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初见皇后

雅茉换好了衣服浅笑道:“平时穿黄色衣裙也没什么,如今要去行宫自然不能随意穿着,这蓝色的衣裳也不素净,倒也没有冒犯了皇室威严。”

其实她只不过是不想在皇后面前太突出,这次皇上南巡她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既然如此还是安安静静的做一只缩头乌龟。

行宫在苏州城郊处,距离叶府相对较远,雅茉收拾好后就准备去蒹葭苑和云婉柔一同去行宫。

刚出了水月居,便看到叶雅欣含笑走来道:“我正准备去寻姐姐呢,可巧就来了。”

雅茉瞧着她这一身的装扮想来是没少费心思,一身粉色长裙衬得她肤质白皙,整体看也没有什么错处,只不过头上别的步摇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怕是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既然遇见了,那便一起吧。”雅茉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带着她一同去了蒹葭苑,等云婉柔处理完家事后一起去了行宫。

当她们到了时行宫前已经停了不少马车,下了车立刻有人来把她们带到今日宴会举行的地方。

行宫金碧辉煌,大气非凡。设宴的花园更是百花盛开,不少千金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笑声飞扬,给这座严肃的宫殿添了一些生机。

进到宴会厅,只见风冉恒坐在左手的第一个座位,一身白衣上绣着繁琐的花纹,身上的配饰无一不彰显着他的地位,他此刻手握酒杯,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正歪着头同坐在身旁的人讲话。

雅茉转头看去只见对面坐着一名与他气质完全不一样的男子,一张俊脸面无表情,一双鹰眸充斥着冷意,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那是皇后的儿子,皇上的二皇子,风华重。前世只在皇室家宴中碰见过,没想到今世第一次见面居然在行宫中。

眼睛再往后看,雅茉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因为她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风华茂。

看着那张脸雅茉似乎又看见了那日他毫不留情的在圣旨上写下斩立决时的情景,她已经分不清现在面对的是幻境还是现实。

而坐在他身后的便是在青松书院教书的孙晨,不知他在风华茂耳边说着什么,只见他的目光转向了自己。

风冉恒在雅茉出现在宴会大厅时就一直看着她,此刻看见雅茉呆呆的看着风华茂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不禁埋怨道:一个女子光天化日之下对一男子紧盯着传出去不知又要有什么样的流言蜚语,这丫头也不知检点些。

这是走来一位宫娥,把雅茉带到一张桌案前,转述了皇后的话,意思是要让每一位千金都写一首写景的诗呈上去,雅茉略加思索,在纸上写下一首毫无特色的咏荷诗。

“皇后驾到!”就在这时,只听一阵喊声传来,一位身穿华服的女子在众多宫娥的簇拥中仪容端庄的走进来。

待走近了之后,众人便齐齐行跪拜之礼,口中高喊:“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在宫娥的服侍下端坐在高位上才微启朱唇道:“都起来吧。”

这时,雅茉随着众人站了起来,坐回座位上,望着那端坐在宝座上的皇后一身明黄色宫装仪容大方面对着在座的所有人,已经年过四十的她保养的十分得当,脸上基本上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可那双上挑的眉眼中虽带着端庄的神情但也掩不住眼中的算计和空寂。

只见她端起桌上的酒杯,眉眼带笑道:“本宫第一次来到苏州见识过这里的风景,被这的富庶所折服,觉得这次来此甚是喜欢,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我大乾盛世送上祝福。”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下面的人自然是少不得要再说上客气话,你来我往,觥筹交错一番,宴会就正式开始,刚才千金们好写下的诗作已经放在皇后的桌子上。

雅茉坐在下方,平静的等待着结果,她写了此时最常见的荷花,立意也不是很明确在众位千金中并不突出,想来皇后是不会关注到她的作品。岂料,皇后娘娘却在众多的作品之中,顺手拿起一张上好的宣纸,笑道:“这个作品写着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整首诗十分押韵,不但突出了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还展现了它花中带露的娇媚之态,是首不错的诗,不知是哪家千金所做?”

