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书院惊事

“白先生这两日家中有事,琴艺就先由恭亲王世子代为上课,希望各位同学多配合。”院长清了清嗓子,抚摸着山羊胡子,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把所有还在花痴状的女子回过神。

一听到是恭亲王世子,所有女子忙从座位上站起行了生平最为标准的礼仪,只愿站在前面的男子能多看自己一眼。

雅茉见状心想今天的课可能上不成了,不由的叹了口气,眼中满是遗憾。

看见她一脸的遗憾风冉恒的眉毛不由的皱了皱,她是不想看见自己吗?见此想起那日在萧府初见时她淡薄的气息和嘴角挂着的静谧的微笑与眼前这样完全不同,风冉恒怒极反笑,不由的起了捉弄人的恶趣味。

“我想考考各位琴艺的基础,不如就坐在中间的那位穿粉色衣裙的小姐来回答一下吧。首先请回答一下古琴的结构和象征。”送走了院长风冉恒把视线转到把头低的很低的准备当鸵鸟的雅茉身上,细长的眉眼染上了捉弄的意味。

整个教室里面只有雅茉穿着粉衣坐在中间,当她意识到风冉恒盯上了自己时才不情不愿地从座位上站起身,瞬间众人把嫉妒的目光都聚集在雅茉的身上,雅茉只觉得无辜,因为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古琴是一项传统的乐器,它是众多乐曲中不可替代的部分。”

“那琴常用的指法有什么?”见此雅茉不由的苦笑,难道他就这样和她干上了吗?又把所知道的回答上来。

风冉恒本想继续为难雅茉只见她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的换了其他人回答下一个问题。

一堂课有惊无险的过去,恭亲王世子出现在书院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选了琴艺的千金小姐皆喜上眉梢,神清气爽,没有选的只觉得芳心破碎,暗自打碎牙和血吞。

而院中唯有一人神色与众人不同。

雅茉满面寒霜,一双凤眸像是一汪寒潭,满是怨意的盯着悠哉地走在前面的风冉恒,刚才在课堂上就百般刁难她,在记忆中除了那日在萧府下棋赢了之外与他并无交集,为何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感受到少女怨念的眼神,风冉恒缓缓转身,迎着她不满的视线,细长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笑意,唇边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使得周围的景色都成了他的陪衬。

周围传来一阵吸气声,不少少女一脸花痴地紧盯着风冉恒俊秀的脸庞,雅茉心神一禀,忙收敛了与风冉恒在空中交汇的目光,她可一点都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想到这里,她越发觉得此地不宜长留,遥望见桃花纷飞,低头对着杨雪灵道:“雪灵,听闻书院景色宜人,不如出去走走。”

不知雅茉为何突然想出去赏景,杨雪灵也想活动一下略有些僵硬的身子,应声说好。

自打风冉恒出现在渚清园中,谭淑琴就像别人一样双眼生痴,面带娇羞。她常听母亲说起大乾四大美男,她还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世间怎会有人能生的如谪仙般风华绝代,如今见到风冉恒之后,她才知晓所言不虚。望着一众千金皆眼带痴情,芳心暗许的模样,她知晓世间哪有女子不爱俊男的,暗中思忖道:论家世,她是骁勇将军府的庶小姐上面还有嫡出的谭淑月压着,论容貌也只是中上之姿,若是想从一干千金中脱颖而出,她必须要想出法子让世子记住自己。眼神微敛,脑子快速运作着。

雅茉系好薄纱披风,相携杨雪灵朝院外走去,就在这时她们后方突然冲出一个嫩黄色身影,像一阵风般跑过来,雅茉余光一瞟,嘴角浮上了一抹讽笑,看来谭淑琴已经迫不及待了,与前世一样的嫌贫爱富。眼看谭淑琴莽莽撞撞的向前跑,她挤了挤身旁的杨雪灵,两人朝边上走了几许,霎那间,那个人影刚好撞到了她还没来得及移开的半个身子。

巨大的力道撞击在背后,半个身子传来一阵剧痛使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身体失了平衡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耳边传来风呼呼的声音,周围传来一阵抽气声,正当她以为要和大地来个拥抱时一双有力的胳膊扶住了她,时间像是停止般定格在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她最厌恶的脸,那张脸是她的噩梦,是她最想毁掉的一张脸,只要看到他就能想起叶家阖家被斩的场景,就能想起她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苦苦哀求的模样。

