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回到苏州

风冉恒低头看着地上死尸,嘴角挂着残忍的笑,既然他们敢当着他的面杀人灭口就不可能有把柄留下,挽了个剑花,瞬间地上的尸体变成了一副骨头架子,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再配上地上的场景让不少人弯腰呕吐起来。

“去把这份大礼派人送到白王府,相信白王爷肯定对一份礼物很满意。”风冉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骨架,眼中带着冰冷的寒意。

几日后雅茉的病情相对缓解了许多,风冉恒一行人启程往苏州,不过他们并没有回萧府而是去了叶府。

云婉柔在雅茉出事的第二日就知晓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直直晕了过去,叶舒玄也没心思管理书院,成日在家陪着生病的妻子,整个叶府被笼罩在低沉氛围中。

“老爷,夫人,世子带着小姐回来了。”管家喜悦的高声呼喊道,让整个叶家都听到这个好消息。

听到这话云婉柔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不顾叶舒玄的阻拦摇摇晃晃的向前院跑去,见到沉睡不醒的雅茉当场就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扑了上去,声嘶力竭的喊着,让一旁的叶舒玄也红了眼圈。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雅茉扶在床上休息,这些天雅茉的疫情在萧老太爷的治疗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萧老太爷担心虎狼之药的副作用也没有发生,可不知为什么她迟迟醒不过来,以为是水土的原因所以就马上启程回了苏州。

“云丫头,这两日你就多费点心,可能没几日就醒了。”萧老太爷看着床上的雅茉,叹了口气,其实雅茉什么时候能醒来他也没有把握,这样说也不过是对云婉柔的安慰。

云婉柔泪眼朦胧的点点头,看着床上一脸安详的雅茉,真是又心疼又埋怨,想到这些天女儿九死一生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从回到叶家后的每一天云婉柔成天守在雅茉的床前,任何事都不假他人之手,只是希望雅茉醒来的时候能立刻看见她,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雅茉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就连萧老太爷也有些不知所措。

“雅茉,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你不是说想看你哥哥写来的书信,娘读给你听。”云婉柔已经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让雅茉醒来,整个人都有些慌了。

“婉柔,雅茉只不过是太累了,你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吧,说不定明天就醒了,你这样崩溃等孩子醒了你又倒下了怎么办。”叶舒玄心疼妻子这副模样,劝慰道。云婉柔听到这话,扑进丈夫的怀中彻底绷不住痛哭出声。

就在这时,沉睡多日的雅茉睁开了眼睛,晦涩的眼睛突然受到光有些难以适应,微微的眨了眨眼睛,转头看见坐在身边的母亲失声痛哭着,沙哑的嗓子缓缓的说出几个字:“爹,娘,女儿让你们担心了。”

听到这个久违的声音,云婉柔都觉得是不是幻听了,看着床上露出笑容的女儿,哭丧的脸终于露出了笑,一把抱住她,埋怨道:“你这孩子睡了这么多日,知不知道一家人有多担心,就连萧老太爷都说你在不醒就回天无力了,娘都快被你吓死了。”云婉柔激动地连话都变得语录伦次,她现在只想分享她的喜悦。

“好了,雅茉这次能逢凶化吉也多亏了萧世伯在。”叶舒玄也红了眼眶,只不过没有云婉柔那么激动,神思清楚的让下人去萧府抱喜。

萧老太爷听到消息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风冉恒虽没什么表示但眼中也带着一丝的欣慰。

从雅茉醒来的这些天整个叶府都沉浸在喜悦中,云婉柔更是天天做补品把瘦的脱型的雅茉慢慢地养胖。

“雅茉。”一声清脆的声音,杨雪灵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眉眼里充满了担忧,还没等喘口气就径直走到床边。

“雪灵,没看见叶夫人在吗,还不赶紧行礼。”杨夫人走在后面,见此说了一句,她知晓两人是好友,可还有长辈在怎能失了礼数。

云婉柔不在意地笑道:“雪灵能来就行了,哪还有那么多的规矩,刚才雅茉还跟我抱怨躺在床上难受非要出去走走。”

“雅茉,身子可好点了?”杨雪灵坐在床头的凳子上,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和依旧苍白的面色,问道。

“好多了。”雅茉伸出手握着她无处安放的手,笑眯眯道。

“好了吗?怎么感觉你还很虚弱,你看你唇色都是白的。”杨雪灵回握着她的手,听着她不时传来的咳嗽声,担忧的问道。

“这都好多了,前几日我还一直睡着醒不来呢。”雅茉想起昏迷的那段时间耳边常传来哭泣声,不由的有些头疼,她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周围发生的事还是知道的。

