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大结局

六月后,甄宓诞下一子,霜儿心中竟再无恨意,只是平静的看着祁焰说起朝堂中的一切事情。

自那日后,他们两人的心境都不一样了,霜儿和祁焰闲时会下盘棋解解闷,霜儿对棋艺不通,时常悔子,祁焰却不让她,两人争来争去,倒多了一份惬意与心灵相通。

曹睿诞生,曹府视其为珍珠宝贝。而当年,曹操病逝,曹丕则成为了曹家主干。几年后,曹丕称帝,封号为魏文帝,追封曹操为武帝。祁焰和司马奕作为曹睿太傅,倍受尊重。而霜儿则被封为一品夫人,她称病没有去谢恩,而曹丕却未追究,只是任其随之。

霜儿重拾回了药书,再不像以往那样涂脂抹粉,有时她能坐在秋千藤上发一天的呆,有时她听到了外面细细微微的琴音,出一会神,然后才问陵雪刚才外面可有人在?

陵雪说:“外面没人,只是那琴音听得怪让人心旷神怡的!”

霜儿猜测到那琴音出自何人,心里微痛,却只能强装无事。

日子复去复来,霜儿身体愈发的羸弱,有时她咳嗽得满绢子都是血,陵雪在一旁看得心里难受,可是霜儿吩咐过,不能告诉少爷。

祁焰听了霜儿的话,曹操既死,那么他对曹家的恨竟就淡了几分,只是顺其自然,帮助袁熙夺得帝位。如果说以命相拼,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们以太傅之名博得曹睿信任。

所谓未雨绸缪,便是如此。

霜儿浑身无力的坐在秋千上,双眼紧闭,脑海里闪过无数多的画面。那时,月空上点缀缀着繁星,那时,他背着她,缓步前行。那时,他还叫曹丕,那时,她还叫霜儿。

陵雪端了一碗米粥过来:“少夫人,先喝点米粥吧!”

霜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天空中那团黄晕。脑海里闪过一个问题,如果我离开这里,去了下一世,我心里最舍不得的人会是谁?

泪水,滑过眼角,这才发现,爱之深,恨之切。

对你的恨意私毫未减,到了生命的终点,恨只因我爱你!

陵雪看她没有拉米粥,小心翼翼地上前去:“少夫人,外面冷,陵雪扶你到里面去吧!”

她依旧未动。

陵雪吓了一跳,赶紧去叫祁焰。

祁焰因昨日和曹丕长夜喝酒,所以现在未醒,现在听陵雪的叫他,连外裳都没有披好,匆匆的跑来。他一路奔来,用尽了全力,穿过了柳巷穿过了横桥,遥遥望着后院秋千上那雪白的影子。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像一樽雕像,宁静安详。

陵雪忍不住哗的一声哭了出来:“少夫人最近天天咳血,她不让奴婢告诉您,奴婢没说,以为少夫人她自己是大夫,她肯定能自己医治好自己,奴婢不知道……不知道她竟然……”

祁焰再未前行,眼泪在眼中打转,心骤地一空,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一直在忘记仇恨,原本想忘记仇恨后能和你像现在这样子安静的生活下去,就算你从不愿我进你的屋子,就算你从不愿我碰你,我也心甘情愿。

可是你最终还是不愿意与我在一起,你宁愿死,也不愿与我白头到老。

耳边回侧着韦若林的一句调笑话:“你是一个命途多舛的人,你最终注意了孤独一生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用了什么力气走近她,她似听到了声音,缓缓回头,眼中带着一丝喜意。“你来了?”

祁焰半膝跪下,头微垂,泪水忍不住打在她的掌心上:“我知道你没有等我!”

霜儿只是笑,笑得极其的沧凉:“那些等不了的人,我早就没等了。等得太累,我早已选择放弃。”

祁焰手紧握着她的掌心,发现她的手心冰冷,赶紧用手擢了擢她的手,想要让她的手恢复温暖。霜儿侧过头,眼皮已经没有力气,却依旧半睁着眼:“我想要唱歌!”

祁焰点头,从袖子里缓缓掏出了笛子,霜儿望着他手中的笛子,想起七爷送给她的玉箫,不由得傻笑起来:“他,还好吗?”

祁焰知道她说的不是曹丕,那自然就是映汐寒,默默地点头:“他很好!”

“那便好!他的身体也不好,我好害怕……”手指轻轻地握着他的手,忽觉得不再害怕了,脸上只是挂着笑。

他问:“你想要唱什么歌?”

“我想要唱《白头吟》。”唇边带着笑,却再也笑不出来。

她的声音很小,而他则在一旁用笛音引导着她。她没力气时,他声音便高一点,直到她的声音完全湮没时,他的声音已高亢尖利……

陵雪手捂着脸,哭得梨花带雨,祁焰却再也哭不出来,他依旧吹着笛,双眼紧闭,仿佛此时她只是睡着了,而他在为她唱催眠曲。

“邡大哥,你那么爱雪女姑娘,你真是一个好人!”

