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动身向北

说完了这么一大段话,雅茉装作安慰的模样对着叶雅欣的耳朵轻言道:“叶雅欣,你娘她当初不自重擅自~~爹的床,这才有了你,而且你也说我是有母亲的人,可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娘,我娘才差点进了鬼门关,想让我放过她,想也别想!”语气狠戾,不似平日的温柔,这让叶雅欣不由的抖了一抖。

立马她又变成了平时温婉端庄的样子,将跪在地上的叶雅欣扶起来道:“妹妹地上凉快起来,姐姐送你回房休息。”还没等叶雅欣开口就强行的把她带出蒹葭苑。

等离蒹葭苑有一段距离以后,雅茉放开抓着叶雅欣手腕的手,一脸的风轻云淡道:“你现在为兰姨娘求情,当你知道她对你做了什么,说不定你只会更恨她。”

叶雅欣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她问道:“你什么意思?”

雅茉看着像是出于防范中的斗鸡一般的叶雅欣,轻轻的叹了口气道:“附子虽有治体寒的功效,但没有熟的附子就是剧毒,可那个最疼爱你的姨娘却在药中掺了大量的附子,还阻止我救你,听到这些你能不恨她。”

话音刚落叶雅欣马上捂住了耳朵,使劲的摇着头否认道:“你胡说,我姨娘绝对不是这种人,这个家里只有她爱我。”

雅茉一脸好笑的看着强撑着的叶雅欣,随手摘下一朵开的正艳的桂花,感叹道:“叶雅欣,我是该说你太天真呢还是你演的极好,总之信不信都由你,与我无关。”

听到讽刺意味浓重的话,叶雅欣冷笑了一声道:“你告诉我这些无非是在挑拨我们母子情分罢了,你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吗?”说完怒气冲冲的走向了兰园,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抱着头痛哭起来。

兰姨娘被押往衙门的那一天,叶雅欣前去送别,看着那苍凉的背影,她的嘴角竟然带着丝丝冷笑和遮掩不住的嘲讽,这一切都要从她生病的前一天说起。

那一日兰姨娘居然破天荒得笑脸相迎,等结束过午饭后她一把扯住了叶雅欣的袖子哭求道:“雅欣,你听娘说,娘给夫人下毒的事被叶雅茉发现了,她势必会告诉老爷的,老爷素来就不喜欢我,若是知道这件事娘这一辈子可就翻不过身了,不如你去跟你爹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爹一定会念在骨肉亲情上对你网开一面。”兰姨娘说着,一下子倒在凳子上痛哭起来,声音很是悲切。

她的手还紧紧的拽着叶雅欣的袖子,叶雅欣空洞无神的双眼缓缓的淌下两行泪,冰冷的泪水从脸上划过,让她心里不由得泛起冷意。

她没有听错,她以为跟她最亲的亲娘居然说出了这一番话,同就像是墨水滴进了清水中,一下子就晕开了,忍着寒冷刺骨的痛意,问道:“姨娘,你说的是真的吗?”

兰姨娘以为她想通了,忙点了点头,伸手拉过她的手道:“我的儿,我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咱们能有好日子过,你不是也希望能成为嫡女吗?等你应下这件事后娘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成为府上的嫡女。”兰姨娘越说声音越是悲切,一双眼睛泪眼朦胧地看着叶雅欣,盼望着她能点头答应。

叶雅欣扒开兰姨娘紧握着她的手,一脸的难以置信,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不负责任的娘居然会把她推入火坑,擦了擦泪水后道:“娘,你觉得爹会相信吗?叶雅茉会医术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毒下了多长时间呢,就算我去认罪爹也不会相信的。”

兰姨娘闻言一愣,显然是忘了雅茉会医这件事,一脸急躁的转动着眼珠,半天后惊喜地说道:“雅欣,要不这样,娘这有些蒙汗药,你喝了这些蒙汗药后好好地昏睡两天,等过了这两日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说完还翻箱倒柜的将那包蒙汗药找出来摆在桌子上。

叶雅欣看着桌子上的药包彻底的失望了,一把将蒙汗药扔在地上,声音颤抖道:“姨娘,你就别做梦了,爹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与其在这里跟我说,你还不如相爹坦白,或许爹会网开一面。”

就因为叶雅欣的不配合,兰姨娘趁机在汤药中放了大量的附子和蒙汗药,想要毒死她,同时还拼命的阻止雅茉施救,为的就是让叶雅欣替她背起这个黑锅。

想到这叶雅欣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其实如果不是这一场祸事,说不定她还要受兰姨娘的拖累,永远偏居一隅。