杨雪灵看着她那皱巴巴的脸,叹了口气,想着她这么单薄的身子要和瘟疫作斗争,不禁埋怨道:“你说你好端端的去什么水县,不但感染了瘟疫还睡了这么多天,你知道吗,我爹告诉我你一直昏睡的时候我都吓坏了。”

“当时也没想到会去那里,谁知道走着走着就去了,这可能是上天给我的一次考验吧。”眼看杨雪灵的脸色不怎么好,一双水眸望着自己满是责怪,雅茉脸上马上挂起谄媚的笑容,那变脸速度真的比风速还快,“你别生气了,要不是有人把消息拦截下来,水县有瘟疫的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若是传染范围广了咱们也要遭殃。”

听她这么说,杨雪灵眸中的责怪,又被疼惜和感激所覆盖,雅茉说的对,要不是这次无意中发现水县的疫情等将来传播到苏州城那受到伤害的人就更多了,再者父亲身为苏州按察使没有及时发现周边附属县有疫情存在,一顶办事不严的帽子扣下来,那脑袋上的乌纱帽是肯定保不住了。

“雅茉,你这次去水县真的救了我爹一命我很开心,可当我知道你生个病还昏迷不醒时我又很难受。”杨雪灵说着说着声音越变越小,小心的问道:“雅茉,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雅茉看着她羞愧的样子,笑道:“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担心杨大人是因为他是你的父亲,你心里也放不下我又是出自友谊,两者并不矛盾。”

其实人都是有两面性的,她不可能只在意事情的一方面,就向杨雪灵担心她的父亲那完全出自于亲情所在,同时她也担心自己又出于友谊,两者之间并无太大的矛盾,而且这次去水县也是萧老太爷的功劳,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能救杨大人也纯属偶然。

“雅茉,真高兴你能这样想。”杨雪灵开心的拉着雅茉的手,语气有些激动,“对了,我爹说再过一个月皇上就要南巡了,听说要在苏州多逗留一段时间,皇后也会一同出行,怕到时会面见咱们。”

皇上南巡?该来的还是要来,雅茉在心中叹息道。

“对了,我从家里拿来了些补品对补血益气最是有用,我知道这些天萧老太爷肯定给你开了不少补药,比我这些不知好了多少,不过也是我的一点心意。”杨雪灵说着,她身旁的丫鬟把药材递给湘琴。

雅茉挥了挥手让她把药放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药,心生暖意,笑道:“你送的自然意义不一样。”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因雅茉身子还虚没一会就生了困意,杨夫人和云婉柔说了会儿话就带着杨雪灵回去了。

时间飞快的过去,这天大早杨大人带着苏州所有的官员在苏州城在静静的等着,站在最前面的是风冉恒,早有侍卫在城门口把手,现场一片肃静。

等到过了午时,才看见远处浩浩荡荡的皇家车队向城门口走来,所有人皆跪在地上高呼万岁,苏州城内不少百姓站在街道两面想一睹陛下真容,在百姓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皇上住进了行宫。

还未等到用晚膳,苏州各府皆收到皇后懿旨,说明日在行宫中设宴,宴请苏州各位贵妇及千金们。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雅茉正躺在榻上看医书,嘴角微微上扬,一脸的风轻云淡,而叶雅欣却欣喜若狂忙收拾着明日要穿的衣服。

翌日,雅茉起来用了早膳后才开始打扮自己。

湘琴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嫩黄色的薄纱长裙,比在雅茉的身前准备为她换上。

雅茉看了眼身前的衣服,蹙着眉头,轻轻摇了摇头,顺手拿出了一件浅蓝色的薄纱长裙,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小姐,这身衣裳是不是太素净了,今天是要去面见皇后,哪家小姐不穿的艳丽。”湘琴看着雅茉手中的衣服不赞同道,她发现小姐很少穿艳色衣服,可待会要面对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皇后,穿成这样会不会是对皇后不敬。

小姐今天十一岁,身边的小姐们哪个不是穿红着绿的,哪有像她穿这么淡的颜色。

可湘琴发现随着年岁见长小姐稚嫩的脸蛋已有倾国之姿,细腻的肌肤,上挑的眉眼,无需装饰就已风华无限怕到了及笄时更是美艳。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