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初到书院

雅茉虽常听叶舒玄说起书院的事但也是第一次来,然跟在身边的叶雅欣早已不知去向,身处在迷宫似的院子里她深感无力。

“雅茉。”此时从门口走进一位身着云雁细锦衣,下~身是烟云蝴蝶裙,外罩缕金挑花外衫,身材纤细的女子,一双水一般的眸子在看见前面熟悉的身影时,眼前一亮,略带激动地喊了一声。

听到这清脆的声音,雅茉转过头,看着熟悉的身影心中亦是一喜,忙走上前去,双唇微嘟抱怨道:“你可算来了。”

此女正是雅茉上一世最好的朋友杨雪灵也是苏州按察使的女儿,在前世她因方家放出的流言变得不问世事渐渐的和身边的朋友断了往来,只有杨雪灵一直陪在她身边,每日说一些苏州城发生的趣事来逗她一笑。自打叶家去了京城两人就只保持着书信往来,再见杨雪灵时她已经是没有家族支持的皇后,为防风华茂对杨雪灵暗下毒手,她当着众多命妇的面亲手毁了二人的情意,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现在再遇故人,不可谓不激动。

“有些日子没见你倒是活泼了不少。”杨雪灵亲昵地点了点雅茉光洁的额头戏谑道。

“你不在的这段时候发生了不少事,就连我娘也说我和以前不大一样了。”雅茉拉下杨雪灵的手,摸了摸被戳的地方。

杨雪灵眼中一暗,气愤的说道:“前一段日子我随母亲回扬州给外祖过寿,结果一去就住了小半个月,等回来后听说了方家宝和秦莲儿的肮脏事本想去看看你结果却被我娘关在家里。”杨雪灵看雅茉提不起兴趣的样子自知失言,暗骂了自己一句,紧握着雅茉冰凉的手略微激动的说道:“前两日你派人来说今年要来书院读书我可是激动了半天呢,不过你身子素来不好,书院课业不轻,你吃得消吗?”

雅茉早已放下此事,看见好朋友眼底的担忧轻声安抚道:“无碍的,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也就你和我母亲老是人心惶惶的。”

杨雪灵娇嗔地瞪了一眼雅茉,环顾四周发现此处还是青松书院的前院就知道雅茉还没有选课,随即带着她去了女子上课的渚清院。

“姐姐。”一进院子就看见叶雅欣从一位身着嫩黄色衣裙,穿戴较为华丽的女子身边跑来,状作亲密地拉着雅茉的手。

“雅欣,还不赶紧介绍一下这位是谁?”那位穿着嫩黄色衣裙的女子走上前来,明媚的脸上很快的闪过一丝嫉妒还不待人看清就换成了适宜的微笑。

“这是苏州城著名的才女,我的嫡姐叶雅茉,姐姐这位是骁勇将军家的二小姐谭淑琴。”叶雅欣热情的介绍道,还特意把才女二字咬的很是清晰,惹得雅茉不由得眉头一皱。

骁勇将军谭勇?雅茉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谭家祖上因救先皇有功被封为护君侯并世袭三代,到了谭勇这代爵位已经被降为将军。谭勇有三个女儿,其中大女儿为正房夫人所出,剩下的两个女儿皆是侧室王氏的孩子。

“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叶家那个足不出户的病秧子。”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表面上的平静。

听到这张扬的声音,雅茉不禁抬头看去。

只见从选课书案处走来一名女子,大概有十一二岁,鹅蛋型的脸蛋上一双瞪圆的杏眼此刻正充满了嫉妒的光,一身大红色的镂金百花穿蝶长裙将她的皮肤衬得越发白皙,头上梳着双垂髻,发髻两边各带了只金累丝镇宝蝶赶花簪,太阳打在簪子上折射出刺眼的光,整个人像只斗鸡般趾高气扬的走过来,刚才还在叶雅欣身边的谭淑琴见到她后立刻谦卑地走到其身后默默的跟着。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谭淑月看着雅茉望来的目光,像只炸了毛的鸡大叫道。

“不知谭大小姐找我何事?”雅茉不卑不亢地问道。

谭淑月眉毛一挑,皮笑肉不笑道:“在书院时我常听叶雅欣说你很有才,今日见到不如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我就放你去选课,若是你输了……”

“输了又如何?”雅茉反问。

“那就给我滚出书院,并且再不得以才女身份自居。”谭淑月走至雅茉的身边,蔑视地看着她。

周围渐渐围满了人,不少人在窃窃私语等着看这场好戏。

“好,不过找谁来做裁判?我是今年新来的学生,若是让书院的先生做裁判岂不是对我不利?”雅茉知晓今日不论她怎样做谭淑月都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于是痛快应下,但看着身边围着的不少看客雅茉还是比较担心自身的处境的。