“祁焰,你怎么会在我的屋外?你不要待在我屋外,我半夜醒来踩着你怎么办?”

“听他们说看人手相就能看出这人的未来,我来看看你的手相……呀,你命途多舛,小心犯了孤星!”

“祁焰,你不要不说话,梅娘就是来找你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今生,只许我一人看你的身体”

血泪和在一起,洒在竹笛上………

对不起,是我害的你!

琴弦断,映汐寒手上的动作一止,神情怔怔地看着那根断了的琴弦。白衣苍茫,白发凄凉,他眼底升起一层朦胧,“过几日,我们安排好了就隐居山林,到时候你我捕鱼捕鸟,安享太平。”

“我不会捕鸟!”他淡笑。

“那我们医治病人,以你我的医术,肯定能养活得了自己的。”

“我只会生病,不会看病!”他巧笑。

霜儿急了,“骗人,你不会的话,我教你!”

她慢慢的教,可是到最后,她才发现,他捕的鸟比自己捕的鸟要多得多!她骂他骗子,他只是笑,笑得脱俗出尘。

“在下映汐寒。”

“我知道你,我来邺城第一天便认识了你!”

“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若是因为腿,我以后愿意做你的腿做你的脚,你走到哪里,我都会陪你到哪里。”

“你的父亲原来就是傅大夫!”

“他时常医治你,我却不知道!”

“你真要和她离开这里?”崔舍不禁惊呼。

他只是笑,笑得很平静。

“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我一直隐忍不说,韦若林以前有一个绝色的夫人,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叫韦霜。只是后来,他的夫人与有钱的人走了,而且还生了一个孩子叫映汐寒!”当时,他在弹琴,琴音骤停,心也骤停。

…………

曹丕失神的望着窗外,不知今夜的他那么的烦躁,心里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在呼唤他,他焦灼的来回窜踱,忽听闻外面有人道:“皇上,祁太傅有人禀告!”

曹丕烦躁的抬眼,闷声道:“宣!”

祁焰已恢复了镇定,他半低着头,奉上了一封书信。曹丕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手上的书信,待目光落在那熟悉的字体上时,他才回过神来,心里已然明了。

“陛下,其实臣当年并没有杀死韦姑娘,只是将她放逐。这几年臣也一直在找她,可是一直没有找到,现在臣的线子回报,在东南地带找到了她,只是,她已嫁为人妇,并已孕有一子一女,再也不会回到原来了!她知道陛下一直心系着她,所以特地写了一封书信。”曹丕未展开书信,却是将书信放于火炉之中,熊熊烈火顿燃。祁焰微怔,不解地看着他。

他嘴角微扬,眼神却犀利无比:“朕早已将她放下,祁爱卿请回吧!”

祁焰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知是嘲是讽的望了曹丕一眼,退身出去。你以为,他封你为一品夫人,所以以为他猜到你是霜儿了,你以为,他会为你的死而伤心失神,其实,他早已将你放下,你在临死前写下的书信,他却连看都未看……

曹丕猛地坐下,脑袋里一片混乱:“骗我,你果真在骗我,以前骗我,现在,你还在骗我!”我已在全国各地都布了线子,你若在东南嫁人,我肯定早祁焰先就知道了。霜儿,我明知你就在我的附近,我以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以前我一直在强求,一直在追逐,可是到最后你终究离我愈行愈远,我以为,这一次让你离开是最好的选择,我以为,你会开开心心的……

在对的时间里认识了对的人,可是在错的时候放弃了对的人。

甄宓缓步进来,“皇上,臣妾煮了些茶水……”话未毕,她已不敢再说话。

昔日的娇颜被他狰狞的脸吓得变形。

曹丕冷眼瞪着她,未说话,只是用眼神怒杀着她。甄宓不解,半低着头:“皇上有心事?”

“当年,你在茶点里放了藏红花,害她流产,现在,你在这茶点里,又放了什么?”

甄宓已是浑身瘫软,她却强言道:“皇上,你不要相信小人的舌根,臣妾绝没有做半点对不起良心的事情!”

几声长啸,她面色苍白,他却面色铁青。

自此,甄皇后备受冷落,曹丕也再未进过甄皇后的椒房殿。

因甄宓的关系,曹植处处与曹丕作对,曹丕则开始不顾及兄弟之情,以七步诗加害曹植。曹植败,留住陈留为王。

几年后,曹丕病逝,曹睿为王,祁焰和司马奕为太傅,已为新帝左右臂。加之袁熙的余党,司马奕很快就左右了魏朝的实权。曹窜汉,司马窜魏,祁焰则以功臣之首位列群臣之首。

闲时望望苍穹,忽觉得天地只为一色,他默默地闭上了眼,开始忏悔自己做过的一切事情,为了谋权,他害了太多的人。韦若林、崔舍、孟得……

他一直想找机会跟映汐寒说:如果你和霜儿真是兄妹,崔舍又岂会不早说,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想你们放弃功业隐居山林而已。

(全文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三国神医请大家收藏:()三国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