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初到京城

那人从昏睡中被痛醒,在难以忍受的疼痛中渐渐成为一具白骨,唯一幸存的蒙面人终于被事实打败,在雅茉解开他的哑穴后,声音沙哑道:“是郑国公府。”

听到这个答案,雅茉丝毫没有感觉到意外,拿出一颗药丸喂给他后说道:“你可以离开了。”

那人吃了解药后,看了眼地上只剩白骨的同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满是困意的雅茉,跳出窗户离开。

雅茉站在窗边,看着在黑夜中迅速消失的身影,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说道:“把他放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叶修寒同意的点了点头道:“他们是死士,没有成功只能自我了断,妹妹为什么听到是郑国公后一点也不意外呢?”

顿时房间里变得寂静无声,只能听见他们二人的呼吸声。

过了半晌,雅茉才艰难的把头转向一旁的叶修寒看着他坚~挺的鼻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哥,这件事以后再跟你详说,刚才你有没有觉得我太血腥,太可怕。”说完后紧张握紧了拳头,她害怕叶修寒会说是。

叶修寒听后,转过身,低头看着一脸紧张的雅茉,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慢慢地摇了摇头,他能看出来雅茉心中的紧张和害怕。

随后,伸出手握紧了雅茉冰冷的手,声音坚定道:“妹妹,你做的一切决定哥都会毫不犹豫支持你。”

雅茉听后,一把扑进了叶修寒的怀里,说实在的她听到叶修寒的话时心中只剩下感动,最起码她身边还用哥哥可以信任,可以依赖。

叶修寒拍了拍她的后背,将她带回了房间,等到雅茉忍不住睡意睡了以后,才松开她握着他袖子的手,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日一早,等他们一家用过早膳后老管家走进来说船已经修好可以出发了,叶舒玄点点头将住宿费用交付后带着一家人再次登船前往京城。

在叶家进京之前,镇国侯云鸿飞早早得了信但无奈要事缠身就派嫡长子云凌天在城门处等候,坐在华丽的马车上,雅茉合眼假寐,脑子里想着云婉柔在来时的路上介绍的云家。

云家在京城是四大家族之一,在开国时祖先为大乾的奠定历下汗马功劳,开国皇帝特封为镇国侯,并将爵位传至永代。

爵位传到外祖父这一代时虽然还有着镇国侯的封号但实力却大不如前但娶了朝中显贵胡家的小姐为妻,后来先皇在一次南巡中遭遇行刺,外祖父以身相救,先皇对他大家赞赏,又赏了许多赏赐,镇国侯府再次恢复了昔日辉煌。

十年前外祖父得病去世,嫡子云鸿飞继承了爵位,深得当今皇上倚重,后娶了同为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谢家嫡女为妻膝下有一儿一女,表哥云凌天年十五,是六皇子的伴读,表姐云若曦年十三。

正当她还处在假寐状态中时,车子突然晃了一下,停了下来,雅茉睁开眼睛,只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给姑姑,姑父请安,父亲今日有要事在身特让侄子来迎接姑姑。”

接着传来云婉柔心疼的声音:“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外面这么冷你也不知道先派人在这守着,等我们到时再来。”

雅茉闻言不禁对云家表哥有些好奇,微微的掀开一个帘角朝外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袍,五官分明的男子站在云婉柔的马车旁边,面带笑意的说着话,他的气质不似风冉恒慵懒中带着高贵,也不似叶修寒儒雅中带着孤傲,他感觉就像是冬日的暖阳,温暖直达人心深处,想到这里雅茉不由皱了皱眉,放下了帘子不再去看外面的人。

云凌天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犹豫,半天后才张口道:“姑姑,姑父不如先去镇国侯府歇上几日,等护国侯府里收拾好后再回去。”

果然在云凌天说完后叶舒玄直接拒绝道:“不用了,在进京前我已经派人来把侯府打扫干净了,就不去叨扰老祖宗了,等明日一早,我定当前去侯府给老祖宗请安。”

看着云凌天尴尬的站在原地,云婉柔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声音柔和道:“凌天不必纠结,回去就说姑姑一家舟车劳顿再加上下人,行李,众多,就不去打扰娘的平静了,等明日我一定会去给娘请安。”

