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出手救人

兰姨娘听后立刻出言否认道:“不可能,雅欣已经昏睡了好几日了,怎么看都是风寒的症状,又怎么可能会是正常的脉搏?大小姐就不要在这儿说笑了,还是请老爷赶紧去请个大夫来吧,雅欣怕是等不起。”神情急切,似乎下一刻叶雅欣就会香消玉殒。

雅茉听后上挑了一下眉毛,开口问道:“兰姨娘,我师从萧老太爷又给皇上治病,你觉得我的医术还不如外面请来的那些大夫吗?”说实话她实在看不懂兰姨娘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换一种说法,叶雅欣根本就没有生病,这一切只不过是被兰姨娘当做引叶舒玄来的棋子,想到这里雅茉越发的想要为叶雅欣医治。

听到这话兰姨娘立刻变得诚惶诚恐,忙摇着手道:“妾身不敢,妾身只是太担心雅欣的身体,还请大小姐见谅。”

一旁的花香趁机往叶舒玄的身边靠了靠,附和道:“老爷,奴婢以为大小姐年纪还小,在一些诊断方面不如年长的大夫,老爷还是请个大夫来为二小姐诊治比较妥当。”

闻着身边刺鼻的香味,看着花香浇揉造作的模样,叶舒玄忍不住皱紧眉头,怒斥道:“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丫头插嘴了?”

被叶舒玄如此一呵斥,花香委屈的低下头,像是风雨中娇弱的花,楚楚可怜。

雅茉嘲讽地看了一眼花香,继续说道:“姨娘,妹妹都病了这些天总该吃过药吧,你把那些药渣给我,我好研究研究。”

兰姨娘大吃一惊忙说道:“大小姐,妾身以为那些药渣没用就都扔了。”

兰姨娘都这么说了,雅茉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摆了摆手安慰道:“无妨,碰巧这儿还有没有喝完的药,我可以通过嗅觉便识出几种药来。”心想:就算你把药渣全扔了,你以为我就没有办法去弄明白,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吗。

想到这里,雅茉端起药碗正准备放在鼻子下,突然伸出一只手将要药碗抢去,只见兰姨娘将碗里的要全部倒在痰盂中,说道:“大小姐,那不是药,是红糖水。”

听到红糖水一词雅茉不禁冷笑连连,兰姨娘是不是傻,学医这么长时间她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红糖水和药水都分不清,还是说她压根就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个药里到底有什么。

想到这雅茉再也没有耐心耗下去,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兰姨娘略有些心虚的脸,张口问道:“姨娘,你这样拖着不让我给妹妹治病到底是为何?”

兰姨娘放下手中的空碗,一下子扑到床上,紧紧的抱着昏睡着的叶雅欣,痛哭流涕道:“老爷,妾身这一辈子也不求什么,只希望我的女儿好好的,妾身不是不相信大小姐的医术,只是雅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呀。”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担心女儿的好母亲。

就在这时被训斥过的花香又不死心的往前走了走,维护道:“老爷,姨娘平时如何疼爱二小姐我们这些做奴婢的都看在眼里,奴婢想今日姨娘这样失态是太在意二小姐的安危了。”

等到花香离雅茉的距离近了以后,一股淡淡的味道传进她的鼻子里,让她不由得皱紧了眉毛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叶舒玄看见雅茉不停的往他的方向走来还一直吸着空气,那样子像极了小狗,不禁问道:“雅茉,你在闻什么?”

雅茉眨了眨眼睛,沉思片刻后道:“爹,这屋子里隐隐约约有海兰的味道,如果长时间闻这个味道就会导致女子无孕。”

一听到会损害女孩子身体,叶舒玄忙把雅茉往外推,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什么闪失,“那你快从这个屋子里出去。”

雅茉无奈的拉下叶舒玄扯着她的袖子的手,又往屋内走了走后道:“爹,这屋子里除了爹外都是女子,还不如把这味香料找出来,以免对姨娘和妹妹身子不好。”

叶舒玄听后觉得雅茉所言甚是,虽担心着她的身体,但还是允许她进去找出那害人的东西。

雅茉之前就在花香身上闻见了味道,现在自然而然的把目标锁定在她身上,走进后又仔细的闻了闻后惊叹道:“花香,你身上怎么会有海兰的味道!”

