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太后寿宴

等他们走到花厅时听见里面传来叶舒玄的声音,雅茉一喜连忙走进去,席间云鸿飞和叶舒玄不停的喝着酒,叙着旧,等一顿饭结束后二人皆酩酊大醉,灌了一碗醒酒汤后才缓缓醒来,忙告辞回到了护国侯府。

时间一晃,一个月悄然过去,雅茉除了在府里呆着就是跟着云婉柔去镇国侯府看望老夫人,日子虽然平淡但却很是充实,这日叶舒玄下朝回来后把雅茉叫到了蒹葭苑。

叶舒玄换上便服,喝了一口茶,看着眼前已经有倾国之姿的雅茉说道:“雅茉,过两日就是太后的寿宴,皇上下旨要求所有官员都要带着家眷入宫为太后庆生,而且每府都要出一个节目。”

雅茉点了点头,她能听出来叶舒玄语气中的无奈,忙开口道:“爹,你想说太后要通过这次寿宴为皇上的后宫添新人是吗?”

叶舒玄知晓只要透露一点意思雅茉就能想到要发生何事,也就不婉转的解释一番,直接说道:“是呀,宫里从来没有这样办过寿宴,此次如此绝对不可能会是简单了事,更何况最近几日很多人都奏请皇上填充后宫。”

雅茉低着头,看着青色的地板,半天后才开口道:“爹是希望女儿表现平平还是。。。。。。”

云婉柔突然差了一句嘴,道:“自然要表现一般,我可不希望雅茉进宫受苦。”说完后想起那日在镇国侯府时老夫人说的话,不禁抿了抿嘴,顿时屋子里一片寂静。

转眼就到了太后寿宴的那一天,雅茉穿了一身米黄色的长裙,外罩了一件浅紫色的纱衣,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去了蒹葭苑,一家人一起用了早膳坐上马车往宫里走。

马车轱辘声辗在石板道上,雅茉在车内假寐,这一次太后寿宴,宫里不仅请了各府嫡女出席还有庶女们,看来真的如爹所料太后要趁这次寿宴为皇上填充后宫,可是在苏州时皇上看她的眼神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男女之情,想到这雅茉猛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直视着前方,脑子在飞速运转着,她要赶紧想出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要不然再等年纪大一点可真的保不住皇上会把她弄进宫里为妃。

宫里的寿宴一般都是在晚间进行,但更多府里都想趁着宫里有宴会时能进宫看望一下他们府里的女儿,都会早早来到宫里,此时还没等正午,宫门口已经排了长长的两队。

护国侯府的马车自然排在靠前的位置,正准备接受检查时突然一辆马车横插到队伍前面,因为这一辆突然冒出来的马车,护国侯府的马车紧急刹车,让雅茉挺直的身子往后晃了晃,等她坐直了身子就听见外面传来讨好的声音,“原来是白王府的马车,快让开让王妃和郡主进去。”

雅茉听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白王府如此嚣张,皇上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安稳的时间长了,怕是等过一段日子就会对白王府下手了吧。

一般除了皇室成员的马车一般都要在宫门口下车徒步往走,不过叶舒玄身为护国侯,家眷可以乘马车到内宫门口在下车,这倒是让雅茉免了徒步走进去的麻烦,马车经过检查后摇摇晃晃的行至惠贞门停,雅茉在湘琴的服侍下走下了马车。

雅茉在走下马车后抬眼望着金碧辉煌的皇宫,心生冷意,在这个美轮美奂却又十分冰冷的宫廷里,她葬送了青春,爱情和亲人的命,若是不是因为全家迁居京城她这辈子绝对不会踏入这里半步。

在宫里最忌讳的就是随便左顾右盼,万一冲撞了各宫贵人就不好了,雅茉收回心神,行至云婉柔身边,看见她担忧的眼神,伸手握住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表示无事,随即往太后的寿安宫走去。

等她们到时碰巧遇见了刚好走进来的镇国侯府的女眷们,自然先是一番行礼两家又结伴进入了殿内。

坐在寿安宫的大殿内,等来的不是太后而是太后身边的嬷嬷,她对着老夫人微微一拜后笑着说道:“镇国侯老太君,太后正在午休,等太后醒了我再派人去找你。”

听到太后在休息,她们也不能留下打扰,老夫人跟着那嬷嬷说了几句话后,随即带着她们走出了寿安宫去了宫里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处,云婉柔和雅茉到了护国侯府休息的住处后随意用了些午膳后就歇下了,这么一休息就到了晚上太后寿宴前。

