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太子选妃记(3)

太子殿下成婚的消息震动了大半个京城,京城的权贵们郁闷之极,特别是那些已经准备将孙女女儿妹妹送进宫的权贵们。说好的选太子妃呢?怎么还没开始选,太子殿下就要成婚了?

等到太子妃人选被公布出来,人们也无语了。

莫解心的名字京城的权贵们也不算陌生。毕竟药王谷主是皇太子的义父,但是…这药王谷少谷主不是个男的么?!

等到莫解心其实是个姑娘的消息从宫中传出来,不少人都忍不住暗暗在心中腹诽。药王谷的人太心机了!竟然将个姑娘扮成小子放在太子殿下身边培养感情。甚至不少人都暗暗的脑补出一场皇室家庭大戏。

皇太子殿下爱上了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陛下和沐相自然是大为恼怒棒打鸳鸯。于是皇太子殿下为爱远走南疆,却发现原来药王谷少谷主竟然是个女红妆。于是…夫妻双双把家还。陛下和沐相一看连忙成全了这两位,毕竟儿子总算爱上的还是个女儿家,万一拆散了这对皇太子回头真的找个男的,陛下和沐相还不气死?

如此这般,人们倒是觉得陛下和沐相为人父母实属不易了。太子殿下从来都不安理出牌,如今愿意去一个姑娘为妻,那两位想必也是安慰了。

但是…原本有机会要到手的太子妃之位就这么飞了,还是好憋气啊!

可惜,再憋气也没人敢挑战现任皇帝陛下以及未来的皇帝陛下的权威。只得默默将心中的骂娘吞了回去,高高兴兴地准备给皇太子的大婚。

“解心姐姐,你真的要嫁给哥哥啊?”皇城的大街上,澜澜小心翼翼地拉着莫解心走在人群中。身后不远处,有暗卫暗地里跟着以免小公主和未来太子妃发生什么事情。

莫解心点头道:“是呀。”

澜澜眨了眨眼睛,有些忧郁地道:“那我真的要叫你嫂子了。”

莫解心看着她,“澜澜不愿意我做你嫂子么?”

澜澜叹气,“我原本以为,解心哥哥是要做我相公的啊。”

莫解心无语,虽然她这些年都不怎么在意自己是男是女了,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娶一个现在才七岁的小丫头啊。小孩子心思来得快去的也快,澜澜话锋一转便笑得欢快了,“解心姐姐当女孩子也是很好看哒,讨厌的哥哥真是捡了大便宜了。”

“……”

其实澜澜小公主说的话也不假,莫解心做公子的是时候就是一副天人之貌,如今成了姑娘自然也是闭月羞花。虽然因为常年将自己当成男孩子她举止间不及少女温柔娇俏,美丽的容颜上也少了几分表情。但药王谷虽然是江湖门派,教养也不比名门望族差。一眼看过去,莫解心分明就是一个有些高冷的绝色少女。

“不要说容容坏话。”莫解心捏着澜澜的小辫子道。

澜澜对她做了个鬼脸,“还没成婚呢,解心姐姐就向着哥哥说话。解心姐姐不爱澜澜了。”

莫解心淡淡一笑,捏了捏澜澜的小脸拉着她往前走去。

“解心!解心!”身后传来容沧溟熟悉的声音,两人回头果然看到太子殿下急匆匆地追了上来。

莫解心看着容沧溟,“容容,你怎么在这里??”

沧溟公子也懒得去计较她对自己的称呼了,道:“我出宫办事啊,你们怎么出来了?”

澜澜道:“我陪解心姐姐出来散心。娘亲说,马上就要成婚了,新娘子要心情好好才会漂亮!”闻言,容沧溟连忙问道:“解心心情不好么?”莫解心摇摇头,“没有,很好。”她只是有些焦躁而已,但是她也不知道她在焦躁什么。药王谷少主从来不是一个善于分析自己情绪的人,她的生命中除了师父,清漪,容容,澜澜还有容叔叔,就只剩下医术了。别的东西对她都不重要,也没有人要求她必须了解。”

容沧溟仔细看着那张表情并不生动的脸,却从中看出了几分迟疑和彷徨。

低下头,对她轻声道:“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的。解心只要安安心心的当我的太子妃就好了。”

莫解心偏过头打量着他,“容容,你怎么不骂我了?”

“你想我骂你?!”沧溟公子不可置信地道,他难道看起来像是会随便骂自己未婚妻的男人?