花香之前听到这个屋子里有能导致女孩无孕的味道在就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现在听到雅茉突然这么说,立刻瞪大了眼睛,忙否认道:“大小姐明见,奴婢只不过是个丫鬟身上抹的不过是些普通脂粉,怎么可能会有海兰的味道。”她又不傻,怎么可能会把那害人的东西戴在自己身上。

雅茉怀疑的看着一脸忐忑的花香,又闻了闻后终于找到了散发着味道的地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后说道:“花香,你头上这桂花油的味道和我们用的可一点都不一样。”

花香脸色大变,忙否认道:“大小姐说笑了,奴婢只不过是个丫鬟,怎么可能会用桂花油抹头呢!”

雅茉看着一直在否认的花香,顿时觉得有些无语,对着身旁的湘琴使了个眼色,她立刻看明白走出房间,不一会儿拿着个瓶子进来放在雅茉的手里说道:“回小姐,这是在花香房里找出来的一瓶桂花油。”

雅茉拿着瓶子在花香的眼前晃了晃,一脸疑问的问道:“花香,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不过我有个疑问,这海兰有致使女子无孕的功效,你没事儿把它掺进桂花油里做什么?”

花香在看见雅茉发现她头上的桂花油后一双眼睛就紧紧的盯着一副不干我事的兰姨娘,现在又证据确凿,立刻把兰姨娘对她的承诺说出来,“大小姐,这根本就不是奴婢的桂花油,这瓶桂花油是姨娘今天赏给奴婢的,她说凭借我的模样肯定会成为老爷的姨娘。”

兰姨娘在看到雅茉发现海兰后心就沉不住了,现在又看见花香把矛头全部指向她,俨然不顾及慈母的形象,忙走到叶舒玄的跟前哭诉道:“老爷,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贱婢的话,我们娘儿俩一个月也就四十五两的银子,给雅欣置办个首饰都不够又怎么可能有闲钱买桂花油给一个奴婢。”

“兰姨娘你居然利用我!”花香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扑上去抓烂了兰姨娘的脸。

看着她们主仆二人在这儿狗咬狗,叶舒玄厉声打断“行了,雅茉,雅欣的病情严重你快去医治,出了什么事爹给你担着。”

得到叶舒玄的肯定,也没了兰姨娘的阻拦,雅茉先是端起床边那个曾装了半碗药的碗闻了闻,闻过后神色凝重,看着跪在地上可怜楚楚的兰姨娘只觉得难以置信,这药里不但放了有损身子的附子还加了大量的蒙汗药,兰姨娘是想用叶雅欣的命换得荣华富贵。

察觉到不对后,雅茉赶紧把碗放下,伸手摸上了叶雅欣的手腕,此刻她的脉搏已经没有最初正常的跳动,每一次跳动都是虚弱缓慢的,这正是中毒的表现。

神色阴沉的雅茉放开叶雅欣的手腕又伸手在她的鼻子下探了一下鼻息,此时她的鼻息已经极其微弱,随时都有可能断了呼吸。雅茉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搭理那个狠毒的女人,她必须抓紧时间,努力的将叶雅欣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

“湘琴,快去准备一把刀具和几盆清水。”

湘琴听后手脚麻利的走出房门,以最快的速度将雅茉需要的东西准备好。

雅茉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针灸包,快速的将叶雅欣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看着没有血色的身子,她集中精神,将银针准确的扎入心脉和脾经上。

这个方法及其凶险但见效极快,稍不留神就会因为时间的错过而延误了消除毒素的最好时机,雅茉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分心做其他的事,看着叶雅欣渐渐发紫的嘴唇,她的脸上慢慢地充满了汗意。

“我的女儿,你要把我的女儿怎么样?”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雅茉飞快落针的时候,兰姨娘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跑到床前将专心施针的雅茉推到一旁,一把抱住床上不省人事的叶雅欣大号道。

雅茉怎么都不会想到兰姨娘这时会突然跑出来,经过使劲的一推,身子失去重心,撞在了床边的桌角上,刺骨的疼直达她身体的每个角落,好看的眉毛因为疼痛紧紧的皱在一起。

站在旁边的湘琴马上放下手中的东西极速走来,将窝着身子的雅茉扶起来,靠在她的身上。

叶舒玄也快步走来,简单的查看了一番雅茉被撞的地方对着依旧抱着叶雅欣的兰姨娘责骂道:“你疯了,雅茉这是在救雅欣。”

兰姨娘紧紧的抱着叶雅欣,泪眼朦胧道:“老爷,大小姐哪里是在救我的女儿,你看她发紫的嘴唇,这明明是在害她。”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