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叶修寒回家

这日,天色朦胧,东方泛起鱼肚白,一切都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雅茉早早的起了床,选了一身喜庆的衣裳,脸上还扑了淡淡的脂粉,“小姐,夫人派人来催啦。”洛书走进屋内催促道。

洛书是雅茉无意间发现的丫鬟,因为做事利索泼辣被提到二等丫鬟,专门负责水月居的杂事。

湘琴听后手脚麻利地将簪子插在雅茉的头发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往身上系了一件披风,带着湘琴快速的向蒹葭苑走去。

雅茉掀开帘子走进去看见云婉柔已经打扮好坐在屋里吩咐着事情,忙走上前请安后道:“娘,这么早就收拾好了?”

云婉柔满意的看着一身喜庆的雅茉,脸上充满了笑意,笑道:“可不是,今天是你哥回苏州的日子,你爹早就去衙门那等着了。”

想到今天即将要看见叶修寒,雅茉也不禁拍手道:“看不到哥哥在京城打马御街前的样子,能在苏州看看状元郎的卓卓风采也是不错的,被娘这么一说我恨不得立刻跑到大街上。”

看着素日端庄的雅茉一副猴急的样子,云婉柔笑着点了点她的头拉着她的手强行让她坐在身边道:“不急,等整个府里都挂满红绸子,咱们再出去也不迟。”

雅茉看着阖府上下还未挂好的红绸变得焦急起来,还时不时催促几声,终于等到府里都准备好后她们立刻起身去了苏州衙门。等她们到时,苏州城的街道上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不少人站在街道两边等着一睹状元郎的风采。

杨家与叶家皆穿的喜庆的站在最前面,雅茉和杨雪灵互视一眼都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大街上满满的人雅茉只觉得心里怀揣着紧张与喜悦,上一世她只顾的自怨自艾根本就没看到哥哥荣耀回家的场景,今日也算是弥补了上辈子的遗憾。

等太阳高高挂起时,远处传来一阵鞭炮和锣鼓声,雅茉伸长脖子向外看只见路上出现一支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再往后一些就看到身穿状元服,骑着高头大马的叶修寒阳光下的他一身红衣,胸前带着大红花,意气风发的神情,帅气的脸庞让雅茉心中不禁升起自豪感。

突然间一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手上传来的痛意让雅茉回了神,转头看见杨雪灵一脸紧张的看着队伍,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其中一个人,“雪灵,你怎么了?”

听到这话云婉柔笑着转过身,瞅了眼一脸娇羞的杨雪灵,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戏谑道:“这丫头问得什么问题,雪灵当然是看见自己的哥哥太激动了。”

雅茉狐疑的点点头,看见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至于如此吧,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叶修寒正好从马上跳下来,帅气的动作不知夺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雅茉心中了然,轻轻的用手指戳了戳杨雪灵的腰间,惹得她闹了个大红脸。

站在前排的叶舒玄和云婉柔越发的往前走近,雅茉也随着亦趋亦步,叶修寒见到父母双亲疾步走来,走至身前见苏州众多大人都在场,立刻拜了下去。

杨大人欣慰的看着叶修寒和杨沐辰,忙道:“两位为我苏州创下辉煌,本官代表全苏州的百姓感谢你们,快去拜见恩师和父母双亲吧。”

叶修寒和杨沐辰先对着杨大人和苏州众位大人行了礼后,转身跪在叶舒玄的面前,声音略带哽咽道:“父亲,儿子没有辜负你和娘的苦心。”

叶舒玄看着眼前这一对年轻人不由的想起当年自己一朝中举的时刻,红了眼眶好半天后才颤声道:“十年苦读,只为一朝,你们证明了做出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为你们自豪。”话音刚落,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所有人都为他们拍手叫好。

“杨大人,叶先生,你们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让我们苏州一下子就迎来了状元和榜眼,这在全国都是难得的。”

“是呀,是呀,二位教子有方方,值得我们大伙学习。”

赞赏声一阵接着一阵,听着那些真心的赞赏,杨大人和叶舒玄的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意。

欢呼声停止后,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圣旨到。”所有人虽然都面带疑惑但都立马跪在地上,唯有叶舒玄一人脸色有些苍白。