雅茉起床后,整理了一番有些褶皱的衣服,又重新梳了头,走出内室就看见云婉柔已经坐在凳子上喝茶了,忙快走几步上前,坐在凳子上后问道:“娘,什么时候起来的。”

云婉柔给她到了一杯茶水缓缓说道:“起来一段时间了,刚才同你外祖母去给太后请安。”

一听云婉柔已经去给太后请过安后,神色不由有些慌张,说道:“娘怎么不如叫我一声,万一太后问起岂不是对太后的不敬。”

云婉柔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没事,你表姐也没去,你外祖母不让你们去,你准备好节目了吗?”可能是怕雅茉继续刨根究底,云婉柔把话题转到了待会要表演的节目上。

想起那日云婉柔和叶舒玄的叮嘱,雅茉点了点头道:“嗯,女儿准备为太后写一幅寿字,也不突出,也不会显得对太后不敬。”写字是最普通不过的事,即不怕皇上因为这门才艺看中她,也不会成为皇后的眼中钉。

二人正说着话,屋外传来了流青的声音:“夫人,太后的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云婉柔应了一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雅茉,将略有些歪的簪子重新带好后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她去了举办寿宴的流光苑。

因为叶府的地位,座位比较靠前,进了流光苑后宫里的宫女直接走来将她们带到座位上,云婉柔带着笑,递给了她一枚银锭子,那宫女接过银子后对着云婉柔微微一行礼又走至苑门口接待着其他府里的女眷。

雅茉坐在位置上,环视四周,只见对面坐着的就是镇国侯府的众人,微微点头示意,云若曦看到雅茉对着她示意,忙摆了摆手,立刻被身旁的谢氏按住了手,云若曦嘟着嘴,哀怨的看了一眼谢氏,垂下了头,这让雅茉不由扬起了笑脸。

突然传来声音,“皇后娘娘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所有人都忙跪下给两位娘娘行礼,等过了一会后传来一声带着威严的声音,“免礼。”大殿内又传来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一切重新趋于安静。

雅茉微微歪着头看着高位上的两位娘娘,坐在靠左手边的是曾经在苏州见过一面的皇后娘娘,今日她依旧穿着一身金黄色的宫装,衣服上的凤凰活灵活现,眼睛处用的是罕见的黑曜石,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着淡淡的光晕,头上梳着繁琐的发髻,发髻的正中间插着一直展翅欲飞的凤凰,珍珠坠子垂在额头上给她凌厉的眉眼添了几分温和。

坐在靠右手边的是还没有见过的贵妃娘娘,她一身玫红色宫装,眉眼上翘,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若有若无的妩媚。

坐在高位上的贵妃望着坐在下面的莺莺燕燕的少女们,捂着嘴笑道:“皇后娘娘,看着这一群年轻的各府千金们,臣妾突然觉得时间过的好快。”

皇后岂能听不出贵妃话中的意思,抬手摸了摸头上的凤冠,眉眼带笑道:“时间确实过的很快,本宫陪在皇上身边已经二十多年了。”

看着皇后头上的金灿灿的凤冠,贵妃眸中一暗,闪过一丝嫉恨,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意,道:“这些千金真的个个都是如花似玉,颇有长江后浪推前浪,比起咱们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后听后,冷笑一声,转头看着身旁年轻漂亮的贵妃,讽刺道:“谁都有年轻过,若是只凭借色相,恩宠是绝对不会长久的。”

贵妃被皇后连翻讽刺,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住了,撇了撇嘴道:“美人到底还是赏心悦目,谁不想每天都面对美人。”

皇后听着她略带赌气的话,脸上的笑意更甚,拽了拽明黄色的衣袖,继续说道:“可美人到底只是美人,过了这段新鲜劲也就跟摆设没什么区别了。”

贵妃听后笑得更是妩媚,嗓音中透着软糯,这让皇后觉得有些不对劲,果真贵妃这一开口简直就是往皇后的心上捅刀子,“可不是,今天这宫里到处都是美人,让妹妹觉得眼睛都要看花了,姐姐不如为皇上办场选秀,好给这宫里添几分新鲜血液。”

皇后面色寒冷,正要再开口辩上几句,突然传来,“太后娘娘驾到。”

皇后恶狠狠的看了眼笑得灿烂的贵妃,对着走向高位的太后屈膝道:“给母后请安。”

地下众人喊到,“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沧桑的脸上带着笑意,对着跪下的众人道:“都起来吧。”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