这件事情最终以兰姨娘被判死刑为结局,在雅茉的精心调理下,云婉柔逐渐恢复健康,迁居京城的日子被提上了日程。

时间如流水般匆匆流逝,转眼间就到了启程的日子,叶舒玄吩咐人将行李全部搬到船上,对着叶氏祠堂遥遥一拜,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路。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雅茉居然有很严重的晕船现象,每天都窝在船舱内几乎都要把苦胆吐出来了,湘琴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身影只能干着急。

这一天天气晴朗,闭门不出的雅茉难得地出现在甲板上透气,正当她闭着眼睛感受微风吹拂在脸上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吓得她打了个哆嗦,转头看见是一脸笑意的叶修寒,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你居然破天荒地出现在甲板上。”叶修寒穿的一身白袍,微风吹过,白袍飞扬,加上儒雅的脸庞,整个人如嫡仙般。

“对呀,吐了这么多天胆汁都快被吐出来了,趁今天天气不错出来吹吹风也是好的。”雅茉笑道“哥,是不是到了京城后你就要上任了。”

叶修寒看着两岸已经渐渐变黄的树木,点头道:“嗯,本来殿试结束后就要去翰林院任职,没想到皇上给了我这样一个恩典。”他的声音有点沉重但又像是在阐述事实一般的平静,一张俊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其实说实话,我更羡慕以前那种闲云野鹤的生活,可是现在咱们全家都迁到了京城,我就算为了这个家也不能放弃。”叶修寒自嘲了一番,转过头坚定的看着雅茉。

雅茉心疼的看着叶修寒紧锁的眉头,叹了口气道:“哥,你何必又要这么辛苦。”

叶修寒闻言一愣,不禁叹了口气,但又怕雅茉担心,转而戏谑道:“哪里有辛苦!我的妹妹都被皇上封为县主,若是哥哥再当一个游手好闲之人,说出去岂不令人笑话。”

“哥,你明白的,能被封为县主全是偶然,说心里话我也觉得以前的生活挺好。”说到这儿兄妹俩相视一笑,眼中全是默契。

突然一阵风吹过雅茉不禁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叶修寒担心她的身体提议回船舱,她点了点头各回了各的卧室。

越往北上走天气越冷,虽然还是秋初,就刮起了冷冷的寒风,再加上几日的连绵秋雨,使得外面又潮又冷。素来怕冷的雅茉缩在屋子里,身上已经穿了加厚的衣服,还点起了炉子,恨不得天天在火边坐着,云婉柔知道她惧冷,派人又多送了几个火盆,让整个房间都暖烘烘的,感觉甚是舒服。

雅茉成天窝在屋子里时而看看医书,时而诗兴大发写上两句,有时候云婉柔怕她无聊还会过来跟她说说话,倒也不寂寞。

这一日雅茉正窝在榻上看医书,湘琴手里拿着食盒走进来直呼:“这北边的风跟咱们南边的风比起来简直跟刀子一样,奴婢早上梳得好好的头发出去了一趟都快变成鸟巢了。”

听到她抱怨的声音,雅茉才从医书上移开眼光,看着她被冻的通红的鼻子还时不时的吸两下,从桌子上拿来一杯茶,放在她的手里说道:“北边确实比较冷,平日要注意保暖,小心得了风寒。”

见雅茉递来茶杯,湘琴只好先放下手中的食盒,喝过半盏茶等身子没那么冷后才将是食盒里的菜肴取出来摆在桌子上,道:“夫人说了,这天一天比一天冷以后小姐就在自己的屋子里吃饭,不用到前厅了。”

雅茉看着桌子上的菜肴,从榻上走下来净过手后拿起筷子说道:“你也坐下一块儿吃吧,省着待会儿出去吃那冷饭。”

湘琴知道雅茉这是心疼自己,心里一暖,也不推辞,坐在凳子上和她一起用膳。

雅茉看湘琴听话的坐在旁边,脸上带上了和煦的笑意,正准备开始用膳时,突然船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将桌子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溅了雅茉一身茶水。湘琴赶快从座位上站起来查看雅茉是否受伤,看见她无碍后才蹲下将地上残留的碎渣收拾干净。

这时洛书跑进来,语气快速道:“小姐,咱们的船撞在石头上破了好大一个口子,老爷说今天先上岸休息一晚,等明天船修好了再出发。”

雅茉闻言,点了点头,披上披风后走出房门,看见叶舒玄他们都已经站在甲板上查看被撞破的口子便走了过去,探出身子看了看河水的流速和深浅,不由的皱紧了眉毛。

“雅茉,你怎么出来了?”叶修寒本来跟在叶舒玄的身后,帮忙处理此事,转头一看发现雅茉出现在甲板上不由一愣。

雅茉强忍着冷意道:“我听说咱们的船撞了石头就出来看一看情况。”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