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不可能的,她还清晰的记着那个拼死生下的孩子还有那张让人觉得恶心的脸,可这副身体完全没有痛意,雅茉慢慢地撑起身子,入手感觉一片丝滑,低头一看床上铺着绣着茉莉的淡紫色床单,这料子是她年少时最爱的云锦做的。

抬头环顾四周只见一个珐琅彩的花瓶里插着她最爱的桃花,屋子中充满了桃花那略带苦意的香气,花瓶旁放着一对可爱的陶瓷娃娃。

心内一惊,这对陶瓷娃娃是娘亲在她十岁生辰送给她的,娘亲死后就把它们收起来了,现在怎么放在如此显眼的地方。她再仔细地观察四周才发现这明明是苏州的闺房。

雅茉激动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来不及穿鞋就奔向衣柜旁的一人高的梳妆镜,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稍带稚嫩的脸,虽还未长开却已能看出倾国之姿,白嫩的脸庞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身形纤瘦哪有怀孕的样子,胸前微微隆起正是发育的时候。

她呆呆地望着镜中的人,手指慢慢抚上镜中女子的脸,这是她十岁时的脸庞。

“小姐,你可算醒了,这怎么不穿鞋就在地上站着,仔细再着了凉。”一个身着浅蓝色比甲的丫鬟从屏风外走进来,见雅茉醒来先是一喜又看到她光着脚站在地上又忍不住唠叨起来。

雅茉转身望去,面上一怔,印入眼帘的杏眼红唇,一直唠叨的湘琴。

湘琴是她陪嫁丫鬟之一,当初新皇登基自己虽贵为皇后可眼睁睁地看着叶家满门抄斩却无能为力,从那以后她开始将还是昭仪的叶雅丽慢慢提携到贵妃的位置,本以为一家姐妹会相互有个照应却不曾想她不仅把自己关到废弃的冷宫中还弄得身边人死的死,走的走,最后仅剩湘琴陪着她待产,就在临产的前几日叶雅丽竟找来一帮侍卫XX了湘琴,她还清楚的记着湘琴不着片缕,浑身是血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屋顶没了气息。

看着雅茉泪眼朦胧地望着自己,湘琴略微皱着眉头,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半蹲下来仔细的擦干净脚上少有的灰尘并为她穿好鞋袜。

“小姐,你这样盯着奴婢做什么,又看不出花来!”湘琴站起身,疑惑地看着雅茉,小姐这次醒来给人的感觉不大一样了。

雅茉还没有从激动的心情中缓和过来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屏风后露出一张白皙的脸庞,她急忙走至床边,微皱着眉头手紧紧地拉着雅茉的手问道:“雅茉,告诉娘身上还有不爽吗?”

看着眼前面带焦急的妇人,细长的丹凤眼殷切地望着自己,她正是母亲云婉柔,如今二十八,膝下有一儿一女,皮肤紧致透亮,发色黑如墨汁一双琉璃般的眼珠闪闪发亮是十足的美人一个。

她的样貌偏向母亲,生的很美,这也是为何在风华茂处死他们叶家一支依旧让她还是皇后的原因。

时光如流水,没想到还能看到娘在自己的眼前,闻着熟悉的玉兰香,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雅茉,别哭,是不是身上还是不舒服?”云婉柔忙摸上她的额头,确定手中的温度没有不正常才放下手来。

“娘,我没事,就是好想你。”雅茉孩子气地扑入云婉柔的怀里,默默地擦掉落下的眼泪。

看着怀里的女儿,云婉柔有些发愣,当初雅茉生下来身子弱一直在身边养到六七岁才独自住在这水月居中,随着年纪渐渐变大,见到后也是中规中矩的,这一扑让云婉柔的心都化了,轻轻地拍着怀里瘦弱的脊背,柔声道:“雅茉,这两天你发高烧可吓死娘了,还好没事。别担心,方家的亲事不是他们想退就退的了得。”