云凌天见云婉柔执意如此,身为晚辈也不好再多少什么,只能点头答应,等云婉柔一家都住进了护国侯后才告辞离开。

雅茉见云凌天离开后在座位上坐不住了,她很想去看看这个新家到底长什么样,虽然还和云婉柔时不时说两句话但明显已经心不在焉了。

要不说知子莫若母,雅茉刚生出的心思就被云婉柔看透了,只见她清了清嗓子后,缓缓道来:“这些天都坐在船上和那车上,身子骨都有些僵硬了,听说院子里有一种苏州没有的植物,倒是很想去看看。”

雅茉听后眼前一亮,忙狗腿的走到云婉柔的跟前,挽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娘,女儿陪你去走走吧。”

云婉柔轻柔的点了点她高挺的小鼻子,眼中满是慈爱的神情,惹得她一阵羞涩。

走出房门,只见院子里全是开得正好的菊花,有许多种类都是闻所未闻,听着云婉柔的介绍,雅茉不禁睁大了眼睛,她知道云婉柔在植物种植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但没想到这么稀少的种类她都知道顿时看向云婉柔的眼神里充满了敬佩。

看着满院子开得正旺的菊花,不由的想起几句诗,噗嗤一声笑出声,对着云婉柔道:“娘,古人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咱们这虽然没有山,但悠然自得还是有的。”

云婉柔也附和了几句,看着雅茉失了兴趣的样子,说道:“走吧,咱们再到别处看看。”

雅茉点头,扶着云婉柔朝水月居的方向走去,路上经过花园,她们还进入看了看,瞬间眼前一亮,苏州处在江南,对于庭院讲究的是景中画,画中景,没想到在距离苏州这么远的京城中还能看到苏州景致,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绕过花园就到了水月居了,这个名字与雅茉在苏州的闺房是一个名字,其一是因为这个名字已经陪了她很多年了,不想因为换了地方就改了名字,其二,这个名字有很多回忆,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她都不想忘记。

进了门,雅茉顿时被惊呆了,不但这个院子和苏州的住处在外部构造是几乎一模一样外,满院子里都种满了桃树,这让她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看着雅茉这样的表情,云婉柔很是满意,等雅茉过了兴奋后才说道:“你爹知道你舍不得苏州的院子,在圣旨下了以后就派人快马加鞭赶到京城,将这个院子改造成你苏州的住处。”

雅茉听后,心里满是感动,这只不过是她无心说的一句话竟然被爹放在心上。

天色越来越晚,天边满是火烧云,红彤彤的照耀着大地,把水月居雪白色的墙都染成了红色,云婉柔看见雅茉眉眼处的疲惫后嘱咐道:“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要去镇国侯府给你外祖母请安。”

雅茉点头应到,扶着云婉柔走到水月居门口道:“女儿送娘回去。”

云婉柔哪里舍得雅茉多受半分辛苦,忙拒绝道:“你身子不好,就别来回折腾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雅茉也不拒绝,站在门口等到看不见云婉柔的身影后才回到了卧室,简单的用了点晚膳,洗漱一番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大清早因为要去镇国侯府给外祖母请安,雅茉还不等到辰时就起了床,穿了一身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下系缎地绣花百蝶裙,头上挽着简单的飞天髻,斜斜的插着两只羊脂白玉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有点过于素净怕外祖母不喜有带了只牡丹流苏蝴蝶步摇,长长的穗子随着步子移动微微晃动着,端庄中不失俏皮。穿戴整齐后先去了蒹葭苑给云婉柔请安,到时只见叶修寒已经在房中。

请了安后在蒹葭苑简单的用过早膳后与云婉柔坐上马车,叶舒玄与叶修寒跨上马准备起身去镇国侯府,突然一阵尖锐的嗓子响起:“护国侯请留步。”

叶舒玄听到后拉住了缰绳,只见从背后跑出个手拿浮沉的小太监,在走到马前行了个礼后气喘吁吁道:“护国侯,皇上请你入宫一趟,叶大人也同去。”

雅茉坐在车里听着外面的对话有些困惑,叶家刚刚进京,按规律要三日后才去上早朝,皇上怎么突然就派人来请爹进宫了呢,关键是要求哥哥也一同入宫。

突然她感觉到胳膊上有股压力,立马从沉思中醒来,转头看见云婉柔神情恍惚,眼中满是严肃的神情。雅茉伸手握住她略有些凉的手,问道:“娘,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