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再出变故

半晌后,萧老太爷抚了抚山羊胡子,像一个小孩儿般哈哈大笑道:“不过你师傅我是谁呀,天下又怎么会有我治不了的病?”

雅茉本来都要放弃了,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激动地扯着他的袖子问道:“师傅,你的意思是还有救。”

萧老太爷对于雅茉这个反应很是满意,悠哉悠哉地走到桌前大笔一挥,一张新出炉的药房出现在纸上,他拿起来吹了吹后说道:“将这个方子上的药每天熬三个时辰,将三锅同样的药煮成一锅后服用,每日用针灸走大肠经,一个月后药到病除。”

雅茉一把抢过萧老太爷手中的药方,满是惊喜,半天后才反应过来刚才萧老太爷那副模样是在骗自己嘟嘴道:“徒儿就知道师傅一定会有办法,刚才师傅那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真的让我吓了一跳。”

湘琴也在一旁附和着:“神医就是神医,任何病都能药到病除。”

萧老太爷听着两个丫头恭维的声音,觉得心花怒放,半天后才挥手道:“你们这两个小丫头就别拍老夫马屁了赶紧回去吧。丫头,为师再嘱咐你一句这次的针灸过程极为痛苦,若是不行还是告诉你母亲吧!”

雅茉点头,对着萧老太爷深深地一鞠躬,将手上的药方仔细的保存好,带着湘琴踏上了回叶府的路。

坐在马车上,脑子里想着那包有问题的药,雅茉不由得乱了些心神,沉思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道:“刚才师父说娘亲用的这些药全都是被浸泡过的,说明有人在药上动了手脚,不过这两天府里都忙着准备进京的东西,要是这会儿抓住下药的人怕是找不到。”

湘琴听后,满是疑惑,歪着头对正在养神的雅茉问道:“小姐,小莲那丫头偷喝了夫人的药膳的事儿全府都知道,你说那个人会不会再次动手?”

经过湘琴这么一提醒,雅茉睁开眼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懊恼道:“你说的对。虽然我对外称小莲嫌热贪凉吃了凉东西与娘的药膳无关,但下药的人肯定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咱们已经出来一天了得赶紧回府。”随即让车夫加快了速度,平时要用一个时辰的路程今天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叶府门口。

雅茉神色匆匆,顾不上打点车夫就冲进了蒹葭苑,看到云婉柔如她的料想一般用了大量的寒凉之物已经晕倒在床上,神色不由变得不同。

她快步上前,把着云婉柔的脉搏,脸色一变对着身旁的湘琴吩咐道:“湘琴,现在情况紧急你快去萧府请萧老太爷来。”

等到湘琴匆匆离去后,雅茉才转过头,看着房中的三个人,神情严肃声音严厉道:“我不在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月嬷嬷有点儿心慌意乱,眼中全是急切,听到雅茉问话,忙回复道:“回小姐的话,昨日小姐嘱咐不允许夫人在用药膳,奴婢今日就没有让夫人在用药膳了,谁知夫人就在休息的时候用过几块儿点心喝了杯茶结果就成这样了。”

雅茉有些心急,打量着房中上下,突然想到了月嬷嬷说的点心,跟平常的温柔不一样,语气严厉道:“把夫人用过的点心和茶全部拿来。”

月嬷嬷听后,将刚才云婉柔用的剩下的点心全部放在了雅沫的跟前,她拿起一块儿制作精美的点心掰成两半儿放在鼻子下闻了一闻脸色巨变。

突然刚才就很痛苦的云婉柔蜷缩着身子倒在床上,声音痛苦道:“我的肚子好疼。”

雅茉马上放下手里的点心,急走几步,一把按住在床上疼得打滚儿的云婉柔,语速极快地吩咐道:“月嬷嬷,你赶紧去熬一锅浓浓的红糖水,飞丹去取一些艾草来,流青按住涌泉穴。”她一边说一边用银针扎了云婉柔的睡穴,疼得不行的云婉柔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很快艾草拿来了,雅茉点燃艾草后在云婉柔腹部进行艾灸,再加上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针灸云婉柔终于不再喊痛,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雅茉看着还是很虚弱的云婉柔,伸手紧紧的握着她满是汗水的手,神情焦急,突然房外传来了湘琴的声音,“小姐,老太爷来了。”

听到了湘琴的声音,雅沫快速的从内室走出来,看见萧老太爷的脸像是看到救星般说道:“师父,我回来的时候我娘已经被下了很重的寒凉之物。因为时间紧急,我用艾草进行艾灸,再加上大肠经一条血脉的针灸,现在我娘睡着你请进去看一看。”一边说,一边将萧老太爷带到云婉柔休息的内室。

萧老太爷看着一脸虚弱的云婉柔,轻微的摇了摇头,直接坐在床边为她把脉。

等到萧老太爷给云婉柔把过脉后,雅茉赶忙走上前,语气急切地问道:“怎么样了师父?”