莫解心道:“你以前不是经常…你现在这样,我不习惯。”

容沧溟简直想要仰天长啸:我想跟你做夫妻,你却只想跟我做兄弟么?

忍耐了半晌,皇太子殿下只能叹了口气,“你慢慢的就习惯了。”谁让他倒霉,看上这么个笨蛋呢?只能忍了!

皇家办事的效率还是非常快的,从决定成婚到举行婚礼,也不过短短半个月时间罢了。所幸药王谷离京城并不远,莫问情虽然常年闭关却还是按时赶到参加义子和徒儿的婚礼了。不仅如此,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的顾秀庭和慕容熙也来了,整个皇城都沉浸在一片热闹欢腾之中为皇太子殿下大婚庆贺。

深夜的新房里一片宁静,莫解心独自一人坐在新房里的床边忍不住伸手揭开了盖头。新房里入目的是一片喜庆的红色,烛光摇曳恍如白昼。

“太子妃,可有什么需要?”两个宫女上前来,恭敬地道。仿佛没有看见她取下了头上的盖头一般。太子殿下早就吩咐了,只要太子妃不出新房的门,无论做什么她们都不得阻止。

莫解心摇摇头,道:“没事,你们出去吧。”

“是,太子妃。”两个宫女微微一福,恭敬地退了出去。

莫解心站在梳妆镜台前,光可鉴人的铜镜里映出她美丽的容颜。莫解心眨了眨眼睛,忍不住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脸。描画着精致的妆容,莫解心险些有点认不出来自己的脸。但是…微微勾起一丝唇角,笑容有些僵硬似乎并不像别的女孩子一般的温婉可爱。美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沮丧,她一点儿也不温柔可爱。

窗口传来一丝轻响,莫解心微微侧首看向窗口便看到一个妙龄少女从外面拉开了窗户正想要往里面跳。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莫解心问道。

那少女眼睛转地飞快,打量了莫解心一番道:“长得倒是挺漂亮,你就是沧溟公子的新婚妻子?”

莫解心点点头,打量着那少女,“能跑到这里来还没有惊动什么人,你也不是寻常人。你是谁?”

少女抬起下巴,有些骄傲地道:“我是沧溟哥哥最喜欢的人。”

莫解心平淡地看着她,片刻后才道:“你是凌月山庄的大小姐。”

少女惊愕地看着她,“你…你怎么知道的?”

莫解心道:“我见过你啊,容容没有喜欢你,你误会了。”莫解心这话说的很认真,但那少女却显然误会了,得意地笑道:“我知道你不肯相信,我也没有想要拆散你们,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沧溟哥哥。所以我只是想要过来看看,沧溟哥哥的新婚妻子是什么样子而已。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莫解心道。

少女翻身从窗口跃了进来,步子轻巧地向莫解心走了过来,落地无声显然轻功很是不错。

莫解心看着她道:“你已经看过了,为什么还不走?”

少女嘻嘻一笑,“因为我想要摸摸沧溟哥哥的妻子呀。姐姐,你让我摸一下好不好?”

“你不要过来。”莫解心看着眼前娇俏可爱的少女,却没有半点动容。少女并不听她的话,依然朝她走了过去,啧啧叹道:“真没想到,沧溟哥哥的妻子竟然如此美丽,真是让人想……”话音未落,少女脸色突然一变,“你?!”

叮咚一声脆声,一把匕首从少女的袖底落了出来。那少女只觉得浑身发软,沉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莫解心耐心地道:“我说了,不要过来。”

“你竟然会下毒?!”少女脸上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可爱,厉声道:“新婚之夜,你竟然会带毒药进新房!”谁能想到,新婚之夜新娘子竟然还随身带着毒药?!

莫解心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伤到别人。”无论是自己,容容还是肚子里的宝宝都不会被伤到。随身带着一些东西是她的习惯,莫解心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俯身戳了戳少女漂亮的脸蛋,莫解心方才收手道:“效果好像不错,无色无味连你这样的人都能悄无声息的放倒。如果再改进一下……”说着,便当真坐在一边思索起改进药方的可能性了。被迫跌坐在地上的少女动弹不得,看着坐在一边全神贯注的红衣女子,气得觊觎吐血。

沧溟公子觉得,买一送一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新婚之夜的时候。

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众宾客遛回新房里,却看到新房里除了新娘子还有一个妙龄少女是什么感觉?

“她是谁?”容沧溟问道。

莫解心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认识她?”

容沧溟一脸疑惑,“我该认识她?”

