”

雅茉听了皇上的话就是得到了尚方宝剑,也不顾皇后阴沉的脸色赶紧走了进去。

雅茉看着太后已经失了思考的能力,怕一会儿的治疗太后会不配合,对着林嬷嬷吩咐道:“林嬷嬷,你去找几根绳子绑住太后的四肢,医治的过程很痛苦,我怕太后会忍不住。”

林嬷嬷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雅茉身上,对于她简直是言听计从,赶忙走出寝殿拿来了几条雪锦走进来。

林嬷嬷拿来雪锦就是因为雪锦轻柔不会把太后的凤体勒出痕迹,可雅茉一把扯过雪锦,狠狠的扯了两把,将雪锦扔到一边,对林嬷嬷吩咐道:“宫里没有麻绳吗?”

林嬷嬷快走几步将地上的雪锦捡起来,面对雅茉丝毫不退让,梗着脖子道:“麻绳粗糙,会把太后娘娘的凤体划伤的。”

雅茉看着林嬷嬷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道:“我刚才讲过,治疗的过程极其痛苦,若是用雪锦还没等我开始治疗,凭太后现在的状态就会把雪锦扯断,你快去换麻绳来。”

林嬷嬷觉得雅茉所言有理,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将麻绳取来。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