萧老太爷长长的喘了口气,欣慰道:“好在你已经进行了抢救,为师现在再进行一次针灸,你娘的身子也就无大碍了!”

这一刻雅茉突然觉得针灸的时间是那么的长,看着萧老太爷凝重的表情,手心里布满了汗意。

经过一番针灸,萧老太爷才缓缓直起了身子,喝了半盏茶后才开口道:“丫头,你娘的身子很虚,再也禁不起折腾了。”

雅茉听后沉重的点了点头,心中划过愧疚,随即一脸坚定道:“师傅放心。我不会再让我娘受到伤害。”

萧老太爷看着虽然疲惫但依旧站得笔直的雅茉,不由有些心疼,将怀中的几颗药递给她后,没有再多说什么。雅茉看着手心中的几颗药,眼圈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送走了萧老太爷,雅茉坐在桌边,看着盘子里吃了几口的点心怒声道:“你们告诉我,到底是谁把这盘儿点心放在我娘这儿的?”

月嬷嬷听到后立刻站出来,一脸惶恐道:“回小姐的话,这两日夫人忙着处理进京的大小事宜,饮食很不规律。奴婢就擅自做主从厨房拿来了几盘点心,结果夫人才吃了几口就腹痛难忍。”其实在她说这番话时,手心里全是汗,她怕雅茉不问事情的前因后果直接将她处理了。

厨房?雅茉闻言挑了下眉毛,沉思道:厨房里牵扯的人太多,怎么可能知道到底是谁下得药。如果不是厨房的人下得,那自己做的岂不是打草惊蛇。

心思在心中流转,雅茉沉着脸,看着眼前的三个人问道:“夫人腹痛难忍的事阖府知道吗?”

月嬷嬷马上走上前,否认道:“回小姐,从夫人腹痛开始奴婢就没让人出去过,对外称夫人正在小憩,所以除了屋子内的人没人知道这件事。”

雅茉点头,接过月嬷嬷端着的碗先亲自尝了一口才喂给云婉柔喝,云婉柔虽然处于昏睡中但还是有意识在,一碗红糖水很顺利的全部喂了下去。

喂完了水,雅茉让湘琴去外面守着屋子,一双凤眼平静地望着屋内的月嬷嬷,飞丹和流青,手指按压在云婉柔的手腕上感受着脉搏逐渐恢复正常后才缓缓开口道:“你们三个都是府里的老人了,而且还是夫人的陪嫁,说句好听的无论是夫人还是我都早已把你们当成家人了,这两日的事你们都看在眼里,我希望在一切水落日出前夫人的近况不要让别人知晓,如果我在府里听到什么话是从你们嘴里传出来的,就别怪我不顾情意!”一番话是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既说明了她们三人对于这个家的含义,又顺便提醒他们不要做对不起这个家的事儿。如此一来也算是一箭双雕。

看着雅茉那一双清澈的眸子,三人不由生出臣服的感觉,低头道:“小姐,尽管放心,夫人对待我们是如何的我们都知道,我们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夫人不好的事。”

雅茉点头,低头想了想吩咐道:“月嬷嬷,现在离晚膳还有一个时辰,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该在那儿出现的人。”月嬷嬷听后忙点头,很快的出了院子。

看着月嬷嬷离开房间,雅茉转过头继续吩咐道:“流青,把夫人药膳里的那几味药都拿到房里来。”

流青很快的从药库中取来了药,雅茉从帕子里抓了一些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脸色大变,眼前这些药都是被浸泡过的,看来府里有人把手伸到了药库里。

如果不是厨房的人做的那又是何人用什么手段做的?突然她灵光一现,吩咐道:“飞丹,去把家里的帐簿拿来。”

雅茉看着眼前厚厚的一摞账簿,不禁有些头疼,但为了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看,可万万没有想到在桌前一坐就是一晚上。

月嬷嬷等过了晚膳的时间后才回到蒹葭苑,把她从厨房打探来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小姐,奴婢问到了这些天兰姨娘身边的丫鬟常去厨房,说二小姐身子不太舒服不好好吃饭,去厨房请教一番。”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