听云婉柔说到方家的亲事,雅茉瞬间平稳了激动的心情,前世也在十岁的时候方家上门退亲的。

方家退亲,雅茉的眸子里只剩下无尽的冷意。

这件事是雅茉这一生中最不愿想起的事,也是因为这件事让她的人生彻底变了样。云婉柔在怀着雅茉的时候正巧方家老太爷一家上门做客,当时就为还在肚子里的雅茉定了娃娃亲,甚至在她满月时两家当着众位宾客交换了生辰八字,如今方家屡次三番来退亲,没有正当的理由父母自是不肯,毕竟退亲对女子而言不但名声受损更是对她赤果果的侮辱,然而方家见叶家迟迟不肯退亲就想尽办法让她名声扫地,将叶家娇女变成了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后名正言顺的退了亲事,自那以后雅茉更是连门都不出,成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书画画,事事不问。

也正是因为如此爱女如命的父亲为了让她能换个环境动了动朝中人脉没一年官拜礼部尚书全家迁至京城,不久父亲的庶兄从云南送女儿叶雅丽进京选秀,成功入住叶家,随后母亲慢慢地身子骨变弱熬过新年就撒手人寰。在选秀结束叶雅丽被赐给七皇子风华茂为侧妃,而叶雅丽天天在风华茂耳边吹枕边风,等到及笄礼后被一道圣旨赐给他做正妃。

风华茂因为雅茉呢关系得到叶家的支持,渐渐的在朝堂上展露头角,后来“安定门事件”太子被废,风华茂登基成为新皇,可叶家竟被他寻了很多罪导致全家抄斩,而位居户部侍郎的二伯反倒成为朝廷新贵。

如今她病的如此严重就是因为方家执意退亲一时气急想不开跳进池塘寻死,索性没多久就被救上来了,只是呛了几口水加之春寒料峭受了些寒气。

雅茉从云婉柔的怀里抬起头,只看见娘亲往日精神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面庞上透着苍白,在玉兰香的味道下还透着淡淡的药味儿。

能从新来过是上苍给予她的机会,她定不会让叶府重蹈覆辙,任何危害叶家的人即便拼上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转眼间她掩下眸子里的寒意,如花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摇着云婉柔的胳膊,撒娇道:“娘,方家退不退婚女儿不在意了,女儿只想和家人在一起,这辈子都不嫁就留在家里陪你和爹。”

云婉柔眼中略有惊奇,毕竟前几天雅茉还寻死觅活的怎的突然就想通了,可她越说越离谱云婉柔忙捂住她的嘴说道:“小孩子家家的尽是胡说,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有这女孩子一辈子不嫁的,赶紧呸呸呸。”云婉柔嘴上虽然在说着雅茉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女儿能从这件事的阴影中走出来倒也是件好事。

只是这方家也太不识好歹了,他们家不过是个官居正四品的苏州知府而叶家虽说老爷已不在朝中任职但放眼全大乾那也是名门望族说到底还是方家高攀了,更何况自家的女儿样貌才情哪样不好,就算退婚也轮不到他家。

雅茉晃了晃脚,笑了笑没说什么,在她心中婚姻就是可怕的坟墓,这辈子成不成亲也无所谓,只求爹娘还有哥哥能好好的了。

母女二人享受着短暂的温馨时光,突然厚厚的暗红锦缎棉帘被掀开,走进来一个丫头,向云婉柔和雅茉行了行礼,站起来看了眼云婉柔身边的雅茉开口道:“夫人,白姨娘和兰姨娘去给你请安了。”

瞧着日头已是巳时,姨娘平时辰时就要去请安,若没什么大事一般是不会出现在蒹葭苑的,怕是有什么事要处理才找了这说辞。云婉柔眼光流转,看了眼垂着头的雅茉,拍了拍雅茉的手安抚到,“雅茉,你先好好休息娘明天再来看你。”起身后朝湘琴吩咐道:“好好照顾小姐,若再有什么闪失,就径直去领五十大板吧。”

湘琴忙答应下来,云婉柔才转过身匆匆离去,隐约间能听到外头传来过分等词。

雅茉垂下眼帘,嘴角挂着冷笑,什么姨娘来请安怕是方家又来退亲了。

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