她恨他,她恨风华茂,她恨那些将叶家置于死地的人。

原本那些深藏于心底深处的恨意全部被激发出来,她的身体变得冰冷,浑身被浓浓的怒气包围着,一双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握紧双手,尖锐的指甲狠狠地扎进眼前人的胳膊,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想杀了那人的想法,直至指尖传来温热的感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她也没有松手。

孙晨吃痛甩开了雅茉的手,没有支撑力的她跌坐在冰冷的石板上,两眼无神像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站在一旁看戏的风冉恒从心底泛出微微的心疼,伸出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春天寒气重,坐在地上时间长了会受凉的。”

谁在耳边轻语?她缓缓的抬起头,一双充满水雾的眸子迷离地看着上方,一张带着关怀神色的脸出现在面前,思维陡然清晰,冷声问道:“怎么是你?”

其实她明白在抓伤孙晨后才倒在地上,风冉恒只不过是顺手把她拉起来,不过她还是很庆幸自己思维清晰后看见的不是那张脸。

雅茉把冰冷的手从温暖的手掌中抽出来,目光移开不再聚集在那张惑人的容颜上,当转身撞上周围众多千金不善的目光,她知道方才风冉恒把她拉起来的一幕,让自己目前的处境极为不利。

她盈盈下拜,吐字清晰地说道:“多谢孙先生救命之恩,多谢世子顺手相助。”她特意把顺手二字咬的很重,要不是他那个顺手自己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孙晨只顾着胳膊上的伤势,对雅茉的谢意也胡乱答了一通,风冉恒听后不由的挑眉,看来眼前这个小丫头并不想与自己有太多联系。

一旁的杨雪灵疾步走上来,担心的握住雅茉的手,雅茉才感受到背上的伤痛,为了不让好友担心摇了摇头以示无碍。

然,此事发生突然,任谁也想不到,而那个冲出来的人影,由于半途撞到了雅茉身上,受到力的反弹,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一跌,倒在了地上。谭淑琴本想撞到风冉恒后拉扯间露出肌肤,这样风冉恒就必须娶了自己,谁知道半路出了个叶雅茉被自己撞到,不仅孙先生扶住了她,世子还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现在自己坐在地上却无人关心,忍不住在心底大骂。

不过世子也就顺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看来世子不近女色的传闻是真的。虽然世子不近女色但不代表他能经得起诱~惑,自己长相妩媚说不成就打动了他,那她嫁入豪门的梦想就更近了。于是她眼睛一转,眼里立刻布满了泪水,似乎下一刻就会落下,满怀痛意地叫了一声,终于将风冉恒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谭淑琴见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心底想成功的愿望越来越深,接着抬起苍白的脸蛋,从风冉恒的角度正好能看清她脖子优美的弧线,眼中饱含痛意,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娇声道:“我摔倒了,腿好疼,站不起来了。”配上萦绕在身上可怜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是狂风中被摧残的小花娇弱无力。

她对自己很有信心,毕竟她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父亲的面前实验过,只要每次父亲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就会把所有怒气转移到谭淑月的身上,每一个动作都是她精心设计的,再配上她楚楚可怜的表情绝对没有人会拒绝帮助她的。

风冉恒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可怜的意味,同情地看着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瑟瑟发抖的谭淑琴,朝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谭淑琴心中大喜,她知道她一定会成功的。

她一定会成功的。雅茉转身观察谭淑琴所有带着可怜感觉的动作,嘴角挂起了嘲讽的笑,她已经清楚的看见谭淑月眼中的愤怒和嫉妒,只要谭淑琴越是矫揉造作一分,回去就会收到更狠的虐待,倒是省了自己出手。

谭淑琴娇弱的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这一招真是百战百胜,含羞带怯的把小手放在了风冉恒的手中,心跳快的让她觉得下一刻就会窒息。

“你知道你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觉得恶心吗?”正当谭淑琴享受着胜利的曙光,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幻想,一张脸变得刷白。

世子不是同情她,可怜她的吗,为什的会突然变成这样。谭淑琴难以置信,当看到身边一道道嫉妒的眼神,她知道她早就被识破了,现在不管她说什么都会遭到最大的嫉恨,她无力的垂着头,心里想着能解救自己的方法,突然想到了叶雅茉。正当她准备把战火转移到叶雅茉的身上时,她看见了一双冰冷的眼眸,眼中的讽意似乎在诉说她做的有多么的愚蠢。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很多小姐围上来骂她是狐媚子,她可怜巴巴的朝孙晨看去希望能帮帮她,却见孙晨只顾看着胳膊上的伤势,头都没有抬起,渐渐的她的身影被淹没在人群中。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