“她是凌月山庄的大小姐,你忘了,前年冬天,凌月山庄。她说他是你最喜欢的人。”

“开…开什么玩笑?!”容沧溟大惊,“解心,你要相信我,我根本不认识这丫头。”莫解心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我跟这位姑娘解释了,不过她好像不信。”

“呃…你怎么跟她解释的?”容沧溟疑惑。

莫解心道:“我说她误会了,你没有喜欢她。”

容沧溟看看那丫头愤怒的小脸,十分愉悦地点头道:“你解释的很对!我这就让人将这丫头扔出去!”明天再来处置这丫头!

那少女有些急了,连忙道:“等等!沧溟哥哥,我是雪儿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容沧溟遗憾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丫头,我根本没见过你。前年去凌月山庄我病了,根本没去。你见过的人也不是我。”少女一呆,“不…不可能!明明就是你!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跟你长得一样的人?”

容沧溟瞄了坐在旁边的莫解心一眼,摇摇头道:“不信你可以去查,当时…我应该在山下的镇上养病,你不可能查不到。”

“那…那沧溟哥哥到底是谁?”少女呆滞地道。

容沧溟摇摇头,上前一把拎起她扔了出去。

转身回到房间里一把拉着莫解心到床边坐下,双眸紧紧地盯着莫解心不动。

莫解心皱眉看着他,容沧溟微微眯眼,“解心,你好像忘了告诉我,你还用我的脸去招蜂引蝶过啊?”

“招蜂引蝶?”莫解心道:“我没有,是你自己说你去不了让我帮忙去的。”

“我没让你勾搭人家的大小姐。”

“都说我没有,我只跟她说过两句话而已。”莫解心不悦地道,“当时顺手救了她说了两句话而已,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她跟容容太熟了,自然分得清楚他什么时候是生气什么时候是开玩笑。

容沧溟道:“因为我不高兴。”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不高兴。

沧溟公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在她娇艳的朱唇上重重地亲了一下,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了吗?”

“容容,你?!”莫解心惊愕地看着他,容沧溟低声一笑,将她揽入怀中,“真是个笨蛋,本公子会跟你成婚当然只会是一个理由了。”

“……”

“解心,我喜欢你,想要你做我的太子妃,做我孩子的娘。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容沧溟的声音在莫解心耳边响起,轻柔却坚定。

莫解心忍不住握住了耳朵,“你骗我……”

“不骗你你怎么会嫁给我?”容沧溟挑眉道,“只有你傻才相信假成亲的话,皇太子怎么可能轻易和离?老头子会打死我的,解心你舍得么?”

“容沧溟,我要毒死你!”莫解心咬牙道。

容沧溟靠在她肩头上闷笑起来,“解心,这话你说了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的。不然…当初在南疆为什么不干脆毒死我呢?”

莫解心不语,她怎么可能真的毒死他?他是容容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从小替她背黑锅的容容啊。

容沧溟笑声更加愉悦起来,低头再一次吻住了她的唇,“解心,你也喜欢我的。”

你也…喜欢我的……

喜欢么?

外面传来阵阵喧闹声,越来越近。

“新郎去哪儿了?是不是躲回洞房里了?”

“快走快走!闹洞房闹洞房!”

莫解心连忙推开了搂着自己的人,容沧溟目光扫向门口微微眯眼站起身来,“你等我一会儿,我去解决掉他们。”

说着转身要走,却被人从后面拉住了衣角。

“解心?”容沧溟不解。

却见她将一个小巧的药瓶放在了自己的手里没有说话,容沧溟不由莞尔一笑,俯身道:“等着我啊。”

快步走了出去。

片刻后,新房外面的院子里传来一阵哀嚎和叫骂声。

“太子殿下饶命!”

“太子殿下太卑鄙了,竟然用药!”

“……我们要闹洞房!不…开、开玩笑的……”

“殿下威武……”

听着外面传来乱七八糟的叫声,靠着床柱的莫解心想起某人在外面飞扬跋扈的模样,也不由得轻笑了出声。

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容沧溟站在门口看着烛光下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笑颜如花,明丽妩媚。一瞬间,他仿佛拥有了这世间最明艳动人的光芒,只想将她藏入怀中再不让他人有机会欣赏觊觎。

“解心,我回来了。”

良辰美景,如花美眷。

今夜…清风朗月,合欢浮香。

正是,红烛摇曳灯花醉,红绡帐底鸳鸯缠……

喜欢盛世谋臣请大家收藏:()盛世谋臣新更新速度最快。