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再遇黑衣人

叶舒玄觉得肺都要呼之欲出,深吸了口气后艰难的决定道:“皇上还行给草民一些时间,带殿试后再将心中所想告知。”

皇上满意的看着叶舒玄的反应,继续施压道:“叶修寒是个不错的孩子,不出意外他会是这届的状元,朕到时会让他带着朕的旨意回到苏州。”

叶舒玄无力的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直直的走向清华苑接上妻女回到了叶家,一路上对皇上的威胁只字未提。

在回到叶家后雅茉每天都在云婉柔的监视下每天都喝着萧老太爷写的补血益气的药方,直到她苦到脸色发绿后云婉柔才勉为其难的说以后不必再喝了,这句话让雅茉高兴了好一会儿。

这一天雅茉从蒹葭苑请安出来走在前往水月居的路上,身边跟着湘琴,两个人时不时的说两句话,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架着她俩的胳膊钻进了桃林里,此时桃花早已开败,桃树上结满了桃子,可雅茉根本没有心思去看那些长势很好的桃子,因为有一把匕首正比在她的脖子上。

怎么这么倒霉,刚从宫里活着出来现在又被人挟持,难道是因为自己和刀有缘?雅茉忍不住腹诽道。

“别出声,小心我一刀了结了你。”一个低沉的男声从背后传来,雅茉小心的吞了口口水,将已经到嘴边的声音生生的咽了回去,顺从的微微点了一下头。

黑衣人见雅茉没有反抗将被点了睡穴的湘琴扔到一颗桃树旁,拖着她又往里退了数米,等到一丝光也看不见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雅茉觉得手里满是汗水,感受着脖子上冰凉的匕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压着嗓子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叶府?”

回应她的只是夏虫的叫声,看着挟持自己的人不说话,雅茉不死心继续说着话:“你只要不伤害我我就可以放你出去。”

那人闻言把手中的匕首离得她的脖子远了一点,雅茉这才顺利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但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眼睛一转正准备用药把身后人迷晕,可那人似乎知道她的意图一般再次把刀比在了她的脖子上,顺手还往她的嘴里放了颗药。

雅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里面全是惊恐,学医这么长一段时间她能尝出来刚才吃下去的药是颗毒药,果然黑衣人再次发出了声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意图,你刚才说可以带我出去,只要我离开了你就不会死。”

他的语气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一点也不像是被追杀样子,雅茉忍不住蹙眉,半晌后才说道:“我说到一定会做到,你先把匕首拿走,我再带你出去。”

黑衣人很显然没想到雅茉会这么说,但还是将匕首从她的脖子上移开,放她自由。

没了匕首的威胁,雅茉自由的活动了一番有些僵硬的脖子,转头一看不由怒火中烧,一点都没有了被挟持的样子,怒视着悠然自得的黑衣人,压低声音怒骂道:“怎么又是你,上次你就出现在我的闺房里用匕首比着我的脖子,这回还这样,你不觉得用同一种方式劫持我很无聊吗?”

黑衣人看着眼前眸子里闪着火星的雅茉,不由的笑出声,带有磁性的声音让她的脸腾的红起来,不过很快的就消失了,因为那人说了一句很是欠扁的话:“很无聊吗?我这次可是换了种方式以报上次你对我用药的恩。”

听到黑衣人提起上次,雅茉心虚的笑了笑,不过很快的板起了脸道:“你对我用药就是你的不对,快点把解药给我。”

“我又不傻,把解药给你你若是跑了怎么办?”黑衣人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银白色的面具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雅茉使劲的摇了摇头,一脸讪笑道:“你武功这么好,就算是我拿上解药跑了可能还没跑多远就被你追回来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直接拒绝道:“那可不能保证,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还没忘记你上回做的好事。”

看着他这么不配合,雅茉也懒得再多费口舌,正准备故计重使时远处传来一些声音,隐隐的火光照亮了桃林:“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火把朝这里走来?”