正当她们在为裁判人选发愁时一道磁性的男声突然横插进来,打破了刚才较为尴尬的场面,“二位小姐,在下愿意为你们效力。”

“你是何人?”谭淑月侧头斜眼瞥见一个身穿藏青色暗花长袍的男子站在一旁,儒雅的面庞带着轻微的笑,浑身的气质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在下孙晨,时任户部侍郎同时也是今年青松书院的国画先生。”孙晨也不在意谭淑月那刺人的态度,依旧温柔的答到。

雅茉自看见那张英俊的脸就觉得整个人的心跳都不正常了,如墨般的眸子里充满了寒意,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浑身冰冷。前世就是因为他一心想往上爬,顺应了风华茂的心理给叶家按上莫须有的罪名从而导致叶家满门抄斩,她现在脑海里还清晰的记得他站在监斩台上那副得意的嘴脸,今世没想到他居然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杨雪灵感觉到雅茉此刻浑身的气息有些不一样,担忧的拉着她冰凉的手。

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暖意,雅茉才醒过神来,看着杨雪灵饱含担忧的眼睛,雅茉无力地扯了扯嘴角以示安抚。

“原来是新先生,难怪从前没见过。现在正值春暖花开的时节咱们不如以桃花为题作诗,限时一柱香的时间。”谭淑月听到苏晨仅是个户部侍郎,心中带着鄙夷但又因他是书院新来的先生不好顶撞只好马上转移话题,然而她身旁的谭淑琴自看到孙晨后就一直是面红耳赤还娇羞地低着头,这一切雅茉都看在眼里。

谭淑月话音刚落就跑来一个小丫鬟把一炷碎玉插在香炉中,袅袅生烟。

所谓碎玉是因此香长度相较其他香而言较短且易着,香灰落下并非是粉末状而是一块块像碎玉一般所以此香被命名为碎玉。

香点燃后传来一阵淡淡的芳香,围观的看客皆为之一振,像是忘记时间般沉醉在迷人的香气中。

谭淑月素日的诗作皆不俗,今日不过是一首写景小诗更是觉得小菜一碟,略微思考一首赞美桃花的诗印染于纸上,放下笔转头见雅茉微皱眉头还在冥思苦想,嘴角不由带上得意的笑。

雅茉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惹得她身旁的杨雪灵暗自着急,直到香快要燃完时才提笔写下。孙晨走至桌案前拿起笔墨未干的两首诗作仔细品鉴起来。

“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自别西川海棠后,初将烂醉答春风。谭小姐写的是春日泛舟游湖时看到桃花景象,桃花映在湖中倒是更有美意,是首好诗。”孙晨慢慢地读出纸上的内容,眼前一亮,他看过的诗不乏有朗朗上口的但手里拿着的这首却给人不一样的意境,着实难得。

谭淑月听罢,嘴角弧度上扬,眼中带着一丝讥讽看着傲如寒梅的雅茉。

孙晨再看另一首诗时,眼中带着欣赏的目光,细细品味只觉得比起前一首这首更是绝品,咬字清晰地慢慢读着:“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此诗写出了春困的状态,诗中叠用爱字与后句承接起来更显得绚烂仿佛桃花近在咫尺。两位小姐在立意上不分伯仲,不过叶小姐的诗更有春~光意境,比起谭小姐的诗倒是略胜一筹。”

谭淑月听到自己输给了雅茉相当难以置信,看着雅茉嘴角带着谦逊地微笑感觉那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双眼冒火道:“哼,有什么可得意的,今天是你运气好。”

“谭小姐所做的诗平仄有至,是首难得的好诗,我今日能赢也不过是侥幸。”雅茉看着谭淑月的模样心中只觉得好笑,又觉得这种性格的人心里藏不住事倒也适合做朋友,于是给了谭淑月一个台阶下。

谭淑月见雅茉如此配合,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挥了挥手放雅茉她们去选课。众人见没热闹看了也就一哄而散各做各事去了,刚才还热闹的院子一下变得冷清。

走到夫子的案台面前,雅茉抬眸往院内一扫,发现这院子里一直还有一个人,一双眼眸充满薄凉和冷漠像是把利刃射向那个人。孙晨自打遇见雅茉后,只觉得似曾相识,此时见她站在书案前选课并没有往他的方向看来,摇了摇头觉得刚才那莫名的寒意怕是自己的错觉,在原地站了一会后也没了去和书院其他先生交谈的心思,随即走出了院子。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