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滑胎2

祁焰猛地一怔,十指浸入床被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陵雪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自从少爷抱少夫人回府后,他便一直话也不说的坐在床头。良久,他似做了最后的决定,对陵雪道:“去找稳婆来,移去死胎!”

陵雪吓得一句话也没说,赶紧转身往外面跑去。

而床上的女子,面色憔悴,眉宇微扬,嘴边带着淡淡的笑。十指与她的十指轻轻相扣,她凝入他的眼睛,慢慢的,他似跟着她一起进入了那么很轻、很美、很幸福的梦中。

仔细看了她很久,她似有感觉般微微的眨了眨眼睫,他以为她醒了,仔细唤了她几声,却见她纹丝未动。

陵雪叫来的稳婆小心翼翼地靠近:“大人,这个……”

“移去她腹中的死胎!”祁焰缓缓松了手,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稳婆是知道祁焰的,赶紧点头说:“小的知道了!”

祁焰出了屋子,背手坐在屋顶上,月亮高挂在枝头,几簇雪一般的梨花飞荡的空中,他轻轻地摘了一簇梨花,轻轻一吹,梨花顿时披散在屋宇各处,他似有所感,默默地看着那随风逐流的梨花。

眼前闪过当年她与他同坐屋檐的情景,那时候的她,脸上带着笑,明媚又忧伤,那时候的她,一心只为七爷伤神,而那时候的他,也一心只在算计只在名利,当时并未发觉的美与宁静在现在来说竟是那么的稀奇,那么的珍贵。

皎洁的月光下,朦胧的静谧中,飘飘荡荡的全是洁白的梨花,团团成簇。

如果可以,我真想这么一直宁静的生存下去。只是人生下来就是他注定的命运。

手拿着笛子,轻轻吹出了几个忧伤的调子,才发觉,这是当初霜儿要学的《凤求凰》,昔日种种,依旧印刻在脑海里,只是那个曾经如精灵一样的女子,已如折翅蝴蝶,满身伤痕。

那赵稳婆平日里常给人移死胎,移死胎之事本是轻车熟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陵雪也是个新手,两人匆忙间,倒出了很多差子。

陵雪见她出血不止,骇道:“赵大娘,她可一直在出血,这移死胎怎么会出这么多血的?”

赵稳婆眉头皱得很紧,“我也不知道,平日里见了那么多流产妇,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的。我以前用在别人身上的办法在她身上竟是全无效果。这血一直流个不停,只怕……”

陵雪知道她是真没办法了,赶紧摇摇晃晃的打开门,见少爷坐在屋顶上,赶紧大声道:“少爷,不好了,出事了!”

祁焰放下玉笛,匆匆跳下楼来,蹙眉问:“什么事?”

“少夫人现在血流不止,那赵稳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祁焰听了,也不管什么礼数,匆匆进去,见霜儿已是面色苍白得可怕,而床上已沾满了乌血。

祁焰眉头拧成了一股绳,看到血,他反而清醒了,赶紧三指示脉,赶紧对陵雪说:“去映府找映七爷!就说夫人有事!”

祁焰虽也懂医术,可是毕竟不甚精通,所以他只是简单的止了血。七爷来时,她的出血量已比刚才要少许多了。

七爷再无往日的清和态度,而是匆匆过来,迅速把了脉,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抬头望着祁焰:“你给她吃了什么?”

祁焰知道他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霜儿难道在曹府中就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可是她是大夫,她应该对药物药性了如指掌的,她怎么会将对胎儿有害的东西服入体内呢?

映七爷的诊断确定了她的想法,霜儿之所以会出现急性滑胎,更主要的原因,则是因为她之前服食了藏红花。

七爷满心郁闷的盯着霜儿:“她熟知药性,却偏偏被药所害!”

“是我害了她!”祁焰蹙眉,心里却再也平静不起来。

映七爷望着他,两人仔细研究了一下治疗对策,再顺便想想霜儿清醒后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和表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几个月之前,她有亲密的恋人,有执手到老的永恒誓言,后来他离她而去,她尚有腹中骨肉维系生命,可是眨眼间,她腹中的骨肉也与她道别。

也不知是悲极而喜还是什么的,霜儿醒来在得知自己腹内胎儿丧失后,竟笑了,原本妩媚的脸上笑得撕心裂肺。

祁焰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对她的表情没有惊讶,更多的是担忧。

七爷自那日后,便再没有出现过,偶尔他会与祁焰约定好,两人共同商讨一下治疗方案。而霜儿闲时看看风景,听听风声,在外人眼里,她过得轻松惬意,也只有祁焰看得出来,她此时越是风平浪静,她心里就越难受。

陵雪知道少夫人丧子,所以总是变着法儿逗霜儿开心,霜儿有时露齿笑笑,笑后又是漫无边际的沉默。有时她会一言不发的望着陵雪,望到最后,陵雪已站不住了。

今日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霜儿对陵雪说:“外在的梨花应该开得很漂亮了吧,我想到后院看看!”

陵雪一听,倒是乐不可支。自她流产后,她便一直窝在屋里,少爷交给她的任务就是逗她笑,时而带着她到外面走走。以前无论她使用何种手段,她都是置若未闻,没有想到今日她意想主动到外面散散心。

陵雪刚扶霜儿出前院,脚上一滑,竟踩到了地上的苔藓,衣衫上面也沾了许多的绿色苔藓。霜儿淡道:“你先回去换件衣裳吧,我在这里坐会!”

陵雪求之不得,苔藓本身就不干净,粘在雪白的裙子上奇丑无比。

霜儿坐在后院的秋千藤上,手轻轻地将秋千藤围成圈,头枕在手臂上,眼神淡淡的望着四周的风景。几瓣梨花瓣落地,翩然的姿态美妙无比。

她微笑着,下巴抵在右肩上,静静地看着满院梨花。

祁焰不知从何处走来,他的脸上少了一份阴沉,多了一份柔和,也随着她静静的看着满院的梨花。

整个院子,都多了一片雪白,这片雪白,照亮了很多人的心。

机关算尽,到最后,人真正能够得到什么?

陵雪换了衣裳也走了过来,她也看到了满地的雪白也静静的看着漫天飞花。

嘴边带笑,笑得天真无邪。

三个单薄的身影立在这无尽的茫茫花海之中,倒是各有不同。

霜儿的身体日渐变差,之前中的毒依旧有残毒存留,再加之过后调养不足,体质更弱。而天下则渐渐的归入曹家囊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三国神医请大家收藏:()三国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