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皇上重病

雅茉望着杨雪灵,拍了拍她嫩白的小手表示安慰,,顿了一顿,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声音略带抖意道:“在花园里才站这么一会,觉得身子都是冷的,咱们还是回到厅里吧,吃点点心喝点茶暖暖身子也是好的。”

“我差点忘了你身子还没大好,那便一起去吧。”杨雪灵点头赞成,便和雅茉两人转身往刚才来时的路走去,两个人聊着天,,突然一阵风吹来落了一地的合~欢花,其中不少花落在了雅茉的肩上,杨雪灵伸手帮她付下肩上的花娇笑道:“看看雅茉长的多美,让花都忍不住要嫉妒了。”

雅茉拿起杨雪灵手中的合~欢花,闻了闻后笑道,“我看这合~欢花倒是香的很,拿荷包装起来,放在床头最适合用来安神,等会我们多带点回去,好给每个人都做一个荷包。”

就在此时皇后带着众人风风火火的朝内宫走去,杨雪灵拉住一位相交不错的千金问了几句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两个人看到两家夫人也走来忙跟了上去。

去了内宫,听到皇上晕过去的消息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皇上身为一国之君是天下的根本,如今他这么倒下去是不是有人蓄意而为想让二十年前的悲剧再次上演吗?

现在她们都站在皇上寝宫门口等待着消息,苏州的权贵们之前都陪在皇上身边皆亲眼目睹了皇上倒下那一幕,哪有人敢擅自离开。

今天皇上在行宫中设宴结果却出了这么一档事,凡是来到宫里的都是有嫌疑的人,此刻他们被围在禁卫军中像是待宰的羔羊。

雅茉挤在人群中,看着进进出出的宫女和背着医药箱赶来的太医,心也不禁揪了起来,说不定皇上晕倒并不是单纯的水土不服而是有其它原因。

她不禁瞪大了眼睛,如果说刚才还在怀疑那么现在她越发的肯定心中所想,如果只是简单的水土不服宫中的太医又不是吃干饭的怎么可能会治不好,可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人出来说句话说明皇上的病并不是那么单纯。

过了正午,太阳晒得越发的热了,隔着鞋都能感觉到从地板上传来的热气,空旷的宫殿前广场上不少人都觉得有些头晕眼花,甚至有不少贵妇千金都晒晕了过去。

雅茉看着身边已经有些站不住的云婉柔心中升起了想要去试一试的想法,她的脚刚迈出一步就被拉了回来,抬起头看见云婉柔严厉的眼神,就算没有张口也明白她是不希望自己去以身试险。

雅茉回握着云婉柔的手,自嘲的笑了笑,刚才头脑发热一心只想着要救皇上却忘了自己这半吊子医术会给家人带来麻烦,更何况皇后他们都不心急自己急个什么劲,随即也就歇了要去给皇上医治的心思。

而此刻的寝宫中并没有她想象的那般平静,皇后看着跪在地上一直请罪的太医们气的把手中的茶杯都扔在地上碎成好几瓣,所有人都神情凝重,风冉恒出声道:“皇婶,行宫距离萧府有半日的行程,皇上现在病情严重,一味的把希望放在萧老太爷的身上是不是太过果断。”

“那你告诉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带来的那些庸医看了半天都不知道皇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我除了能把希望寄托在萧老太爷的身上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皇后已经没了该有的姿态,她现在像是只迷了路的母狮,用怒吼来表达心里的无助。

风冉恒叹了口气,不情愿的把希望压倒了雅茉的身上,开口道:“皇婶忘了,今天前来赴宴的有一位可是萧老太爷的徒弟,说不定她可以试一试。”

皇后听到风冉恒的话后,神情有些恍惚,眼前出现了她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脸和刚才在宴会上见到的叶家大小姐的脸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她不要让那个人再来打扰她的生活,绝对不允许。

“皇上只是水土不服才陷入昏迷,这半日本宫还是等得起。”皇后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嫉妒和愤恨还有无助,冷冷的开口。

“皇婶,若是只是单纯的水土不服,那些太医把了半天脉难道看不出吗?你看看他们跪在地上一幅无能的样子,说明皇上的病要比咱们想的严重。”风冉恒也不顾身为人臣该有的礼节,冲着皇后大声喊到,因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不光是大乾的皇帝还是他的亲伯父。

“母后,儿臣觉得冉恒说的极是,父皇病情来势汹汹,与其在这等着请萧老太爷来不如让他的徒弟试一试。”风华重自是明白皇后为何反对,可如果父皇在此时驾崩那在世人眼里和他就扯不开关系了,于私心而言他还是希望父皇能度过这次难关。