显然,黑衣人也看到了远处的火光,一脸凝重道:“有人在追杀我,你快点带我出去,否则被他抓住了你们全家都得死。”

雅茉望着那双和琉璃一般漆黑的眼珠,顾不上多想,伸手拉着他的衣袖连忙往里走去,“你快点跟我来,我带你出去。”

桃林深处长满了杂草,锋利的草划过她穿着单裤的小腿让雅茉忍不住皱眉,可是她现在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要赶紧将这个麻烦送出去,提着裙摆一直往里面跑,直到到了一堵高墙边,雅茉才停了下来,口里喘着粗气。

“这里是墙,如何过去?”黑衣人看着雪白色的高墙,不满的看了眼雅茉,虽然他武功不错,可是这墙也太白了,稍微一蹭就会留下痕迹。

“你急什么!”雅茉瞪了眼黑衣人,手脚麻利的从周边捡出很多石头,摆在墙下面,等她伸脚试了一试后欣喜道:“好了,快出去吧。”

“你让我翻墙?”黑衣人不满的看着一脸得意的雅茉,恨不得打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怎么会想出这么白痴的办法。

“对呀,这是最好的办法,小时候我无意中发现我哥就是这样从家里溜出去玩的。你别忘了现在你被人追杀,要是我把你从后门带出去说不定等你的就是死亡。”雅茉瞪着黑衣人的面具,心想要不是为了他也不会把哥哥小时候的事暴露出来,他居然还这么多事。

就在此时,桃林外头隐约传来几声声音,“这边还没有搜过,进入后仔细搜查。”

“二皇子,我不过是一介草民又怎么会藏匿刺客呢?”隐约中雅茉听到了叶舒玄的声音,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黑衣人小声道:“追杀你的人是二皇子?你快点出去,我还要赶紧把这些石头扔的远一点,以防他们发现。”

黑衣人点了点头,满怀歉意的看着一脸一脸焦急的雅茉,从怀里掏出一颗药放在雅茉手里,动作利索地翻墙而去,声音从墙对面传来:“来不及多说了,不过感谢小姐今天舍命相救,这是解药。”

雅茉迅速的把解药吞进肚子,手脚麻利的石块儿扔到树林的各个地方,一口气跑到湘琴睡得地方,一根银针扎进睡穴唤醒了昏睡着的她,眼看湘琴的惊叫声要脱口而出,雅茉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安慰道:“黑衣人走了赶紧摘几个桃子,咱们赶紧出去。”

湘琴听到黑衣人走了,缓了口气,赶紧摘了几个桃子揣在怀里,同雅茉一起回到大路上。

“什么人在这里?”还没等雅茉走出桃林,只见一道冷光闪过,一把剑指在她的面前。

“爹,二皇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雅茉佯装很是意外,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们。

二皇子冷着一张脸看着有些狼狈的雅茉,询问道:“叶小姐这么晚了怎么会在桃林?”

雅茉见此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副小女儿的娇态道:“我刚从娘那里过来,路过桃林看见桃子都熟了就觉得嘴馋,所以带着湘琴去摘桃子,谁想到摘着摘着就走到里面去了,要不是听见爹的声音女儿还没发现已经走了这么远。”

二皇子显然不信,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看见雅茉裙子上的血迹,冷笑一声:“那叶小姐可以解释一下,你裙子上的血迹是怎么来的?”

雅茉显然没想到裙子上有血,先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顿黑衣人,再垂着头道:“回二皇子民女刚才往深处走了走,这裙子上的血是里面的荒草划破腿留下的。”说罢蹲了下去,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这时走进桃林的人走了出来回禀道:“回二皇子,并无任何发现。”

二皇子听闻,眼中的冷意更甚,半晌后冷声道:“既然没发现就算了,这么晚,打扰到叶先生了。”

叶舒玄连说不敢,两个人目送着二皇子带人离开叶府后才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雅茉,把雅茉5看的心里发毛后才说了句早点回去歇着吧。

雅茉如得大赦,忙向叶舒玄道了声晚安,带着湘琴飞奔回水月居,叶舒玄看着她的背影不由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书房。

由于皇上中毒,所以提前决定返回京城,等到送走了皇室后雅茉突然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不过也没太在意,一切又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直到殿试结束,好消息传来。

在这次科举中,十五岁的叶修寒凭借一身才能摘得状元,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光荣,云婉柔自打得到消息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指挥着下人将家里上上下下打扫得干干净净,就等着叶修寒从京城回来。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