来人满意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从袖子里取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清清嗓子后高声念道:“叶舒玄听旨,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叶舒玄天元七年状元,名门之后,德才兼备,育子有功,着命其官拜户部尚书,封为护国侯,其女叶氏雅茉,蕙质兰心,妙手回春,特封为从三品县主赐封号安宁,其妻云氏婉柔封为正三品诰命夫人,择日进京不得有误。”

一段话念下来让整个叶家都震惊了,叶舒玄看着青灰色的地板,大脑再不停的运作着,他不知道皇上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内心虽然震惊但面上依旧平静,高呼:“叩谢吾皇陛下隆恩!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后,双手接下圣旨。

看着叶舒玄手上鲜艳夺目的圣旨,雅茉的眉头不禁皱成了一团,她从没想到皇上会给她一个这么大的恩赏,想起在行宫那日皇上说的话,雅茉脸色不由变得苍白但想到今日的喜事努力地保持着笑脸。

接过圣旨,叶舒玄起身递给那人一个荷包,他掂了掂荷包的重量,满意的笑了笑,在叶舒玄耳边轻语了几句后,在杨大人的带领下住进了苏州驿站。

云婉柔担忧的看着自家相公,明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也没吭声,半晌后叶舒玄带着叶家所有人回到叶府进行祭祀。

由于雅茉被封为县主,破天荒的成为了第一个进入自家祠堂的女子,祭祀完祖宗又在摆了宴席,上门道喜的人络绎不绝直到深夜叶家重新恢复了安静。云婉柔留在大厅里处理接下来的事宜,而叶舒玄则带着叶修寒和雅茉去了书房。

叶舒玄看着意气风发的叶修寒,满意的点点头,赞赏道:“修寒能得到陛下的赏识是咱们叶家的荣幸,以后在其位谋其政,切不可以权谋私,在朝中保持中立才为为官之道。”

叶修寒点点头,一脸谦逊的样子,拱手道:“儿子必将父亲的话谨记于心。”

看着稳重成熟的儿子,叶舒玄由未展开笑颜,抿着嘴半响后问道:“雅茉,今日听到旨意后惊讶吗?”

雅茉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后才小心的回答道:“不惊讶,当时在行宫时皇上曾说过要给女儿一个天大的恩赏,唯一让女儿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皇上为何又让爹重新出仕?”

叶舒玄听后才笑出声,目光复杂的看着雅茉,叹口气道:“没想到爹的女儿如此聪慧,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整个大乾都是皇上的,他的决定谁也改不了。”

听着叶舒玄和雅茉打着哑迷,叶修寒虽不至于一头雾水但也不知道究竟在说什么,满脸严肃的询问道:“爹,我不在家这段时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叶舒玄叹口气,将满心的心思都压了下去,怜爱的摸了摸雅茉的脑袋,说道:“发生了很多,等日后有机会了爹再跟你详说,今天累了一天了,都早点回去歇着吧。”

叶修寒知道如果父亲不愿多说是绝对不会吐出一个字,随即带着雅茉行礼后走出了书房。

夏日的夜晚偶尔有风吹过,给闷热的空气带来了一丝凉爽,兄妹两个走在路上一直默默无语,他们都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直到走到了水月居的门口,雅茉才开口道:“哥,今天我看见你的风姿真的很开心,你不知道那些小姐看我的眼神有多么的羡慕。”

听到雅茉这么说,叶修寒不由的笑出声,佯装严肃道:“小妹这样说是觉得哥哥以前对你不好?”

雅茉如何能不知道叶修寒做出这副模样只不过是在逗她,吐了吐舌头,娇声道:“我可没这么说,都是哥哥自己猜的。”

看着她一副活泼开朗的样子,叶修寒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感慨道:“雅茉,我真的很高兴这次回来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雅茉闻言一愣,顿时红了眼圈儿,是她想差了,她以为叶修寒不喜欢她,声音不由得变得哽咽:“哥,我已经长大了不能一直生活在你们的羽翼下受你们的庇护了,我要学会坚强。”

叶修寒感觉到胸前的湿意,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等到怀中人的肩膀不再颤抖,才开口道:“你无论做什么决定,哥都支持你。”

可能是这么长一段时间雅茉心里都憋着事,在与叶修寒的谈话中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等到听到这句话后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从叶修寒的怀抱中挣出来,红着脸道了声晚安,匆匆地跑回了水月居内。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