皇后听到风华重的话,还是下意识的摇着头不同意,直到胳膊被他狠狠的握了一把才茫然的抬起头,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母后,父皇为国之根本。”才幡然醒悟忙点头同意。

“皇后娘娘,臣这就把她带进来。”看到皇后终于点头同意,风冉恒像一阵风般冲出了寝宫。

风冉恒走在人群中努力的寻找着那个寄托了希望的身影,终于在靠后的位置发现了雅茉,忙冲过去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朝寝宫走去,语气激动道:“快点跟我进去,皇上病的很严重怕是等不到萧老头来了,你快去应应急。”

雅茉走了几步才听懂了风冉恒的意思,伸手拍掉了袖子上的手,拒绝道:“我还没有出师,哪能轻易给别人治病,更何况倒下的那位是皇上,若是我没有成功整个叶家都会被我牵连。”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已经差人快马加鞭去请萧老太爷了,你只要撑到他来了就行。”雅茉张口想要反驳,风冉恒快她一步说道:“你忘了你师父在收你为徒时说过什么,凡是遇到皇室人生病时都要去医治,你在这坐视不理难道不是违背了师训?”

居然用师训来威胁我,雅茉愤恨的盯着风冉恒的俊脸,恨不得扑上去抓上两把,气愤地说道:“皇后不待见我你又不是没看到,现在我再去她面前晃悠一圈不是自寻死路吗?我知道师父命不能违,可是。。。。。。”

风冉恒打断了雅茉没说完的话,“没有可是,雅茉,从上次一起出游时难道你没有发现萧老太爷就一直让你单独的看诊治病,说明他已经认同你的医术,你放心皇后她不会对你怎么样。”

雅茉觉得心思十分沉重,她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坚定的点头同意,风冉恒也不顾男女有别,当着众多贵妇千金的面扯着她的袖子冲进了殿内。

刚步入殿内走过几个帷幔浓浓的药味迎面而来,闻的她直皱眉,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紧张,地上跪着一群颤颤巍巍的太医们,满头大汗也不敢伸手擦干净,皇上出了问题可他们作为太医却查不出,若是皇上有个万一那他们都得陪葬,一个个面如死灰,浑身透着绝望。

雅茉早在前世就见过皇上了,那时的他两鬓斑白,神态苍老那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虽已经变得混浊但依旧炯炯有神,可现在看见的皇上一身明黄的五爪金龙袍却也掩盖不了脸色灰白,一双虎目无力的合上,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颓废的气息。

“皇后娘娘,这位叶小姐可以救皇上一命。”风冉恒走上前说道,皇后从座位上站起来锐利的看着一脸镇定的雅茉。

那些跪在地上的太医们抬起头看见来人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黄毛丫头,笑的更为讽刺,他们浸淫医道多年都对皇上的病都无计可施,一个小丫头能做些什么。

许久后,皇后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恭亲王世子说你是萧老太爷的徒弟深得他医术传授,可你看皇上的病连宫里的太医都没有办法,你凭什么能让本宫信任你!”

面对皇后的怀疑,雅茉先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站起来后平静的望着皇后审视的双眼,冷静开口:“民女虽师承萧老太爷,但却无人得知,娘娘怀疑民女也是应该的。今日民女是有些莽撞了,但皇上身为一国之君是国之根本,民女只是希望能用绵薄之力暂时稳定皇上的病情为萧老太爷救治多争取些时间。”

“你也说了,皇上是一国之君,若是你没能及时稳定住皇上的病情反而加重那就不是能简单解决的事了。”皇后咄咄逼人道。

雅茉觉得皇后说的话有些好笑,如果她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寄托希望那又何苦让风冉恒寻她过来,坚定的说:“娘娘让世子找我来就是想尽力一试,民女在进来前就已经想好了,若是民女无能皇后娘娘尽管处置。”

皇后看着眼前这一脸平静的少女,记忆中的脸再次和她合二为一,她在等着自己的决定,可却没有一丝慌张之色,这个表情让她心里有些不爽,甚至有想把她赶出去的冲动。可是皇上现在性命难保,危在旦夕,若是只是为了一时恩怨拒绝了她的医治,那她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无力回天。皇后再三纠结下终于同意了雅茉的医治,看着她走向龙床的背影,皇后尖锐地说道:“叶小姐要是你不倾尽全力害的皇上不能醒来,你的整个家族都要陪葬。”

雅茉没有转过身,在原地站了一分钟后坚定的点点头继续朝龙床走去。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