旁边的嬷嬷立即接过皇后所拿的诗,展现在众人的面前,雅茉随之望去,竟然是她那首并不张扬的咏荷的诗,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对于诗文向来是最拿手的,但怕会在宴会上引起皇后的注意她特意写的很是平庸,而且在座的各位不少都能写一首很好的诗,今日的情形更是会拼尽全力赢得皇后的青睐,她的诗绝对不会这么显眼。

而且每张纸上都会表明是何人所做,皇后如此做怕是有事找她,可是现在这首诗已经被传看了一遍,她若不站起来就是得罪了皇后,无奈下只能站起来行礼道:“回皇后娘娘的话,此诗乃民女所作。”

但见皇后抬眸,头上带的凤冠闪着耀眼的光,一双凤眸阴沉的看着面前垂着头的少女,鲜红的指甲紧紧的握着手心,直到传来痛意才发觉道有些失态。

“看你上面署名姓叶,想来是名声大噪的叶家大小姐。”皇后脸上带着慈祥的笑,眼下却闪过一丝凌厉。

雅茉暗自心惊,皇后这话明面上是在夸她实则是在损她,在座的那个不是人精,谁能听不出皇后话中的意思,皆掩唇笑着。

但见恭亲王世子靠在紫檀木的椅子上,微微一笑,慵懒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漫不经心道:“皇后娘娘此言真是不错,臣来苏州后就听闻叶小姐协助萧老太爷治愈水县的瘟疫,若不是有他们怕娘娘现在看见的只会是尸骨满地,哪有这繁华的场景。”

雅茉本半垂着头,听到风冉恒的话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依旧一副慵懒的神情,似乎在说一件可有可无的事,在几句话语间就缓解了凝重的气氛。

而皇后本来带着责怪的话语,在风冉恒的一番辩解后,反倒像是在表扬雅茉一样,这让皇后眼下生出恼意,但身处后宫多年的人又怎么会在众人面前失态,随即将恼意淹没在笑意中,恍然大悟道:“原是如此,真的是让本宫对你刮目相看,看来叶夫人也是教女有方。”

“皇后娘娘可能是不知晓,这叶家大小姐除了能悬壶济世外,也是苏州城的第一才女,听闻不少才子都甘拜下风。”说话的人正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婢女宛瑜,她的话音刚落,不少人不由的抽气。

文采能被男子称赞对于女子而言是一件很不好的事,这表示了这个女子品行不端,将来是不可能有好姻缘的。

花园里变得极其的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雅茉,等待着她如何去回答,毕竟在座的都是上流社会的贵妇,千金若是一个不小心那传出去的就真的是“英明”了。

杨雪灵手心紧紧捏住,脸上带着明显的担忧,她恨不得冲上去替雅茉辩解几句,可是若是礼仪摆在这,皇后并没有允许她说话,若是她贸然出声不但帮不了雅茉怕是也会连累整个杨家。

而叶雅欣坐在云婉柔身边面上带着些微的担忧望着雅茉,眼底却是带着快意,当初她还因为才女的名声吃过醋,现在看来这只会是雅茉的催命符。

风冉恒慢慢收紧了手指,一双桃花眼望着底下波澜不惊的雅茉,过了一会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笑意。

雅茉面上带着微笑,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后,方抬起尖尖的下颌,眸子闪着灵动的光芒,宛若点点星辰,含笑道:“民女才识浅薄,怎能担起才女之名,只不过是女子之间的闲来无事的游戏罢了,不过皇后娘娘提醒的极是,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在宴会上写诗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柔柔的声音像是春风拂过人心,不禁缓解了紧张的氛围,听完她的解释让所有人都想到平时宴会时小姐们围在一起写诗作画,可能无意间传了出去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皇后的脸色略有些缓解,虽没有放松神情但比起刚才不知好了多少。

风华重听到这番解释后,抬起头将视线转向了站在大堂中央的雅茉身上。

她眼眸灵动,充满了智慧,三言两语中就化解了当前的危机,长相漂亮确实是美丽和智慧并存之人,相比起那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不知好了多少。

风华重眼神微动,赞赏的看着她,这是他极少露出的神情。

感受到他的视线,雅茉抬起眼睫与他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后立刻又垂着头,继续等待皇后娘娘发话。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